第154章 过来陪大爷喝酒

    第154章过来陪大爷喝酒

    “我们林少要处理一点si人事情,不相干的人员,请出去。”林少的一个保镖,上台关了音乐,一只手也按在了钢琴上,那弹奏钢琴的美丽女子眼现出惧sè,连忙站起来,匆匆离开。

    酒也有不少客人,一听关了音乐,突然之间没回过神来,但一听是林少要在这里办事,都不敢出声,乖乖出去了。就算有人不认识林少,不知林少为何物,但见了那保镖一脸横肉,眼神冰冷,又看其他人都往外走,便知道这个林少不好惹,也跟在别人身后离开了酒。

    客人都被人赶走了,酒里也没人出来管管,想必是知道是林少,不敢出来过问。

    火爆女子愣了一下,但就在她一愣神之际,酒里的客人都已经出了酒大门,她这才想起,刚刚林少的保镖已发出清场的通告了。忙一下跳了起来,朝外奔去,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一把拉住洛凡:“走!快走!”

    洛凡反手一拉,抓着火爆女子,微笑道:“刚才你不是说,要我请你喝酒的吗?现在我又想喝酒了,来,坐下,我请你!

    虽然这女人是太花痴了些,但刚刚她跑出去了都又退回来,逃走之际都没忘了拉上洛凡,洛凡对她也就没那么反感了,虽然,这火爆女子也许是没忘记找洛凡开房的事。

    当然了,洛凡也不是真想请她喝酒,更不是自己想要喝酒。而是,刚刚林少给了赵心语一大耳光,然后赵心语的老板不但没维护赵心语,反而在林少面前卑躬屈膝,而那个扶丧高桥那副肆无忌惮的猥琐神态,综合起来,洛凡大概猜到了点事情的眉目。

    所以,他就要留在这里,看个清楚看个明白。林少是么?如果帮着扶丧狗欺负华夏同胞,那就别怪老子欺负你了。

    “不喝了!要喝我们也去别的地方喝,林少的保镖刚刚说了,不相干的人就请离开!”火爆女子急道,若不是还挂念着要验证洛凡的小兄弟是不是也像他的人那么能磨叽,她早跑得没影了。

    “我就喜欢在这里喝,别的地方太挤了。”洛凡没有听从火爆女子的话,甚至动也没动一下。

    “五秒钟的时间,如果还有人留在这里,后果自负。”林少那保镖冷漠带着寒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火爆女子脸sè变了,这一次,她仅用了一秒不到的时间作出了决定,用了三秒钟的时间就奔出了酒。五秒钟的时间,她就消失在洛凡的视线。

    那保镖不但吓走了酒里的客人,连酒里送酒的服务员也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洛凡要喝酒,都只有自己动手了。但他懒得走过去提酒,左手一招,两罐卡力特黑啤酒就飞到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马马个tui的,陪老子喝酒的妞都给你们吓跑了,兀那小妞,过来陪大爷喝酒!”洛凡抄起两罐啤酒,站了起来,冲着赵心语大喝了一嗓子。

    洛凡这一嗓子,粗俗不堪,像极了电影电视那种狂窑子的暴发户。要换作平时,赵心语绝对会把这么说话的人鄙视得狗都不如的,但现在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简直就是天籁之音,救命稻草。

    但她一转头,就愣了一下,很显然,她的记忆,还不曾将洛凡完全忘记。当然,在飞机上就说过了一句话,洛凡在赵心语的心,并没有太深的印象。不过,也就是今天才发生的事,她还是有点印象的,若是再多些ri子,她就不会记起曾经遇到过洛凡这么个人了。

    赵心语是美皇娱乐公司的新生代人气偶像,上周应天海一家公司之邀,前往天海洽谈广告代言事宜,这不今天凌晨才赶回燕京。原本是能够休息两天的,但今天晚上,她突然接到了美皇宋总经理的电话,说是美皇的林董要带她去见一个重要的客人。

    宋总经理带着她,并去见了扶丧国木田集团华夏区总监高桥内酷,且三人朝着这家酒赶来时,她就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因为,这个叫高桥内酷的扶丧鬼子,看她的眼神,肆无忌惮,毫不掩饰他那浓浓的**。而且,她猜出来了,宋总所说的,林董要带她见的重要客人,一定就是这个扶丧鬼子。

    赵心语以前,是见过这位林炳林大少的,知道他就是京城林家的少爷。林少冷酷的眼神,狠辣的作风,让赵心语每一想起,就心生寒意。

    她曾亲眼见到,酒店的一个女服务员,就因为感冒了,对着这位林大少打了个喷嚏,就被他的两个保镖一人一拳,揍倒在地。这还不算,林大少又对着那服务员的小腹、下体,狠狠踢了二十多脚,连那服务员在挨了他七八脚之后,就晕了过去,他也没有罢脚。

    后来,赵心语还听到人传言,说那个女服务员还没送到医院,就停止心跳了……至于后来怎么处理的,赵心语就不知道了,但她知道,林大少踢死了人,却还是什么事也没有。他依然活得威风八面,令人生畏。

    自那时起,赵心语就将这位林炳林少爷,列为了绝对不能得罪的头号人物!

    只是她不知道,这位林少,就是美皇娱乐公司的董事长。

    刚刚,她看到来的林董,就是那个保镖随身带的林少时,她就绝望了,她已猜到了,林董让她来见这个扶丧矬子,她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果然,林少到来之后,连招呼都没跟宋总和她打一个,就直接提出了要求:赵心语陪高桥内酷一个星期,换取高桥内酷对美皇新戏的全部投资。

    想起林少那冷酷残暴的手段,想起林家手眼通天的权势,赵心语对他的要求,几乎就不敢生出反抗之心。但一看到高桥内酷那丑陋的面目,矮挫粗壮的身子,赵心语脑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扶丧片片那些变态的画面……

    当她鼓足勇气,小心翼翼的流lu出一点点的不愿意时,林少就动手了,狠狠一耳光甩在了她的脸上,杀气凛然的眼神,让她不敢再说一个字。

    极度的畏惧和强烈的屈辱,让赵心语脑子在这瞬间一片空白。

    当林少的保镖发出通告,酒里的客人,酒的服务生,顷刻间消失得干干净争的时候,赵心语再也没有半点希望。

    在这个时候,她宁愿去死,死亡对她来说,或许才是最佳的逃脱。但她也知道,有林少的两个保镖在,她连死都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如果她寻死却死不了,迎接她的,将是她无法想象的悲惨!

    所以,洛凡那一声粗俗不堪的吆喝,在赵心语耳听来,超过了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超过了世间一切甜言mi语。但当她看清,坐在那里叫嚷的人是洛凡时,她有些失望了。

    因为她还记得洛凡,知道洛凡是从天海那边过来的。在天海那边,无论洛凡有多强的势力,到了燕京,在林家大少面前,都一不值。而且,洛凡那身打扮,虽不寒碜,但也不像是有太大势力的样子。

    在这一刻,赵心语反而有些替洛凡担心起来。这个能把6都认作了9的人,是不是又看错了,不知道林少乃是京城的公子大少?又或是多喝了两口,见sè忘危险了?

    林炳林大少,看都不屑看去看洛凡一眼,他知道,他的保镖会正确处置这个听不懂他的话的傻13的。

    先前说话的那个保镖,三两步就跨到洛凡面前,五指张开,飞快抓向了洛凡小臂,带起丝丝劲风,凌厉凶狠。如果洛凡不会武功,在他这一抓之下,这只小臂估计就废了。

    你要废我一只手,那我也不收你利息,废你一只手得了。

    在那保镖手指即将碰到洛凡手臂的一刹那,洛凡手腕一翻,右手闪电般扣住了那保镖的手腕。那保镖怎么说也是化劲高手,虽然洛凡出手之迅,令他心惊,但他反应也是不慢,左手又是一抓,疾抓向洛凡面门。

    唉!既然你两只手都动了,那你这两只手,也别想保住了。洛凡仍是只用一只手,把那保镖的手往上一抬,架住了他的左手,同时把他的左手也扣在了手里。

    那保镖面sè变了,右tui抬起,一脚踹向洛凡裆下。

    自作孽,不可活啊!你的右tui,也保不住了!还有,想废了哥的小兄弟,哥又岂能放过你的ku裆?左tui踢出,正那保镖膝盖,那保镖惨叫一声,右tui竟然可以侧向弯曲了!

    那保镖两只手被洛凡扣住,右tui齐膝折断,只剩下一只脚要站立支撑,他就再发不出攻击招数来了。不过这也是他的幸运,左脚没动,洛凡也就给他留了左脚,五肢当,总算还有一只是健全的。

    洛凡一脚踢断那保镖右tui,冷哼了一声,右手手腕发力,那保镖又杀猪也似的惨叫起来,双手齐肘处,已被折断!跟着,右脚飞起,准确无误地踢了这保镖的两tui间。这保镖这回连哼都不哼了,整个人飞了起来,朝林少当头砸去!

    林少身边那保镖大惊,忙把林少拉向一旁,刚松了口气,随即hun飞魄散,飞在空的那保镖,竟然在空拐了个弯,以更快的度,砸了林少!

    林少为人凶残狠毒,自己手下却不硬,被他的保镖跟他来了个头顶头,咣地一声,林少仰天倒下,而那保镖前冲之势也衰了,直落下来,扑在了林上身上,随即两人都不动了。不知道的人要是看到这一幕,定会以为这两人是搞基搞来累得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