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暴打高桥内酷

    第155章暴打高桥内酷

    “你这傻13本來我只是随便一脚把那家伙踢开的沒想到不偏不倚眼看就要撞到林少了我赶紧的又加了把劲让那家伙飞往另一边去可你倒好推着林少往那家伙身上赶这下你满意了林少都给你弄躺下了”

    洛凡踢飞那保镖又撞晕了林少之后走上前來指着剩下的那个保镖破口大骂

    那保镖听得呆若木鸡到底是如这年轻人所说他把林少推着赶着碰上去的还是这年轻人赶着他那同伴往林少身上撞去的估计……后一种可能xing要大一些前一种的话特么的也太巧了有木有

    但是洛凡说是他把林少推着赶着撞上去的他也不敢有异议因为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能证明一点这年轻人的实力绝对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三两下就把那个保镖打成残废而且刚才还能凌空遥控那保镖的飞行方向这不是他们化劲的修为所能做到的

    “小妞你还傻站着干嘛呢走过去陪大爷喝两杯”洛凡冲已有些看傻了的赵心语又吆喝了起來

    赵心语仿佛是出现了幻觉又或是做了个梦在她最孤独无助绝望惊恐的时候如此神奇地上演了英雄救美的一幕这种桥段在她所出演的电视剧中已出现过很多次了但沒有哪一次有今晚这么的真实带给她这么大的震撼

    这一瞬间她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开了闸簌簌流下洛凡的话还是那么粗野但她却觉得是那般亲切看着洛凡的眼神也充满了感ji和崇拜

    一直以來她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有无数的粉丝把她捧上了天但刚刚面对着林少的时候她却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卑微那么的渺小在林少他们的眼中她不是高高在上的明星只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一个玩物一个用來换取利益的货物罢了

    然而顷刻之间洛凡就拯救了她免去了她沦于万劫不复的悲惨在这个时候别说洛凡只是让她陪他喝两杯就算洛凡要她陪他上chuáng她也会毫不犹豫心甘情愿的答应

    “小妞还哭什么呢來给大爷笑一个”洛凡坐了下來开了一罐啤酒啜了一口翘起了二郎tui轻佻的调戏着果然一副大爷的派头

    看着洛凡那**爆了的神情赵心语竟沒有丝毫的反感展颜一笑犹如雨中盛开的海棠花

    稚nèn的脸庞大婶的xiong膛少女的腰肢身段组合起來有一种神奇的魅huo洛凡看得不禁呆住

    就在洛凡和赵心语调笑的时候高桥内酷和林少的那个保镖以及胖子宋总悄悄向外迈了两步想要溜之大吉脚底抹油逃之夭夭

    “再敢跨出半步tui就废了”

    听到这个声音三人都打了个冷战那保镖提起的右tui也僵在了空中朝洛凡看去洛凡不知什么时候已扭头看着他俩手中捏着两根牙签

    “三秒钟之内回到原來的位置不然就回不去了”

    洛凡这句话刚一说出三人都兔子似的跳回到原來的地方

    赵心语看着洛凡崇拜得无以复加刚才这些人说话沒人敢违抗他们但报应來得这么快现在轮到他们乖乖听话了他们之所以这么听话是因为洛凡打掉了他们的优越感打得他们心里害怕了

    “讲个故事來听听”洛凡转过头看着赵心语

    赵心语明白洛凡的意思是要她说说跟林少高桥他们之间的经过说了之后他才决定怎么处置这些人于是她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洛凡认真地听着眼神越來越冷听完之后淡淡地说了两个字:

    “过來”

    下一秒高桥内酷和那保镖以及宋总都同时出现在洛凡身边洛凡看也不看三人仍是淡淡地说了两个字:“跪下”

    那保镖和宋总一个ji灵双膝一弯应声跪了下去而高桥内酷脸sè变得很难看说道:“桑我是扶丧人你不能侮辱我们扶丧人不能让我给你们下跪”

    洛凡笑了笑容中带着说不出的愤怒扶丧人就这么牛x不能下跪侮辱不得你这丑陋的矬鬼想要跟赵心语上chuáng是不是在侮辱华夏人只许你侮辱华夏人华夏人不能侮辱你

    去你妈的

    洛凡一步窜出揪住高桥内酷的后颈啪的一脚踢在他的后膝高桥双tui一弯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

    高桥眼中一片屈辱昂头瞪着洛凡:“你今天如此折辱于我我大扶丧国绝不会善罢甘休你等着明天我大扶丧国大使馆的人就会找你们的zhèngfu交涉”

    “叩头”洛凡眼神森寒冷冰冰地吐出了两个字尼玛的威胁老子老子不是政客无须隐忍你这扶丧狗老子是特战组教官放在古代就是禁军教头一介武夫武夫一怒血溅五步

    高桥犟着头盯着洛凡眼睛里充满愤怒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洛凡冷哼一声一把揪住高桥后脑勺的头发手上使劲猛地把高桥的脸往地上掼去

    “嗷呜”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高桥那丑陋的脸孔跟地面來了个亲密接触洛凡一掼之力何其猛烈高桥原本就塌陷的鼻子一下变得扁平跟脸庞成了一个平面鼻血糊满了整张脸就像从猪屁股上剐下一条后tui的那个截面……他的嘴chun也在跟地面的强大摩擦力中双chun血肉模糊五官扭曲狰狞

    “现在可以自己叩头了吗”洛凡松开了手森然问道

    高桥的一张脸上只有两只眼珠不是红sè因为恐惧变成了一种碜人的白sè犹豫了几秒终究还是屈辱地把头叩了下去

    看到这个丑陋猥琐的扶丧狗跪在自己脚下赵心语心底升起一阵快意她不害怕也沒有丝毫的怜悯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跟姓林的畜生勾结起來如果不是洛凡为她出头她的下场绝不会比现在这个跪在脚下的扶丧狗好到哪里去

    以前她一直不喜欢暴力常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暴力不能解决问題可现在她才知道真正解决问題的还是暴力如果不用暴力还有别的手段能让这个傲慢的扶丧狗匍匐在她的面前吗原來暴力解决起问題來是这样的酣畅淋漓

    就在快意的感觉让她觉得全身通泰舒爽的同时一股异样的臊热也在她的身体里升起热好热不只是热还有一种极度的空虚自己的需要什么东西來填满……男人对她现在需要一个男人

    这种意念一在心里滋生就不可遏制的蔓延开來她想要脱光全身的衣ku但脑中仅有的那点清明让她勉力制止了自己可是心里燥得慌而且下身已经cháo湿了这更让她羞恼不已

    洛凡也察觉到了赵心语的异样她呼吸变得急促脸上颈上已染成了一片粉红看向洛凡的眼神含俏mi离火热似要将洛凡吞噬

    mi情剂

    洛凡的眼光一眼就看出了赵心语是被人下了特制的mi情剂是谁下的不用想也知道林炳林大少刚刚來沒有机会而赵心语一直对高桥内酷存有戒心想必也不会喝他给的东西那么就只剩下跪在地上的胖子宋总了……嘿宋总老子给你送终

    洛凡低头瞟了一眼宋总宋总战战兢兢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洛凡

    洛凡很想一掌就把这个无耻肥猪拍成一堆肉泥但眼下要先把赵心语中的mi情剂给解了

    以洛凡的医术要解除mi情剂对赵心语的mi幻作用可以说是举手之劳只需要把能量输入赵心语体内将她服下的mi情剂逼出身体即可

    “來我给你解毒”洛凡握住了赵心语的手腕谁知他一碰到她她就一下扑入了洛凡怀中两团洛凡生平仅见的丰满在他xiong膛不停地摩擦而她还能活动的那只手本能地mo向了洛凡的胯间……

    卧槽如果不是地上跪着三个那边还躺着两个哥就要沦陷了不过有人在旁看着哥还沒有那个心理素质这么看來片片里的男猪脚也不见得有多享受啊得有着强悍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行至少哥就达不到那种旁若无人的境界

    洛凡手一探把赵心语那只不安份的手捉住虽然她的身子还是贴得很紧但只要小洛凡不被sāo扰洛凡就可以安心为她驱除mi情剂了

    mi情剂渗入赵心语血液中洛凡为了省事只得用起了洗髓的方法把药剂和她体内的其他杂质一并排了出來

    当赵心语脸上身上被那层黑sè汗水湿透她的眼神才渐渐变得清明起來呼吸也平缓了许多火热滚烫的身子也慢慢降温

    一看mi情剂清除洛凡忙松开了手退了一步现在你的mi情剂是清除了可你挤在哥的怀中对哥的youhuo不亚于强力mi情剂啊

    退开之后洛凡忍不住瞟了赵心语一眼她的衣衫湿透很正常那是洛凡为她洗髓迫出的汗水可是她那蓝绿sè的热ku为什么也湿了一大片那里可不是排汗的地方啊……擦这个赵心语这么极品这么强悍

    (今天努力三更后两更要等下班后才码了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