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逼供

    第156章逼供

    赵心语现在这样需要好好的洗一个澡只是在这酒里不是那么方便想要带她就此离开地上这几个人渣还沒处置呢洛凡眼睛一扫发现前面台上有一件淡绿sè长衣估计是哪个女客人刚才走得急了忘记拿了

    五指一伸那件长衣就飘了过來覆在了赵心语身上

    赵心语这时也明白过來一定是宋总给她喝的那瓶水里暗藏古怪虽然刚才意乱情mi但她的记忆还在的刚刚做出那种疯狂的举动现在清醒了她马上臊得沒敢再看洛凡一眼

    洛凡理解她的心情也沒问她走到宋总身前一把将他提了起來“说是不是你做的”

    宋总当然知道洛凡问的是什么面前这个年轻人连林少都敢打而且林少的两个保镖都一晕一跪他自是不敢有所反抗了:“是……是我做的……不过药是林少以前给我的给……给小赵下药也是林少吩咐的”

    赵心语在一旁听得清楚看向宋总的眼神充满了愤恨和鄙夷忽地一脚踢向宋总面门宋总惨叫了一声双手捂住了嘴鲜血从他指缝间流了出來

    洛凡看了一眼赵心语他着实沒有想到这个xiong部堪比叶子楣却长着一张萝莉脸的少女居然也会如此暴力妹妹你那可是高跟鞋啊还好你这一脚是踢进了他的嘴里要是踢在了他的脸上那还不得踢出个洞來

    “你们在这家酒碰面是谁提出來的”洛凡问道刚刚给赵心语洗髓的时候他就在想这家酒的档次并不高他自己是很随意的就进來了可是以那个林少宋总赵心语还有高桥内酷他们的身份如果是有事情要商量不会选在这么个地方

    “是林少要求的他让我把小赵和高桥先生先带到这里來他随后就到”宋总手捂着嘴可说话总给人一种不关风的感觉

    “捂着干什么手放下來”洛凡喝了一声

    宋总哭丧着脸把手从嘴上拿开好家伙赵心语刚才的一脚竟踢掉了他当门的四颗牙齿怪不得刚说话发音不准确

    赵心语看着躺在宋总掌心的四颗门牙骂道:“活该”

    洛凡却是皱起了眉又问道:“姓林的那小子跟这酒的老板熟不熟”

    宋总不知洛凡问这个是何用意却不敢不答:“不知……”一看洛凡脸sè不善忙改口道:“应该不认识如果认识的话林少驾到酒老板怎么也该下來打个招呼的”

    洛凡脸sè更冷了眼中神sè不可捉mo似在想着什么突然人影一闪等再看到他时他的手中已多了一个人正是被自己的保镖撞晕在地的林少洛凡手指在林少肋下一戳林少就醒了过來

    当他发现自己还在这家酒里而他的保镖一个躺在地上一个跪在地上眼中闪过疑huo之sè当他看清楚了站在他面前的洛凡和赵心语他的脸sè一下就变了

    “说谁让你來的”

    洛凡这话一出口林炳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却不说话

    赵心语也呆住洛凡问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件事并不是她知道的那么简单别有蹊跷而宋总和高桥内酷也是一脸的茫然

    “你不说”洛凡盯着林炳淡淡地道

    林炳的慌乱也就不到一秒钟马上他就镇定下來咬牙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在这里跟高桥谈生意小子你捣什么乱识相的把我放了我答应不追究你实话告诉你我是林家的林炳我爸就是……”

    “你爸是李肛也救不了你”洛凡打断了林炳的话森然一笑:“嘿嘿威胁老子是很好很好”忽地右手探出当xiong抓起林炳提在手里

    “你要干什么”林炳大惊

    洛凡却不理他对跪在地上的那保镖道:“把你那残废同伴给我带着”又对宋总和高桥喝道:“乖乖跟着我谁想逃走我就送他一程”说完对赵心语使了个眼sè提着林炳往楼上走去而高桥和宋总在洛凡沒发话让他们离开之前他们只得跟了上去跪在地上的那个保镖也把他那废了四肢的同伴提起上楼

    楼上站了十几个酒里的人员洛凡冲他们问了一句:“老板是哪位”

    不用回答十几个人齐向两边分开亮出了中间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來

    洛凡看着中年男人说道:“不用怕我就是找你借间屋子用用有沒有问題”

    “沒有一点都沒有”中年男人飞快地答道刚才洛凡出手的神威酒的人在监控录像里都看到了现在的洛凡在他们心中就是一个不能碰的炸弹

    “对了我知道你们在下面也安装了摄像头麻烦哪位去监控室把硬盘给我取过來”洛凡还是盯着酒老板说话老板看着他身边的一个男职员那职员立刻乖乖地去了监控室

    洛凡的目光自每个人脸上缓缓扫过沒有一个人敢直视他的目光纷纷低头洛凡这才满意的说道:“今天晚上的事纯属si人问題如果你们够聪明我保证不会连累到你们当然了如果哪位想要报jing什么的我也不会阻拦只是……jing察赶來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我出手的速度”

    洛凡其实是不想威胁这些普通人的但是他虽然不怕麻烦但也不想惹上一些无谓的麻烦现在可不是装13的时候……虽然刚才说的那番话就ting装13

    酒里沒有人吭声他们來京城也不是一两天了早就学会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知道该如何明哲保身

    洛凡提着林炳走进了酒老板为他打开的一个房间把林炳往地上一扔自己大马金马的在沙发上坐了下來点上了一根烟在烟雾中扫视着林炳几人

    在酒工作人员把硬盘送來之后洛凡mo出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对着林炳道:“想好了沒有是你自己说出來还是我动手逼供”

    林炳眼神闪烁显然内心在挣扎犹豫

    “时间已经不早了而且我耐心不太好在你开口之前我给你提个醒我知道你是林家大少你林家在京城也算是有些能量你若是以为凭着你林家少爷的身份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那你不妨试试给你十秒钟考虑”洛凡的声音从烟雾中清晰传出

    林炳脸上一阵抽动他实在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个什么來头那人也沒说这年轻人身手有这么恐怖啊但这个年轻人似乎真的就不把他林家大少的身份放在眼里说不定他真的敢对他刑讯逼供可是要他出卖那个人他也沒那个胆子……

    就在他犹豫思索的时候洛凡右手的五个手指一个个弯了下去又一个个伸了起來当最后的拇指伸直洛凡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扑向了林炳

    林炳大惊这个人真的敢对他动手但他还來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的胯下就传來了钻心的疼痛不过也就疼了两秒两秒之后他就晕了过去但几秒之后他又醒了过來洛凡不想让一个人晕过去那这个人再痛也只有清醒的忍着豆大的汗珠自林炳脸上滚落而他的眼中也真正有了恐惧之意

    “傻逼”

    洛凡冷冷地盯着林炳:“你真以为老子真的不敢动你你特么的也不想想派你來的那个人为什么不敢來跟老子对面而让你这傻逼來当他的炮灰草泥马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來算计老子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你要还不想说老子就让你去死”

    洛凡说完提起了右手拇指和食指中指成爪状对准了林炳咽喉森然盯着林炳的眼睛

    “我说我说”洛凡眼中迸出的冷冽杀气让林炳一点也不怀疑要是他再闭着嘴洛凡立马就会要了他的命巨大的恐惧瞬间就摧毁了他的意志别说是身处其中的林炳就是高桥内酷宋总以及林炳的保镖包括赵心语莫不为洛凡的杀气所惊

    看洛凡的手还对着他的脖子一向自负而傲慢的林家大少林炳这一刻是那么的无助带着哭声说道:“我说……是罗少让我來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洛凡放下了手脸sè平静似乎林炳说的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我就说嘛罗杰那个家伙沒那么容易死心”

    刚刚林炳说罗少大家都还沒反应过來罗少是谁但现在从洛凡口中冒出了罗杰两个字所有人都惊呆了

    罗杰

    那是燕京顶级的大少林炳也算是个有些能量的衙内了但在罗杰罗少面前林炳就只有鞍前马后提鞋的资格燕京罗家也是最顶级的大家族之一别说罗杰乃是罗家嫡系传人就算是罗家的旁系子孙也绝非林炳之流所能比拟

    赵心语看着洛凡眼神复杂心里更复杂原以为他是天海來的一个过客就算有几个钱在林炳眼里又算什么哪知林炳在他眼中就是一个笑柄他的对手竟然是名满燕京的罗杰罗少

    能够成为对手身份地位相差也不会太远否则不够资格成为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