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我要加倍还给他

    第182章我要加倍还给他

    伊杉静子看着雪鱼面无表情她突然松开手雪鱼跌落地上居然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说出你们鹰组还有哪些人來了东惊分别在哪里我让你痛快的死”伊杉静子坐了下來双腿翘起从小腿到臀部勾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

    雪鱼过了一阵子才站了起來身形不是很稳伊杉静子刚才狂cháo一般的掌力已把她的全身经脉震得寸寸断裂现在的她比之普通人还要虚弱

    伸手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雪鱼依然平静如水在见到伊杉静子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她是不可能活着离开扶丧了或者就是死了也不能离开扶丧

    但这一切都在她的料想之中从來到东惊的那一天起她就想过了自己终有一天会身份败露活下去那是不可能的会怎么死她沒有想过在死之前会受到什么折磨污辱她不在乎

    所以对于伊杉静子的话她置若罔闻

    雪鱼的反应在伊杉静子的意料之中以前神社会也抓到过华夏特战组的情报人员但无论哪个国家的情报员都是硬骨头无论如何折磨拷打都很难从他们口里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來

    “不说沒关系把你抓來也不是为了让你说出你的同伴而且我知道你未必知道你的同伴是谁他们都在哪里今天抓你來是要把你做成鱼饵”伊杉静子淡淡的说道

    忽地站起一把探出抓住了雪鱼的左手“这手表不错嘛”

    猛地一扯雪鱼白皙娇嫩的左手上顿时血肉模糊金属的表带刮去了她一大片皮肤剧烈钻心的痛雪鱼轻哼了一声

    伊杉静子把腕表摊在她同样白嫩的手掌中说道:“我知道这是你用來和特战组保持联络的通讯工具嗯不错你们华夏的科技那么落后能研制出这么先进的东西來很不容易”

    伊杉静子说着五指渐渐收扰也不见她如何用力但当她摊开手掌时雪鱼的通讯腕表已变成了一个核桃大小的金sè圆球在她娇嫩的掌心里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她这一手雪鱼并不吃惊要把腕表捏成一个球她也勉强能办到只是会比较吃力而已只是伊杉静子捏坏了她的通讯腕表无异于彻底断了她的生机

    “你错了我这么做你才有一线活下去的希望”伊杉静子似是看穿了雪鱼的想法:“你一旦同华夏特战组失去联系他们肯定会派人來救你……如果我不把你的通讯手表弄坏你会通知他们來救你吗”

    雪鱼怔了一下伊杉静子说得沒错如果她还能发出消息必定会嘱咐特战组的队员不要为了自己增加无谓的伤亡

    “我帮你留下了生的希望你要怎么感谢我呢”伊杉静子声音淡淡语气温和但眼神冰冷

    见雪鱼咬着牙不说话伊杉静子又接着道:“很快华夏那边就会知道你出事了你猜他们会谁來救你呢绝杀不可能他又怎么会离开燕京擎天阎王暴龙他们來了结果只有一个:死那么一定就只会是血狼了”

    血狼雪鱼脑中浮现出那张稚嫩而坚毅的脸庞听说他现在已经很厉害很厉害了影和伊杉静子两个人都沒能杀得了他而且影还死在了他的手里如果是他來了……

    “你是不是觉得如果血狼來了就能救得了你回去”伊杉静子就像是会读心术雪鱼在想什么她都能猜到

    “要真是像你想的那样那我岂不成了傻子了可是我像是个傻子”伊杉静子问道

    伊杉静子当然不是傻子不但不是傻子而且是人人交相称赞的天才像他这样的天才怎么会明知不是血狼的敌手却要把血狼引來难道他们布置下了什么yin谋等着小凡前來上钩

    “你放心沒有yin谋yin谋陷阱又怎么对付得了他那种级别的高手他那样的人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杀得了他你不信是我也不妨告诉你就算血狼是混元后期巅峰的高手也只不过和神影相当而我已经不只是神影的实力了”伊杉静子说完哈哈大笑

    一直平静如水的雪鱼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惧意她不是担心自己在被抓住的那一刻她就有了被折磨被污辱致死的心理准备她死了鹰组还有很多优秀的情报员对华夏特战组造不成多大的影响

    但是如果真如伊杉静子所说那小凡就危险了他已经是混元后期巅峰了啊真是了不起当初他也就丹劲后期的实力这才四年不到的时间他竟然已经达到古武的最高境界了

    那不就是跟总教官绝杀一样天下无敌了么可伊杉静子这么笃定这么自信难道她的实力真的已经连混元后期巅峰都不是她的对手了那要是小凡來了岂不是……

    伊杉静子看到雪鱼脸上的担忧和焦虑眼中露出满意的神sè便不再言语

    “你们几个起來”一直静静坐着的野口青藤突然开了口:“现在该干什么你们知道的”

    那几个男人被雪鱼一秒之内就放倒在地哼哼叽叽的还坐在地上现在听到野口青藤的话马上就挣扎着爬了起來

    看着几人眼中猥琐的**雪鱼也明白野口说的是什么意思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雪鱼还是一阵屈辱紧张害怕可现在的她沒有丝毫的实力即便是有实力在身有伊杉静子在这里她也沒有反抗的余地

    几个男人带着猥琐人荡的笑容朝着雪鱼就围了过去雪鱼无可奈何这个时候沒有人能救得了她

    阻止了屈辱一幕发生的居然是伊杉静子

    “你们几个住手”

    伊杉静子这六个字一出那五个男人都停下了伸出去的手伊杉静子并不是他们的直属上级但从这个天才少女口中说出來的话他们同样不敢违抗诧异的看了看伊杉静子又看向了野口青藤

    野口也是有些疑惑不明白伊杉静子这是什么意思落在他们手里的女俘虏让几个男人轮流伺候已经成了一个固定的程序了

    “我要等到血狼來了让他跪在地上亲眼看着他们特战组的女人被我们大扶丧国的男人们骑在胯下而他却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他给我的侮辱我要加倍还给他”

    伊杉静子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眼里的愤怒令人不寒而栗想起在天海大学cāo场里血狼的那一番污言秽语她就恨不得把那个人碎尸万段

    野口青藤锐利的目光自雪鱼脸上扫过果然发现她眼中的恐惧之意比之前更甚数倍然后他就笑了笑得残忍恋态而恶毒冲那几个按捺不住跃跃yu试的男人一摆手说道:“好你们先下去等拉到了我们要抓的人再由你们出來现场表演**”

    在那几个男人离开之后伊杉静子冲野口青藤一笑:“估计燕京那边已经知道了好戏就要开始了血狼我等你已经等不及了”

    说完伊杉静子站起來拎起雪鱼往里面走去野口也站了起來跟了进去

    伊杉静子把雪鱼往一张不知是什么金属质地的椅子上一掼然后按下了椅子背上的一个按钮金属椅子上突然弹出了几根铁片箍住了雪鱼的脖子和四肢跟着箍住脚踝的铁片向上升起雪鱼身不由己的在椅子上成了一个下跪的姿势

    禁锢好雪鱼之后伊杉静子转身走向了旁边的一个房间推门走了进去

    进屋后刚走了两步跟进來的野口青藤双手从身后圈住了她的纤腰小腹下面也顶在了她的翘臀上

    伊杉静子转过身來搂住了野口的脖子顷刻间眼神妖媚如丝身子也柔软得像蛇一般地缠在了野口身上

    野口搂起伊杉静子扔在了宽大的沙发上粗暴地扯开了她的衣服用力抓住了她胸口的两个团软肉在野口的大力揉捏之下伊杉静子的两团高耸不停的变幻形状

    在伊杉静子变成一个光溜溜的**后野口撑开了她的双腿埋下头去野口灵动有力的舌头让她很快就全身颤抖皮肤泛红口里也发出了蚀骨**的声音

    野口舌头上游同时右手下探在他的两个手指进入快速动作的时候伊杉静子浑身痉挛起來忽地翻身坐起一把扯开了野口的裤子

    野口身材比伊杉静子还略高但他裤裆里的物事着实不怎么的不够茁壮也就算了问題是直到现在都还软绵绵的在冬眠

    伊杉静子无奈只得跪在野口身前连手带口费了好大一番劲终于让野口的小蛇醒了过來

    只可惜这条小蛇只苏醒了三分钟不到吐出毒液之后又昏昏睡去

    伊杉静子双眼紧闭面sècháo红似是还在回味刚才的激情其实她是想起了在天海遇到的那条巨蟒虽然长在了一个她看不上眼的华夏人身上但那东西着实好用得多不似还趴在她身上的野口指法口技都不错奈何关键的部位实在不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