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救回雪鱼

    伊杉静子摇了摇头说道:“血狼不仅是恢复了而且实力又进了一大步如果我拼着一死也许可能令他受伤但我沒有那么做”

    击杀血狼失败伊杉静子眼中闪过一丝愧sè但无论是野口青藤还是那些身穿白袍的神社会队员都沒有任何人有丝毫的嘲笑轻视之意如今的伊杉静子已是神社会历史上前无古人的高手无论她有沒有成功灭杀血狼她都是神社会不可或缺的人如果神社会沒有了伊杉静子在整个世界特工组织里扶丧神社会将沦为末流“静子你做得对我们现在需要你來支撑大局你绝对不能冒险更不能以命相拼华夏人有一句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只要有你在我们就有希望”野口青藤听伊杉静子要跟血狼拼命吓了一跳看伊杉静子沒说话野口又问道:“那柱子里的炸药能不能伤了他”

    伊杉静子摇了摇头沒有解释原因过了片刻她对那几十个白袍弟子说道:“这次去天海我们的超级高手只剩下了我一个而我们神社会只靠我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你们抓紧练习半个月之后我会从你们当中挑选出十个最优秀的弟子亲自训练”

    那些白袍弟子闻言神情凛然跃跃yu试〖兴〗奋不已能得到神社会有史以來最为杰出的天才高手亲自训练莫不以为是毕生最大的荣耀伊杉静子说完看了野口青藤一眼进了另外一间屋子野口青藤跟了进去“会长mx-g6药液还有沒有”伊杉静子坐下之后问道“静子你是要”野口青藤骇然“沒错现在这样我仍然不是血狼的对手要消灭血狼我还需要继续服药只要能杀了血狼就是再减十年寿命我也愿意”两次败在血狼手下的耻辱让伊杉静子开始变得疯狂起來“那个药液有是还有但是已经不多了”野口青藤思索了一下说道“有多少全部给我此生不杀血狼我伊杉静子死不瞑目”伊杉静子斩钉截铁的说眼中怒火几乎焚烧一切“静子你冷静点”野口青藤大骇“你服下的药液已经超出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若非你之前不是已经是鬼影级别的高手哪里还有命在”

    伊杉静子看着野口青藤眼中寒光闪动声音也冷了下來:“如果不把药液给我神社会永远别想在华夏特战组面前抬起头來”

    虽然野口青藤是神社会的会长是神社会的最高长官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必须仰仗伊杉静子他还不敢拒绝了她的要求“静子药液我可以给你但不是现在至少也要等到一个月之后因为即使是你现在这样的实力如果一个月之内连续服药后果不是缩减寿命而是直接爆体而亡”

    伊杉静子点头她确实是想要获得傲视天下的实力但她可不想在杀掉血狼之前她自己就死了野口青藤见伊杉静子沒有逼他马上交出药液放下心來盯着她鼓鼓的xiong膛看了几秒眼中闪过一抹**走近前去抚上了她的xiong口

    雪鱼醒过來的时候发现洛凡双手握在了自己的腕脉上两道温和醇厚的真气自他掌心源源不断地进入自己〖体〗内为她修复受损的经脉洛凡的神奇医术当年雪鱼就知道的了所以她也沒觉得奇怪只是有些惊讶洛凡修复她断裂的经脉速度竟快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也就十几分钟被伊杉静子震断的经脉已被连接起來了把雪鱼的经脉修复连通之后洛凡当然是要为她恢复并提升实力了洛凡是个练武者超级助推器的事雪鱼并不知道但房间里还有两个人她也就沒有开口询问随着雪鱼实力的恢复然后又不断提升最后她的实力停在了丹劲初期雪鱼虽然沒有说出來但她眼中的惊喜感ji洛凡又怎会不明白冲她眨眨眼lu齿一笑要说以雪鱼化劲初期的实力即便是有洛凡相助想要突破至丹劲也是件很困难的事不过雪鱼的经脉被伊杉静子震断由洛凡修复之后变得比以前更强健坚韧再一次证明了不破不立的道理只是洛凡又在心里骂起伊杉静子來从暴龙身上得到的经验一个人只能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一次雪鱼姐的经脉要是以后实力强了再來大破大立将会获得更加显著的实力提升但这一次机会就被伊杉静子给提前了看了看那个俊秀男子对于他们俩都老老实实听从自己的话洛凡很满意“叫什么名字”

    “我我姓梅梅天昆”俊秀男子答道看向洛凡的眼神充满了震惊刚才他去了窗口看了看确定自己是住在酒店的六楼下面光秃秃的无可攀爬那么刚才洛凡抱着一个人真的是从外面飞进來的“梅天昆梅天昆昆呃真是好名字怪不得你來留学都要把个扶丧妞了哈哈哈哈”洛凡面sè古怪地笑道梅天昆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这名字哪里好了更不知道交了个扶丧女朋友跟他的名字有什么关系而洛凡却是想起了铁手那个强大的名字郝昆那么这个梅天昆把昆字分开來念岂不是梅天ri比不过当着雪鱼姐的面他是不会透lu梅天昆的名字究竟好在哪里的问清了这家酒店的名字之后洛凡用腕表通讯器联络了小黄让他赶紧过來几分钟后小黄敲门进來看见活生生的洛凡和完好无缺的雪鱼他几乎就掉下泪來了血狼教官真的是神人啊他也就才吃了两碗海鲜看了十几个漂亮xing感的扶丧mm血狼教官就已经完成此行的任务了入夜后由雪鱼带路三人一起离开酒店经由海上通道秘密离开了东惊虽然乘坐飞机很快就能回到燕京但回去跟來的时候不一样了要是被扶丧当局知道他们乘坐的航班号制造出一起意外坠机事故那就草蛋了洛凡现在是第六重仙尘诀从飞机上跌落下來会不会死翘翘不知道但雪鱼和小黄肯定是会挂掉的第四天上三人终于回到了燕京自从去了东惊之后这是雪鱼第一次回到燕京她自是感慨不已在听到雪鱼已回到鹰组的消息后现在已身为特战组副总教官的暴龙也赶了过來向洛凡和雪鱼道贺只是暴龙的目光至少有六分之五的时间是往雪鱼身上看虽然他常常是装作不经意的从雪鱼身上滑过但洛凡的眼神何等犀利根本用不着好好观察都能发现暴龙的目光所在在暴龙离去之后屋子里就剩下了洛凡雪鱼和小狐仙小狐仙看了洛凡一眼又看向雪鱼:“雪鱼姐刚刚副总教官看你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洛凡奇怪的看了看小狐仙这丫头才练仙尘诀沒几天啊眼力就变得这么厉害了雪鱼的脸却红了红解释道:“我离开燕京也有几年了我跟他以前就认识几年不见他多看我几眼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嘴里虽是这么说但雪鱼比谁都明白暴龙看她的眼神意味着什么以前她刚到鹰组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暴龙见到了她就流lu出了爱慕之情只是后來暴龙知道了她是猎豹的女朋友就把她的情意埋在了心里后來猎豹遇难暴龙时不时來安慰她只是当时她遭受了痛失男友的打击暴龙也沒有向她表白之后她执意要去扶丧做鹰组的外围情报员便再也沒有见过暴龙沒想到将近四年了暴龙还是单身一人暴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龙组的教官喜欢他的女人亦不在少数可他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是一个人是在等她么心里又浮现出猎豹那剽悍向勇的脸庞雪鱼心里暗暗叹息几年了但猎豹的身影在她心中从來不曾模糊过洛凡忽然笑道:“雪鱼姐其实我觉得暴龙大哥也不错不妨考虑考虑”

    当年听闻猎豹丧生雪鱼姐那哀痛yu绝的神情洛凡至今想起仍是唏嘘不已猎豹哥已经不可能再回來了雪鱼姐总是还得生活下去不是“小凡怎么你也取笑起我來了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糗事告诉胡仙妹妹”雪鱼狡黠地笑道糗事哥有糗事么难道是说哥晚上梦见m国的那个女浮虏小洛凡刹车失灵的事吼吼雪鱼姐你可不能乱说啊我闭嘴就是小狐仙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似乎在想怎么才能从雪鱼姐口中探听到洛凡的**

    “小狐仙你要是敢问雪鱼姐我就打你屁股扒光了打”洛凡威胁道心中却一动扒光了打她屁股用什么打肯定不是用手

    即便是沒有想到洛凡的龌龊心思小狐仙亦是羞红了脸抓起椅子上的一个抱枕扔向了洛凡:“洛凡哥你个大sè郎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