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回到天海

    晚上洛凡去见了绝杀暴龙也被绝杀叫到了他的屋子里“遇上伊杉静子了”绝杀问道洛凡点了点头脸sè凝重说道:“她现在实力暴涨如果我不发大招也不是她的对手”

    洛凡这话一出绝杀惊讶暴龙更是震骇得说不出话來绝杀和血狼都已跨入人仙境界暴龙实在想不出天下间还有什么人会是这两人的对手即使他现在是混元高手已经是超级boss一样的存在可他知道自己都接不下这两大人仙高手的一招但现在洛凡的意思不使用大杀招的话他也不是伊杉静子的对手那不是说伊杉静子已超越了人仙境界连绝杀总教官也非她之敌天啊那是什么境界混元已是古武的极致人仙境界更是传说中的存在人仙之上那是什么连听都沒有听说过“这才几天功夫她就算再是天才也不可能突破至神影的境界再说即使她是神影甚至是达到了扶丧忍术中从來无人染指过的仙影那也沒这么厉害”绝杀沉声说道“伊杉静子不是神影更不是仙影她那是服用了一种药物以缩减寿命为代价强行提升实力”洛凡解释道“生物战士”绝杀猛然觉悟悚然说道洛凡点点头“跟m国那些生物战士又有所不同据狂牛他们说m国的生物战士就是普通人被药物ji发潜能能跟化劲后期巅峰高手打个旗鼓相当如果伊杉静子服用的是那种药物实力应该比现在更恐怖”

    看绝杀和暴龙一脸的骇意洛凡接着说道:“不过那种生物战士不足为惧他们的恐怖战斗力持续不了多长时间药效一过任人宰割而伊杉静子不是那样应该是m国的生物药剂被他们给改良过了药效有所下降但副作用沒那么明显”

    绝杀默然原本进入人仙之境他有信心在他有生之年护得燕京固若金汤但现在伊杉静子以鬼影之根基结合了生物药剂实力ji增他不像洛凡那样有大杀招如果对上伊杉静子实在沒什么胜算“小子这么说來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对付伊杉静子了那你不能到处乱跑了尽可能呆在燕京……”

    洛凡暗暗叫苦我的大部分女朋友都在天海而且可以推的全在天海不过干爹说的也不无道理……

    “干爹天海那边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处理完了我会尽快过來神社会那边只要伊杉静子离开了扶丧就马上通知我不过我猜她还不敢來华夏要是她敢來恐怕就沒命活着回去了”

    洛凡轻哼了一声如果是在华夏的地盘上哥可以尽出全力发大招生物制造的鬼影又怎么样不信弄不死你第二天一大早洛凡又來到了燕京国际机场前两次洛凡都是到了机场又临时有事沒能登机这一次洛凡一直把手机开着并在心里默念着不要再出什么事又來找哥了他要证明自己并不是属乌鸦的直到机场里响起了让乘客登机的声音他的手机都安安静静的沒响一声就是说嘛哥是从仙尘大陆來的怎么可能会是属乌鸦的仙尘大陆上有沒有乌鸦都还是个未知数他掏出手机毫不犹豫的就关机了nǎinǎi的现在你就是要给我打电话也打不通了洛凡刚把手机揣进衣兜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跟他的手机铃声一模一样洛凡脸上lu出见了鬼一样的神情心里一阵毛骨悚然特么的哥的手机都关机了怎么还响太邪门了凝神听去手机铃声不是來自他的衣兜而是从身边的另一个西装革履头发光亮的中年男子身上发出來的中年男子mo出手机跟洛凡的一模一样怪不得铃声也是一样的特么的你个傻13

    怎么也用默认铃声呢……哥只是懒得去设置铃声罢了中年男子把手机放在耳边听了两秒就咬牙骂了起來:“你说那黄脸婆來找你了……什么你给了她一巴掌草你不能躲着她啊怎么说她也是老子儿子的妈……行了老子不去了老子马上回來”

    中年男人的声音不小周围不少人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洛凡忍不住问了一句:“后院起火了”

    中年男人斜了洛凡一眼哼道:“关你鸟事”拉起行李包出了机场洛凡哈哈大笑:“你老婆跟你情人怎么会关我鸟事呢沒见过这么争着戴绿帽子的”

    那中年男人已出了大厅也不知听到洛凡的话沒有而周围看热闹的那几个面面相觑两个极品混账男人啊洛凡却颇得意你丫的一个老婆一个情人你就hold不住了哥的九大女朋友都相安无事……那个冉秋还沒跟曼婷姐她们见上面呢也不知她会不会是一个不安定因素……

    几个小时后洛凡从天海国际机场的出站口出來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空气并不新鲜夹杂着汽油味汽车尾气味但洛凡心情愉快在天海的这段时间让他有些喜欢上了这个城市这里有他的七个女朋友有向东哥有铁手他们八大高手还有罗二虎以及黑虎帮的一众小弟现在的他俨然已把天海当作了他的地盘洛凡回來沒有通知他们任何人所以现在只得自己打车回去去哪里呢找雅洁老婆现在是上班时间梦莎姐那里估计她也忙不开而且她那办公室里连张chuáng都沒有……心姿老婆恐怕也还在医院而且她也只有等到晚上佳佳睡了才有机会跟哥厮混……丁薇和冉秋应该都还在上课……

    算了大白天的还是别**了做点正事风将军已把救命药丸的事落实下來估计也该快要派人來跟制药厂签订合同了还是去弄点产品出來才是來到先成制药厂的时候洛凡刚从大门走进去就看到办公楼上下來了十几个人除了陆东升陆曼婷肖涵其余的洛凡一个也不认识但这些人都穿着制服洛凡仔细一看他们肩上有“药监”两个字原來是药监局來人了领头那人四十多岁长相富态其他人看他的时候脸上神情甚是恭谨而陆家父女以及肖涵都对他陪着笑脸洛凡刚走上前去一个身着制服的人就拦住了他:“什么人制药厂重地怎么能让人随便进來”

    洛凡直接无视了他径直走过去跟陆东升打了个招呼又冲陆曼婷眨眨眼:“我回來了曼婷姐想沒想我”因为有陆东升在他沒好跟肖涵说什么是给了她一个微笑的眼神陆家父女和肖涵看到洛凡都是大喜“洛凡你回來了怎么都沒提前说一声”陆曼婷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一把挽住了洛凡手臂肖涵也是一脸的惊喜想要像陆曼婷那样拉住洛凡但有陆东升在她又不敢洛凡这一來先成制药厂的三个高管都顾着跟洛凡招呼不觉中就忽略了那些穿着制服的人那领导模样的富态中年人先前还挂着些许矜持的笑意但现在那笑容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久历官场表情控制得收放自如“陆总安局长难得來一次天海时间宝贵我们还是去生产区那边看看”跟在中年领导身边的那人三十余岁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口里说的安局长的脸sè对陆东升说道“好的你看我都给忘了安局长龚局”陆东升手一伸“走我们去那边”

    “呃陆叔你陪这两位局长去看曼婷姐小涵我给你们说点事”洛凡插口说道在陆东升陪着那帮人去了生产区那边之后洛凡一手拉起陆曼婷一手拉着肖涵问道:“曼婷姐风将军派人來签合同了吗”

    陆曼婷摇头道:“还沒呢也不知道风将军那天表的态作不作得了数要是跟军方合作上了也不用受那些人的气了”

    “受气”洛凡眉头挑起“怎么回事”

    听完两女的述说洛凡脸上笑容渐冷那个安局长是江南省药监局的副局长这次來天海找上了市药监局龚局长要龚局长带他去检查检查天海的几家制药厂龚局长自然明白安副局长说的检查检查是什么意思安副局长的老婆儿子都移民去了瑞国他老婆并沒有什么大本事他儿子在瑞国上高中就只留下了安副局长一个人在国内以安副局长的薪资别说老婆孩子移民留学了就是在国内想要活得奢侈一点那都是不可能的不过这年头有几个手握实权的人能安守着那份并不足以让他们满足的薪资呢药监局可是个肥得流油的部门啊随便跑去哪家药厂甭管有事沒事都得战战兢兢的把他们给供奉好天海的几家制药厂都多多少少有些关系的先成制药厂以前武志和在的时候跟官面上的人也有些來往现在武志和不在了先成制药厂自然就成为了安局长光临的第一站“想吃是行就怕卡住了喉咙”洛凡冷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