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老子跟他没完

    第187章老子跟他没完

    很快,药监局的那批人就过来了。()那个安局长看上去并不像是陆曼婷说的那样,是个专门来打秋风的。目不斜视,龙行虎步,一脸正气。

    不过,当他们来得近了,洛凡听到他说的话时,就明白了一件事。有句话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过,对于一些善于伪装的人来说,你亲眼见到的,也未必就是真实的。

    “陆总,你们的生产区那边,卫生条件有待加强,消毒措施还是做得不够啊!”安局长一副专家的派头。

    “是,安局长,以后我们一定注意,每天加强卫生管理,一天早晚消毒两次!”陆东升陪笑说道。他又如何不知道这姓安的是在鸡蛋里挑骨头,但药监局掌握着制药厂的命运,即使来的只是个副局长,他也只得低三下四的陪上笑脸给孙子装孙子。

    “嗯,”安局长满意的点点头,“陆总你态度端正,知错就改,是个做大事的人啊!这样,处罚那就免了,你们制药厂暂时停业整改,等到各项指标符合标准了,再继续生产!”

    陆东升明白,这姓安的所说的停业整改,符合标准云云,就是说来吓唬吓唬人。当然如果达不到他的“标准”,真叫你停业,那也是有可能的。

    “陆总啊,”安局长见陆东升没吱声,接着说道:“你们这可是制药啊,如果消毒不严格,渗入了有害物质、病菌,后果是很严重的。你说对不对?”

    “对,对。多谢安局长给我们厂子提出建议和意见!这个,安局,龚局,不如去我的办公室,我们详细研讨一下整改措施?”陆东升也是成jing了的老狐狸,一直陪着笑脸,没有丝毫火气。

    安局长看了一眼龚局,依旧一脸正气,但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点头应允了陆东升的提议。

    他自然明白,陆东升说去他的办公室研究整改方案是个什么意思。开什么玩笑,堂堂江南省药监局副局长,跟你研究一个小小的制药厂的卫生条件整改措施?你当我们这些做官的,都那么清闲么?

    “等等!”洛凡拦住了陆东升。他岂会不知陆东升一去办公室,支票一开,只要进了姓安的口袋,比那肉包子打狗还要有去无回。

    洛凡回过头来,看向安局长,问了一句他自己都觉得很有水平很有技术含量的话:“安局长,贵姓?”

    饶是安局长久历官场,修炼成jing,也足足愣了好几秒。但他居然回答了洛凡:“免贵姓安。”

    “我知道。”洛凡又抢着说了一句。

    这一下,安局长真是被噎得不轻,那一直保持得很好的高高在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要不是当着人多要顾及形象,他肯定是骂出来了!

    尼玛的,你都知道老子是安局长了,你还问个毛啊,老子以为你是问顺口了,好生回答了你,你却说你知道!

    “我就是想请教一下安局长,我们制药厂的卫生条件,到底是哪个地方还需要加强?放眼看去,山清水秀……呃,水嘛,暂时看不到,不过我们制药厂的水源,绝对是符合标准的,就是对着水龙头喝上几口,也没有问题!”

    安局长再次被噎住,龚局长见安局长脸sè有些不好看,刚要说话,洛凡已抢先说开了:“空气也很清新,你们看,四周鸟语花香,有没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而地面上也是干干净净,没有口痰,没有果皮纸屑,是不是?”

    不只是药监局的一行人,连陆曼婷和肖涵,都像看个怪物似的看着洛凡。

    洛凡却是毫不在意,依旧笑呵呵的。

    过了好一阵,跟安局长同来的一个小年轻才开口说道:“这位先生,有些细菌,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的,比如我们的手,看上去很干净,但如果是放到显微镜下……”

    “哦,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你们是带着显微镜来检查的。那无论我们的卫生怎么搞,无论我们如何严格的消毒,也是达不到你们的标准的,对?”洛凡笑着问道。

    那小年轻被洛凡一顿抢白,胀红了脸。而且,洛凡话里的意思,摆明了就是说他们是故意找碴来着。虽然,事实上也就是这么问这事,但有些话,不适合挑明了来说的。

    估计他也是刚刚参加工作,还没能修炼成气候,洛凡这么一说,他马上就受不了,寒着脸就要发火。

    安局长伸手止住了小年轻,看向洛凡:“还没请教……”

    “哦,先前就顾着问你,忘了做个自我介绍了!我免贵姓洛,先成制药厂的技术指导,兼任质量监督,卫生消毒这方面,也是我在负责。刚才你们说卫生还有待加强,消毒也不达标,这不就是说,我的工作做得不到位不合格吗?我已经做得很好了,你们可不能昧着良心说瞎话啊!”

    洛凡说起来煞有介事,连咯噔也不打一个,眼皮也没眨一下,陆曼婷和肖涵都得呆了。

    洛凡还在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你们倒是轻松,甭管说话放屁,完了你们走人。而我可就坏了,因为你们的冤枉,很可能就令我丢掉了这份工作!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可以打打秋风,捞捞油水,而我就指着这份薪水吃饭!你们否定了我的工作,还会导致我的奖金也没了,没了钱,哥拿什么去买房买车,拿什么去女朋友……卧槽!谁要是说制药厂的卫生不合格不达标,老子跟他没完!”

    洛凡脸的笑容没有了,瞪着眼,一副很愤怒的样子。而陆曼婷和肖涵,却都忍不住笑了。

    “洛先生是,我们这是在执行公务,还请洛先生不要妨碍!”安局长脸sè渐渐不好看了,他现在知道了,这个姓洛的年轻人,很不配合他的工作啊!

    堂堂药监局副局长,无论跑到哪家药厂,不是把他当大爷一般供着?好吃好喝之后,还得奉上一个红包,红包里的支票,都不带低于六位数的……

    但第一次来到这先成制药厂,总经理陆东升都已经很配合了,冷不丁的跑出这个姓洛的愣头青来,不但不买他副局长的账,还耍上横了!

    长脾气了是,把你这制药厂封上个一两天,看你还有脾气没有!还反了你了,就不信堂堂的副局长,治不了你这刁民!

    “执行公务?”洛凡沉下了脸,扫了安局长一眼,“行,安局长你们该检查的也检查了,这就请!中枢已经说了,严禁组织检查团,以检查的名义,变相吃卡拿要!”

    安局长这下可不依了,语气也严厉起来:“洛先生!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们这是正常的工作程序,我们有权利,也有义务检查督促药厂的工作!”

    “话,肯定是不能乱说的,饭也不可以乱吃的,中枢也发文了,严禁公款吃喝!”洛凡不冷不热地道:“现在,你们检查也检查过了,督促也督促过了,是不是可以走了?留在这里,等着吃饭啊?哦,要吃饭也可以,去食堂吃!小涵,你去食堂说一声,多准备点饭菜,规格嘛,可以适当拔高一点,按人均十元的标准来,一,二,三……十三个人,一百三十块钱,这个钱制药厂出得起!”

    洛凡手指一个个从药监局的人脸上指过,数完之后,一本正经的吩咐肖涵。

    “哦好的!”肖涵强忍住笑,十分配合的就要去食堂。

    “不用了!”安局长脸sè很难看,冷冷的目光自陆东升脸上扫过。他知道,陆东升才是先成制药厂的负责人,但他容忍姓洛的在此胡言乱语,摆明了先前很跟路,现在却不跟路了。

    “这位洛先生说得对,检查完了,我们该走了。先成制药厂卫生不达标,消毒措施不符合要求,暂时查封,整改达标之后,再行生产!”

    安局长说完,转身便走。而跟他同来的人,也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出了制药厂大门,先前那个小年轻掏出一张封条,就要贴在制药厂的铁门上。

    但他的手刚举起,还没碰上铁门,他的人就飞了起来,直飞出两丈多远,落地之后,又连续三个后滚翻,才停了下来。

    洛凡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冷声喝道:“还有谁想往门上贴封条的,给老子过来!”他这往大门口一站,颇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药监局的一行人都是目瞪口呆,他们代表的,可是国家权力机构啊,这人没有任何征兆就动手了?

    安局长看了市局龚局长一眼,神情露出了不满之意。他们这一行人,动动嘴皮子耍耍威风还行,要想动粗,就远远比不上城管那伙人了。

    龚局长心里早已骂了个底朝天,你麻痹的捞油水捞到刀子上了,还来怪老子?但这些话,他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要是安局长在天海的地盘上出了什么事,他这个市药监局的局长,也别想当下去了。

    而且,洛凡如此强横霸道的做法,也激怒了他。要是就这么灰头土脸的离开了,他的颜面何存,以后还能对这些药厂进行监管么?

    “宋队吗,我是龚一民,天海的先成制药厂有人妨碍公务,殴打省药监局的检查人员……好,安局长也在这里……好……”

    打完电话,龚局长怜悯的看了洛凡一眼,你小子要动武是,看宋队长带人来了,你个擦擦的还敢不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