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登鼻子上脸

    第188章登鼻子上脸

    龚一民报jing之后,安局长一脸得意。()

    “报jing吓唬我啊?行。从现在开始,你们一个也不许进我们制药厂的大门,谁敢进来老子打断他的腿,包括第三条腿!也不许在大门上贴封条,谁贴老子打断他的手!”洛凡迎着安局长的目光,毫无惧sè。

    而陆东升父女以及肖涵,都知道洛凡身份来历非同小可,洛凡一到,他们就安心了。现在龚局长报了jing,他们也都不怕,市委苏书记是洛凡的大哥呢!

    关键是,他们的制药厂,根本就不存在卫生不达标消毒不过关的事,他们占着理,心里自然踏实!

    要说平时你报个抢劫或车祸什么的jing,那出jing的速度真是不敢恭维。但身为药监局局长的龚一民报的jing,再加上有省药监局副局长在此,出jing速度马上就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这不,不到十分钟,三辆jing车就疾驰而来,嘎地一声停在先成制药厂门口的坝子里。

    车门打开,从车里跳出了十余个手持jing棍的防暴jing察。

    看到jing察来了,安局长松了口气。有人来了,他的腰板又挺直了,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又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龚一民可不敢像他这么托大,忙上前去跟一个身材健硕的平头jing察打招呼:“宋队,你们来了!”虽说他的职位比这宋队要高,但人家是来帮他的,也得客气点不是。

    但他看见最后那辆车上下来了一个五十来岁的高大jing察时,怔了一怔,“高局,你怎么也来了?”

    这个高局,乃是市局副局长高尧。本来像这种事,他一个副局长出面,实在是大材小用了,但听到是省里的一位副局长在此,而且还发生了殴打事件,他也就跟着过来,以示重视。

    高尧冲龚局长点点头,走到安局长身前,“安局长你好,我是天海市局副局长高尧,在天海地面上发生了这样的事,实在惭愧!”

    安局长见市局的副局长也来了,顿时觉得面子十足,倒也没有在高尧面前拿捏架势:“高局,辛苦你了。我们检查到这家制药厂,有些地方不达标不合格,要求查封整改,结果我们的一个同志,被他给打了!”

    高尧顺着安局长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洛凡大马金刀的伫立在先成制药厂的大门口,脸上笑容不由一窒:“洛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高尧的年纪是不小了,但记xing不差。上次在蔷薇会所见过洛凡一面,他就将洛凡记在了心里。

    当年,身为副局长的他,也不是见过什么人,都要去记住的。他之所以能记住洛凡,是因为那次洛凡在蔷薇会所里打了沈放和袁斌,市委苏书记的秘书亲自打电话让他过去,不是去抓捕打人凶手洛凡,而是去给洛凡善后!

    沈放倒还罢了,龙阳区副区长的公子,虽然也是一号人物,但在高尧眼里,还上不了台面。但袁斌可就不一样了,那是省厅袁副厅长家的少爷啊!被人给废了,还连凶手都不抓!那这个打人的人,是什么来头?

    高尧在事后也暗中关注了那个事,但袁副厅长并没有做出什么大的动作来,似乎就那样不了了之了。

    高尧当然不知道,袁副厅长的动作是有的,并且还不小,安排了两个狙击手对付洛凡呢,不过,那都是秘密进行的,高尧不知道也不足为奇。

    从那时起,高尧就把洛凡列为了一号人物。虽然,他算是个比较正直的jing察,但有的时候,还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并不是什么人他都可以得罪的。无论任何国家任何地区任何朝代,法律从来都不是一刀切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是一句美好的口号,就算真的存在,那也是个例。

    “高局还记得我?”洛凡也没想到随便踢飞个人,就能把市局副局长也招来了。洛凡是不怕高尧,但高尧之前总是帮过他,对他很客气,这个面子,这个人情,是要记的。

    而龚局长有些傻眼,他叫了宋队长来,哪知高副局长也跟着来了,来了也没什么,关键是跟姓洛的认识,认识也没什么,问题是高局对姓洛的挺客气!这个姓洛的年轻人,真是如他所说,只是这家制药厂的技术指导?

    安局长也是有些意外,这个满嘴胡言乱语的少年,居然认识天海市局的人!而且看高尧的样子,要他偏袒他们,估计可能xing也不大了。不过,认识又怎么样,高局也不可能再眼睁睁看那小子打人!

    “洛先生,这是怎么回事?”高尧问道。他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两不相帮,谁也不偏袒,尽量调解,调解不成,把事情如实上报!

    洛凡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末了说道:“要是制药厂真有什么不达标的地方,你要查封也就罢了,但就凭你丫的一句话,就想封了制药厂,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现在同样是那句话,谁敢往大门上贴封条,老子打断他的手!”

    安局长面sè变了,他想不到在市局高尧的面前,洛凡还能如此张狂。忿然对高尧说道:“高局,你也看到了,你说怎么办!”

    高尧可不愿接这个烫手山芋,推起了太极:“安局,你看这个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看不如这样,安局,洛先生,我们好好商量商量,和谐社会,协商才是王道嘛!”

    洛凡一看高尧为难的样子,也不想让他难做,点头道:“好好商量,那也可以。其实,我一向都是个讲道理的人!”

    高尧见洛凡给了他这个面子,对洛凡也多了几分好感。这个少年,袁副厅长的公子被他打得五肢全废,袁副厅长也没能把他给怎么样,要是他犯起脾气来,高尧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过,好在他听从了自己的建议,估计是上次给他善后,他记下了自己这个人情了!

    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但这句话并不是对任何人都适用的。有的人,你进一步,他退一步,你站着不动,他也不动,你若退了一步,他可能就要进两步了。

    很不幸,安局长就是这样的人。

    洛凡的率先妥协,他没有理解成洛凡是给高尧面子,同时也是给他台阶下。他以为是在市局来人之后,洛凡虽然还在张牙舞爪,却是sè厉内荏,装腔作势。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刚才让老子下不来台,现在老子就好好给你个教训,让你知道该怎么做人!不要以为认识两个人,你就尾巴翘上了天,什么人你都敢开罪!

    老子现在不要红包了,老子要封了这个制药厂,让你们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吃尽苦头,乖乖给老子把红包送来!至于什么时候让你们药厂重新生产,得看老子心情,更看你们会给老子夹着尾巴做人不!

    “也没什么好商量的了,我们按照规矩办事,先把药厂查封,如果整改之后达到要求了……”

    听到安局长这话,高尧暗叫要糟。这个傻13是怎么爬上副局长位置的,怎么都不知道看点形势?在老子面前抖你的官威摆你的架子没关系,可眼前这位爷可不吃你摆官架子……我摆你麻痹的!

    龚一民也对他的这位上司十分不满了,连他都已经看出来,洛凡是给高副局长面子了。人家既然答应商量了,你的红包还会少了?可怎么还反倒拿捏上了呢?

    “……到时候自然会解封!现在么……高局,虽然很多地方都实行地方保护主义,但你们也不能……”

    “啪!”

    安局长还在喋喋不休说个不停,完全没有看到高尧一脸着急的直跟他使眼sè。果然,洛凡听到一半,忍耐不住了,一个箭步,冲到安局长面前,抬手狠狠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

    这一巴掌,洛凡并没有运劲,但也打得安局长眼冒金星,踉跄后退,他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安局长愣住了,龚一民也愣住了,那些药监局的人,还有高尧带来的jing察,都愣住了。当着十几个jing察,当着市局的副局长,这丫的硬是敢打人,打的还是在场的人中职位最高的安局长!

    “我封你麻痹的!你不就是想从制药厂捞一笔好处吗,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啊?本来看你这么远的来,搞出这么大的阵仗,看在高局的面子上,准备给你意思一下也就是了,没想你特么的还登鼻子上脸了!现在么,老子不但打了你,还一毛钱都不会给你了!怎么的,你来咬我啊!”

    洛凡一顿臭骂,安局长顿时就石化了。随同高尧来的十几个jing察,高尧没下令,他们也乐得作壁上观。

    洛凡见安局长没有答话,哼了一声,又道:“就凭你,想要来先成制药厂耍威风,你还不够格!先成制药厂的卫生条件达不达标,用不着你来管!老子也不怕实话告诉你,先成制药厂是军方的合作企业,要检查,也轮不到你们这帮傻13来检查!”

    洛凡这话一出,连高尧都愣了:“洛先生,你说这制药厂是军方的合作企业,可是真的?”他可从来没有听说,天海有这么一家制药厂,跟军方有合作关系呀!

    “不信是?军方有位将军,姓风,听说过没有?我马上给他打电话,你问问是不是真的!……嘿!不用打电话了,你们自己看,他们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