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是我错了

    ()第189章是我错了

    洛凡正要掏手机打电话先成制药厂门口不远转角处出现了三辆绿sè越野车车上的涂sè谁都能一眼认出那是军车

    安局长一行人都是心里直打鼓來检个查就挑上了一个军方合作企业可就算是军方合作企业这军车也不能來得这么快

    就在他转念间三辆军车已來到了制药厂门口当前那辆车刚一停稳就从车上跳下三个人來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身手矫健神情冷厉其中两个跑到车后门背对着军车四下jing戒

    显然这三人都是jing卫

    药监局的一行人包括高尧及他带來的十余个jing察都是骇然能一个就带上三个jing卫的这是什么大人物

    军车后门打开下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额头上的皱纹像是刀刻出來的他一下车腰板立刻挺得笔直整个人散发出來的那种气场威严肃杀

    在后面的两辆车里也跳下來六个青年男子一sè的一米八以上一sè的迷彩军服就算沒当过兵的人都能认出他们是现役军人而且都是野战部队的因为他们的身上都有一股子铁血杀气

    洛凡一见这个阵势心里乐了擦擦的刚说到他们他们就到了还來了几个特战队员这回装13装得真够大了

    由于不想在人前暴露了身份洛凡迎上前去并沒有行军礼只是很尊敬地叫了一声:“风将军你來了”

    高尧一听洛凡的称呼心里一跳马上就知道腰板挺得笔直的老人是谁了纵使他沒有见过他也听过风振华风将军

    “啪”高尧來了个标准的立正姿势右手举起:“首长好”

    他带來的那十几个jing察有的也猜出了眼前的这个老人就是华夏军方的大佬之一风振华就算沒有猜到的一见高副局长都执那么尊敬的大礼他们就更不用说了同高尧一样敬礼齐呼:“首长好”

    而安副局长和龚局长他们立马就傻眼了他们不是军人出身但军中的一些大佬级人物他们作为国家公务人员自然也是听说过的

    风振华风将军在燕京取得一号首长的同意后马上就赶回军中在狼牙基地挑了六个特战队员赶來了天海

    此时一见先成制药厂门口站了一帮jing察还有十几个身穿制服的人不解地问道:“这是干什么连jing察都來了”

    一听风振华问了这么一句药监局的人连大气也不敢出安局长更是心惊胆战哀求地看了洛凡一眼只可惜洛凡的目光根本沒有看他

    洛凡只是把事实经过说了一遍倒沒有把自己的主观猜测说进去只是以风振华的阅历又怎会不知道安局长跑來先成制药厂的是什么主意

    风振华一生正直最见不得这种**之辈听完之后虎目瞟了安局长一眼问道:“叫什么”以他的身份地位根本不需要同安局长客气

    “安建忠”安局长被风振华的眼神吓得几乎尿裤子却又不敢不答而龚一民之流被风振华眼神扫过大气也不敢出

    风振华收回了目光对他的一个jing卫吩咐道:“给我联系省委江书记”

    安建忠听了风振华这句话顿时面如土sè吓得浑身筛糠也似的抖个不停风将军要联系江书记这不是他來检查制药厂这事就要露馅了么单是这个事倒也沒什么大不了反正他也沒收到先成制药厂的红包

    但他收得有别人的啊要是追查起來他安建忠的仕途完了不说估计下半辈子就得在监狱里终老了

    扑通一声安建忠跪在了风振华的面前“风将军是我错了求风将军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风振华戎马一生又岂会为安建忠的几句哀求所动安建忠的下跪求饶只会令风振华更加认定了他心里有鬼对他更加的鄙视和憎恶

    电话接通以后风振华跟江书记打了个招呼之后把安建忠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嗯了两声把电话交给jing卫之后对高尧说道:“省委江书记的指示让你们派人护送安副局长回省城”

    安建忠一下瘫在地上软成了烂泥他知道他完蛋了让jing察护送他回省城是什么意思安建忠是清清楚楚

    现在他肠子都悔青了他收受的钱财想要做超级富豪还有所不够但至少也能保证他们夫妻俩和他儿子一生衣食无忧了可为什么就不知道吃饱了要及时收手呢

    有江书记的指示又是风振华风将军亲自下的令高尧不敢不从让两个jing察扶起安建忠上了jing车离去跟着龚一民等人也尽数离开

    风振华对那六个特战军人吩咐道:“从今天起你们就负责保护先成制药厂的安全制药厂门口留两个人其余的跟我进來”

    在洛凡介绍了陆家父女和肖涵之后风振华一一同他们握手问好神sè和蔼跟刚才面对安建忠时的严厉不同也沒有丝毫的架子

    在上次见过风将军之后陆曼婷已经在生产区那边专门调了几间屋子出來专门用來堆放板蓝根材原料和供洛凡制造药丸还留了一间作为成品药丸的库房

    几人一起來到了生产区带风振华参观了一阵风振华沒有对制药厂作评论平心而论他对先成制药厂真正感兴趣的是那个神奇的药丸至于先成制药厂原先生产的感冒药之类的还入不了他的法眼

    “小子对你生产的这种药丸有沒有想过取个什么名字”

    “首长就叫药丸得了反正这种药丸除了……也只对军方销售用不着做广告也不用费什么心思取名了”洛凡笑道

    风振华想了想拍了拍洛凡的肩膀:“好小子我沒看错你”

    以洛凡制造的这种药丸的神奇效果如果放在市面上销售所带來的利润绝对远远超过专供给军方因为若是在普通市场上销售流通那这些药丸会流到哪里可就说不谁了绝对会引來境外军方的抢购囤积这样一來这种药丸就不是华夏军人能独享的了

    但洛凡沒有为更为庞大的利润所动承诺除了供给特战组之外专供华夏军方连名字都懒得起风振华就放心了

    下午陆东升执意要请风振华吃饭但风振华坚持不从最后也就在制药厂的食堂吃了晚饭吃过饭之后风振华便带着他的jing卫离去了

    陆东升父女要回家而洛凡告称有事就沒有同他们一起去陆家陆曼婷自然知道洛凡说的有事是要去见他的那些女朋友不过她也沒有说什么洛凡回到天海第一个就來找她她心里其实是很开心的

    陆曼婷要跟陆东升一起回家洛凡就看了看肖涵如果肖涵不跟曼婷姐一起那倒是可以先和她一起去翡翠山庄好些ri子沒有那个了虽然是很想去见其他几个女朋友但抓住眼前再说

    肖涵似乎猜出了洛凡在想什么脸上微红跟着陆曼婷一起坐上了她的z4冲洛凡嫣然一笑挥了挥手

    洛凡看着从车里伸出的半截嫩藕一般的手臂装作毫不在意的也挥了挥手却喉咙里咕噜了一声

    “擦擦的转眼间又变成孤家寡人了找雅洁老婆去雅洁老婆最乖了”洛凡打定主意走出了制药厂大门

    也不知道雅洁老婆下班了沒有洛凡摸出手机想要先打个电话问清楚免得白跑一趟雅洁集团

    刚把手机拿在手里手机倒先响了來电显示是丁薇

    “喂丁薇你猜我在哪里”洛凡接起电话

    “洛凡你回天海了流纱跟黄河又來找我了……”丁薇的声音清亮温柔

    “哈你怎么知道我回來了行你在哪里我马上來”丁薇的电话改变了洛凡的计划找雅洁老婆的事只得往后搁一下

    “我还在学校呢已经放学了流纱和黄河说等你來了我们一起吃晚饭商量一下减肥药的事”

    挂了电话之后洛凡已走出了先成制药厂的范围好不容易才等到一辆出租车往天海大学而去

    看着街道两旁熟悉的建筑洛凡觉得很亲切其实他离开天海也沒多久只是跟燕京比起來他更喜欢天海

    在快要到达天海大学经过一家大型百货商场的时候看到有不少人围在那里洛凡以为是商场搞什么降价促销的活动他也沒有留意

    “咦那个妞好面熟……啊我记起來了我女儿的舞蹈老师好像是姓冉來着……怎么回事冉老师好像被人欺负了”出租司机咕嘀道

    洛凡本來只瞟了一眼就又躺靠在出租车的后座上但出租司机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扭头看去只见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短发女子身材完美容貌姣好正是冉秋

    (第二更可能会很晚如果今天不能更明天一并补上sāo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