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走光

    ()第190章走光

    出租车司机是个墩墩实实的中年汉子那个头跟周腾有得一比他已认出了冉秋是女儿的舞蹈老师便yu停下车來看个究竟

    他刚一减速车还沒停下洛凡早已拉开车门一个箭步窜了下去

    人群中间的冉秋穿一件淡蓝sè的低胸的紧身短褂脖子上系着条草绿sè的丝巾看上去淡雅娇俏只是现在的冉秋脸上神情有些慌乱还带着一丝狼狈

    一个身穿橙sè连衣裙的女人年纪看上去跟冉秋差不多正在冉秋身边嚷嚷着什么

    那年轻女人也跟冉秋一样留了一头短发颜sè却不一样冉秋的短发乌黑发亮而那女人的头发染成橘红sè略有些蓬松冉秋只是化了些淡妆而那女人脸上的脂粉厚得根本看不到她的皮肤本质

    那女人身边站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黄白相间的格子衬衫只系了最下面一颗扣子敞开着小麦sè的胸膛青年头发很短后脑勺上刮出了一个肉sè的斜斜“x”字这种发型洛凡在黑虎帮的一些小混混头上看见过那个“x”表示杀的意思

    这男的看上去是那浓妆女子的男朋友此时眼睛却不住往冉秋身上瞟

    “赔老娘三万不然今天你别想走”浓妆女子冲着冉秋叫道

    “我都已经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让我走我又去哪里赔你三万我身上沒带这么多钱”冉秋心虚的说道手中拿着一个电吹风显得很是无助

    “你打电话叫人带钱來老娘今天走光了不赔偿你别想脱身放你去拿钱你当老娘是白痴啊”浓妆女子气势汹汹

    “沒人当你是白痴你本來就是白痴”洛凡不着痕迹地分开人群來到了冉秋身边

    冉秋抬眼看到了洛凡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般一下扑倒在洛凡怀里委屈的泪水瞬间就流了出來

    浓妆女子被洛凡突如其來的一句骂得愣住一时沒有反应过來后脑勺上剃个杀字的青年看到冉秋投入洛凡的怀抱眼中闪过一丝嫉恨带着些许狠厉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冉秋來百货商场买了个电吹风在试电吹风的时候把那浓妆女子的裙子给吹起來了

    那女子就拽上了冉秋说冉秋让她走光了非要冉秋赔偿三万块钱虽说浓妆女子的要求有碰瓷敲诈的嫌疑但那女子撒泼耍横死活就赖上了冉秋

    旁观的人虽多但浓妆女子身边的那青年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好惹的主所以在心里为冉秋不平的人是不少就是沒一个人敢站出來仗义执言

    “原來是这样啊不就风吹了下裙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走光了就走光了你又不是大明星要靠走光來吸引人眼球这样赔你三百块要不要”

    洛凡把冉秋揽在怀里沒好气的说道要不真的是冉秋无意中吹起了那女的裙子就凭她把冉秋给欺负成这样洛凡就想揍人了不过哥是个讲道理的人既然哥的女朋友有过错那就给你一个合理的赔偿价格

    “兄弟三百块你也说得出口打发叫化子是”青年混混先前一直沒吱声因为他的女朋友足以收拾冉秋了

    可现在冉秋的男朋友出面了他就不能缩在后面了洛凡一來就骂了他女朋友是白痴现在居然想用三百块钱打发人有这么便宜的事

    两个女人的抓扯现在已经变成了两个男人的对决虽然现在还沒动手但旁观众人都闻到了一丝火药味当然火药味是从那青年混混身上发出來的洛凡可是笑呵呵的人畜无害

    “三百块已经不少了你女朋友也就是裙子飘了一下有不少女人把裤子全脱光了也挣不到三百呢……呃我不是说你女朋友是那个……”洛凡一副说溜了嘴的样子

    “小子我也不跟你计较赔三万你们走人”青年混混眼中闪过一丝暴戾如果不是顾忌着有很多人看着估计他就要揍洛凡了

    本來笑容挂在脸上的洛凡蓦然沉下了脸哥是有钱别说给三万给三十万三百万都给得起可今天要是赔了你三万那哥不成了傻13了丫的这家伙看着也是道上混的怎么这么不睁眼呢哥也是你可以敲诈的只有哥敲诈别人的扶丧的那个大内裤哥就敲诈了他四亿九千万

    洛凡眼珠一转忽然又笑了想敲诈我的人不整治整治你你都不长记xing

    “你确定你的裙子是我女朋友的电吹风起來的”洛凡对那浓妆女子问道

    冉秋正要说话洛凡在她腰上捏了一把她一怔还沒开口浓妆女子就答话了:“当时就是她蹲着打开了电吹风才把我的裙子吹起來的不信你问她自己”

    “不用问了电吹风也能把裙子吹起來那怎么可能要不我们再试一下看吹不吹得起來”洛凡正正经经的说出了不正经的话

    围观的人有些本想走了的但一听洛凡说再试一下就定住不走了说话青年混混的女朋友妆是化得浓了一些人也泼辣了一些但五官其实长得还是不错身材更是出众别的不说就凭她露在裙摆外面的白生生的两只大腿就够吸引人眼球了要是再把裙子吹起來看看里面风光那自然就更好了

    “再试一下你怎么不试你……”青年混混说到一半就停住了口

    他本想说你怎么不试你女朋友的裙子吹得起來不但及时想起了冉秋今天穿的是七分休闲裤别说是用电吹风來吹就是拿风扇來吹也是沒可能吹得起來的

    青年混混不由暗叫可惜冉秋穿休闲裤那腿部展现出來的美妙线条就已经够迷人的了要是穿了裙子再被电吹风吹起來……

    “还试什么试如果不是她拿电吹风吹我的裙子又怎么可能……啊”浓妆女子说着说着突然尖叫一声因为她的裙子竟然又被吹起來了

    卧槽她的裙子里面竟然是真空大腿根部小腹下面那黑乎乎的一片在裙子飘起的那一刻暴露无遗

    好在她的反应不慢那片森林只暴露了一秒她就用手把裙摆拉下去了

    不少人的脑中都还停留着刚才看到的一幕根本去想浓妆女子的裙子是如何飘起來的青年混混看了一眼冉秋的电吹风还在她手里拿着而且也沒通电啊洛凡的一只手搂着冉秋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绝对不可能是洛凡用手把他女朋友的裙子拉起來的

    除了他们几人其他人离浓妆女子都有段距离更不可能是别人捣鬼了难道是被风给吹起來的可是也沒感觉到有风啊

    “啊我又走光了”

    浓妆女子大声叫着但她脸上几乎沒看到羞涩反而是有些兴奋的样子

    “呃你这是真的走光了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你怎么反其道而行之”洛凡一本正经地问道

    浓妆女子脸上的兴奋瞬间消失表情有些僵硬青年混混胀红了脸瞪了浓妆女子一眼拉起她的胳膊夺路而逃

    冲出人群后青年混混回过头來看了一眼洛凡眼神中带着深深的羞怒和仇视

    “散了散了非礼勿视啊”洛凡冲围观的人群吆喝了一声拉起冉秋扬长而去

    那出租司机也夹在人群中突然想起洛凡的车费还沒付张了张口想要叫住洛凡不过一想还是算了那年轻小伙子看样子是女儿的那个舞蹈老师的男朋友就当白跑了这一趟

    “是不是你弄的”走出老远后冉秋问道她问的自然是指刚才那浓妆女子的裙子离奇的飘起來的事刚才又沒起风裙子莫名其妙的就飘起來了肯定是洛凡捣的鬼虽然冉秋不知道洛凡是如何做到的但她知道洛凡有着神奇的本事

    “谁让她欺负你呢欺负了我的女朋友我自然是要欺负回去的”洛凡也不否认当然否认也沒用

    其实两人的关系虽然彼此心知肚明但并沒有挑明过虽然以前洛凡说过让冉秋做他女朋友但冉秋一口给拒绝了

    直到冉秋知道洛凡有一身超越了人类的本领而后來洛凡又陪她去手机营业厅恶搞一通又送她上车两人才有了恋爱的那种感觉不过两人都很默契的沒把关系挑明

    在国庆假期里冉秋很慎重地考虑过了她确定自己是喜欢上洛凡了因为在洛凡送她上车之后她脑子里一直都抹不去洛凡的身影

    现在洛凡很大脸的说冉秋是他的女朋友冉秋却沒有反驳心里有一种被人疼被人保护被人宠爱的幸福手上微微用力抓紧了洛凡握住她的手

    百货商场距离天海大学也就两百多米的距离两人很快就走到了大学门口

    丁薇水流纱黄河他们三个已经等在校门口了看见洛凡和冉秋手拉手的走了过來黄河跟水流纱都看直了眼洛凡不是丁薇的男朋友吗怎么又跟冉老师搞一起去了

    转头一看丁薇却沒发现丁薇有何异常微笑看着渐渐走近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