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返魂丹

    张放将那个土黄色小轮盘拿到手中,脑海中随即出现一个大转盘,这个大转盘四周有数十个格子,当中大部分都是空的,只有几个格子标绘着图案,那些图案代表什么意思张放不清楚,但是出乎张放预料的是,那些图案分为两种,显然这金晨博除开人元大丹外,身上还有其他物品。

    张放搓搓了手,拜了下满天神佛,这土黄色小轮盘虽然只有10%的几率抽出金晨博的东西,但是毕竟是有机会啊,张放自然想抽出东西来,就算抽不到人元大丹,能抽出其他东西也不错。

    张放伸出手在小轮盘的中心点了下,然后就见那轮盘的指针飞快的转动起来。

    “中,中,中!”张放盯着轮盘不自禁的喊了起来,那指针转动的速度慢慢降了下来,从一个图案前转过,前面是连续几个空白格子,张放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哒...哒...哒!”那指针越转越慢,眼见就要停下来,离最近的一个图案格子还差两个格子,张放感觉多半没戏了,却不想那指针如同蜗牛般依然朝前转着,在最后一声转动声音落下后,张放就见那指针落在了一个图案格子和空白格子交汇的线上。

    张放尚没有什么反应,脑中的轮盘就消失了,随即手中白光一闪,他就看到手心上多了一个如同玻璃珠一般的透明圆珠。

    “出东西了!”张放脸上一阵狂喜,然后凝目朝其看去。

    “返魂丹,可起死回生的奇药,无特权玩家每日限用一粒,特权玩家服用权限请到大正皇庄查询。”

    张放看完说明喜滋滋的将返魂丹收好,至于说明中提及的特权,张放也知道,那是针对充值设定的,很多游戏都有这种特权vip。其意思就是充值到多少钱,就给你一个vip等级,充值越多,vip等级越高,获得权限越大。

    而这返魂丹的价值,张放在宣传资料上也看到的,购买一粒就需要充值三十邦元,这可是实打实的钱,不像其他游戏里什么价值多少的礼包,而三十邦元在现实生活中的购买力已经是足够张放两兄妹三四天的生活花费了。

    “刚进游戏就有这些收获,怎一个爽字了得,这一拳也算是挨的值了。”

    张放乐的嘴都合不拢,只是一旁的冷无情却道:“你还是赶紧去医馆看一下,你的血再这么流下去,怕是也活不了。”

    张放也才记起自己有一个“微量出血”的状态,再一看身上,白净的胸膛上已经被流下的鼻血彻底染成了红色,而代表生命值的圆球已经降到一半以下,生命值剩余量只有48点。

    “流鼻血也会流死人?”张放看着自己的模样,顿时忍不住吐槽起来。

    那冷无情道:“一般人肯定不会死,废材可说不一定。”

    “医馆在哪?”张放急眼了,他可不想刚到手一粒返魂丹待会就用掉。

    “前面集市就有,不过...”冷无情话还没说完,就见张放一溜烟的朝前跑去,他看着张放的背影,摇摇头笑道:“医馆是有,但是没钱别人会给你治吗?”

    说完,冷无情也不再看向张放,招呼了一声其他捕快又在街上巡逻起来。

    ......

    “让让,让让啊,要出人命了。”张放一边跑一边大喊。

    他本是朝着集市而去,却不想一路上行人太多,看着集市就在前面却半天到不了,加之他发现自己的血量还是持续且稳定的下降,顿时急了起来,便这般大喊起来,没想到这些npc还真吃一套,纷纷避让开来,这一下张放的速度自然快了很多。

    “终于到了。”张放一步踏入集市,顿时就感到扑面而来的喧嚣,集市里人头攒动,内里更是密密麻麻的摆着众多摊位,各种叫卖声混杂在一起,那声音仿佛将天上的云都要震散。而整个集市的东西两头各有一排房屋,每间房屋前都飘着不同的旗帜,张放一眼就看到集市东边的一间房屋前的旗帜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医”字。

    张放快步朝那医馆而去,没一会儿就来到医馆之前,这座医馆规模不小,还分为上下两层,前厅是一个大药房,几名伙计在药柜前飞快的来回抓药,搞的好像这医馆的生意火爆的不得了一般。再往里走,张放就看到布帘之后的中堂内坐着几名大夫,里面还真有些npc在那看病。

    张放看到一名大夫前面空出位置,赶紧一屁股坐到那大夫身前的凳子上,道:“大夫,麻烦你给我看看。”

    这大夫看了眼张放,然后摆摆手道:“先去前堂挂号,再来问诊。”

    “挂号?”张放愣住了,他没想到一个古代社会,医馆里的大夫还来这套。

    那大夫听着张放的疑惑,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道:“废话,你不挂号我们这大夫哪来的诊金,没诊金我们怎么养家糊口?你让我们喝西北风啊?”

    张放突然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初入这个游戏世界,自己完全是身无分文,想来这也是不接受新手引导的代价,毕竟听系统的口气,那新手引导肯定是要手把手让玩家融入这个游戏世界,肯定少不了什么任务给点小钱之类的。

    但是不接受新手引导,自己上哪去发掘任务弄点小钱?再说张放也觉得自己怕是熬不到那个时间了。

    “要看病就先去挂号,别碍着后面的人。”那大夫见张放坐在那发愣,更是不耐烦,挥手就让张放让开。

    张放无奈只得站起身来朝前堂而去,然后到前堂找了个伙计问了问,这才知道要在这看病,先要花三十个铜板挂号,之后大夫开的药再另算钱。

    一听完这伙计的解释,张放忍不住骂了起来,刚才他路过集市,也听到集市的叫卖声,那些摊位上一个包子才两个铜板。

    “太黑了,怎么这游戏世界里医生也这么黑,真是吃得起饭看不起病啊。”

    张放摇摇头感叹起来,不过要让他就这么离开,他却是不甘心,而且他本来也是想到集市中打探生活职业入手方式的,于是又向那伙计问道:“兄弟,你们这招伙计或者说那些大夫收学生吗?”

    那伙计仔细打量了张放一眼,然后道:“伙计倒是不招,不过你想当学徒还是可以,不过学徒的入门费可是要一两金子,你也别嫌贵,这集市里各行各业的学徒入门费都是这个价。不过兄弟看你这一身行头,别说一两金子,怕是一两银子都拿不出来,你还是哪凉快哪呆着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