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镇远镖局

    张放从医馆内走了出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医馆,然后一口唾沫吐在医馆门前,恶狠狠的骂道:“什么狗屁玩意儿,实在太黑了。”

    那伙计一番话算是彻底断了张放想快速入门生活职业的想法,而且他还必须解决自己身上这个“微量出血”的状态,虽然这个状态导致生命持续降低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如果放任下去,难保不出什么问题。

    只是张放现在完全没有头绪,他倒是觉得系统之前的提示果然没错,这不进行新手引导,游戏入手的难度完全是成几何倍数增加,不过张放也没后悔,反正都已经选择了。

    张放抬起头看着眼前喧嚣的集市,一时间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只是他突然发现不远处的人群似乎很是激动,不少人开始向南边涌去。

    “难道是有什么情况?”张放一看这情况也随着朝南边而去,开放性的世界里很多东西都需要自己发掘,既然暂时没头绪,就凑去看看热闹也未必不能找到什么门路。

    张放汇入朝南边涌去的人流中,他向身旁一名穿着武者短衫的中年大叔问道:“大叔,这么多人朝那边去是干嘛啊?”

    “小伙子你连干嘛都不知道也跟着来?”这中年大叔倒是挺好说话,笑呵呵的看着张放。

    张放也是自来熟性格,笑着道:“没事做,跟着凑凑热闹呗。”

    “呵呵,小伙子你是初入江湖吧?看你身子骨这么弱,我劝你还是别跟着来了,那边的镇远镖局今日开始开门择徒,这么多人过去都想看看能不能投入镇远镖局中。

    不过镇远镖局作为天下七大镖行之一,要想入门可不容易,我看你这小身板铁定是连入门第一关考核都过不了,就别来瞎凑热闹了。”

    张放听着这话一脸的不自在,他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被npc鄙视了,不过这中年大叔也是好言相劝,张放也忍着没有发作,只是回道:“跟着凑凑热闹不妨事,我又不是真的要入那什么镇远镖局。”

    中年大叔见张放不听劝,也没再说什么,就这般,张放跟着一行人浩浩荡荡朝着南边而去,没多久,等拐过一个大弯,张放就看到前面有一处巨大的宅院,那宅院的正门之前挂着的匾额上写着“镇远镖局”四个字。

    此时,镇远镖局前的街道上已经是水泄不通,张放跟着中年大叔远远站在街头这边,举目朝里面眺望。

    镇远镖局所处宅院的四面围墙并不高,张放站到一处阶梯上就看到宅院的门口,搭着一张长桌,两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坐在桌前,每有人上前报名就会先在他们那里登记,等登记结束就会有身穿武者练功服的人将报名之人带入院中,而后就会进行什么考核,不过由于离得太远,考核内容倒是看不真切。

    没多久,张放就看到一个个报名之人垂头丧气的从院中走出,显然这些人都没经过考核。

    张放一看这情形不由生了几分好奇,这镇远镖局虽然挂个天下七大镖行的名头,但想来也不是什么大的江湖势力,怎么开门择徒还这般严格?抱着这等想法,张放就准备往里面挤一挤,看看能否探听到什么消息。

    张放再次挤进人群中,使出吃奶的劲朝镇远镖局的门口挪去,好半天才终于挤到了镇远镖局门口两座石狮子的旁边,他正准备喘口气,就听到前面有人道:“这镇远镖局择徒的条件可是够难的,第一关怕是就要至少400耐力值才能过关。”

    张放听到这话,眼睛一亮,他晓得这说话之人肯定也是名玩家,他略略侧身朝说话之人的脖颈间看去,果然,一枚黑色的铭牌就映入眼中。

    “江流风?咦,他的江湖声望怎么是5,江湖地位还是小有才名?”

    张放话音刚落,就又听到这江流风身旁另一人道:“谁说不是,这镇远镖局我记得在宣传资料上说的也只是排名末流的江湖势力,没想到入门就如此艰难,而且就算把潜能点全加到耐力值上,我也不够400耐力值,这镇远镖局我是进不去了。”

    张放听到这人说话,将目光一转看了过去,只见说话之人是名和金晨博一般身高体壮的大汉,再看向其脖颈上的黑色铭牌,一串信息就流入脑中。

    “方世鸿。之前没注意那金晨博的其他信息,不过其似乎和这人一样,在江湖地位上好像都是这‘略有勇力’?”

    张放连看两名玩家的身份铭牌,也是反应过来,怪不得那金晨博晓得自己是废材模板,原来不同初始模板的人物,在初始的身份信息上是略有不同,那小有才名的江流风,多半选的是天才型模板。

    而这方世鸿选择的天赋异禀型模板,虽然初始攻击超强,但是潜能值只有两点,而所有初始模板的生命,耐力,内力都是100,所以这种模板的玩家是怎么都过不了镇远镖局入门考核的第一关。

    这时,那江流风又道:“我也一样,虽然我有五点潜能值,不过希望不大,还不知道后面有什么考核,看来这里不是我们切入点,还得另找地方寻找突破口才行。”

    方世鸿点点头表示同意,而方世鸿旁边又有一人道:“唉,还是应该进行新手引导,不仅能拿到一些钱,还会直接给出推荐信到武馆学习一些基础武功,那样上手就快多了,不像现在跟个没头苍蝇似的。”

    张放连忙又朝这人看去,很快就读取到这名玩家的信息。

    “陈昊。他的江湖地位是不鸣则已?他的模板多半是那种苦修类型的了。”连续见了几名玩家的信息,张放也是将身份信息与模板对上号,这种苦修型模板,悟性平平,潜能点也不多,但是根骨很高。

    这陈昊话音刚落,江流风却是不同意,争辩道:“那新手引导虽然能帮助玩家快速上手,但是那武馆里教授的只是些没品级的内功心法和基础脚步,连一套武功招式都没,能有什么用。

    算了,这镇远镖局也不是什么大的江湖势力,入不了门也不见得是坏事,指不定以后遇上什么机缘,还可以进入大门派内。”

    三人说着就准备离开,只是三人刚动身,却又突然停了下来,愣在原地,而张放这时也愣住了,因为他脑中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玩家高思月完成所有新手引导,开启成都地区公众信息频道,高思月获得飞鸽令三枚,侠义值两点。其他玩家可以通过杂货铺购买飞鸽令在信息频道发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