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变化

    落英心经第一重炉火纯青:

    力量+8→+12

    敏捷+14→+21

    体魄+9→+14

    内力值+75→+120

    内力恢复速度8/分→12/分

    ......

    副属性模板:

    力量33

    敏捷42

    体魄35

    ......

    完全超出张放的想象,他发现自己的力量,敏捷,体魄竟然猛地增加一大截,起初张放还以为是幻觉,只是当他再看了几次确认无误后,他大致明白这猛增的属性怕是来源于贯通的手厥阴心包经。

    他立即将目光转向经脉模板,果然,经脉模板上亮起的手厥阴心包经的下面有一排注释。

    “手厥阴心包经,十二正经之一,冲关打通后,力量+20,敏捷+20,体魄+20,内力值+500,根骨+5。”

    “嘶!”张放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他完全没想到一个十二正经之一的手厥阴心包经带来的属性加成这么厉害,最关键的是还有5点根骨加成,要知道主属性可是极难增加的。不过张放想了想也就明白过来,这贯通经脉也算的上易经伐髓改变资质的手段,而根骨就是资质的体现,那么根骨增加也就很正常了。而且经脉都是固定的,又不可能反复打通,冲关的方式又暗埋深坑,打通后给与这么多属性倒也算正常。

    张放看着自己的属性模板,顿时兴奋起来,特别是已经高达720点的内力值以及内力每分钟12点的恢复速度,让他晓得这下修炼起轻功和武功招式绝对是事半功倍。

    一念及此,张放立即站起身来,他如今可是身处修炼宝地,在成为内门弟子前,他只有这一次机会进入其中,而那看门人也说了,他只有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呆在里面,他自然要抓紧时间,毕竟这修炼宝地可是有着15%修炼速度加成的。

    张放随即就在莲塘旁催动内力练习起随风身法来,一遍,两遍,三遍...张放的身形越来越快,越来越无法琢磨,就像一阵风般四处卷动,将莲塘内的池水荡开层层涟漪。

    张放就这样忘情的练着,直到那看门人突然出现在他身旁,他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时间已到。”虬髯大汉站在张放身前面无表情的说着。

    “是,前辈,弟子这就离去。”

    张放没有反对什么,这过去的一个多小时他已经是大有收获。要知道他这一个多小时的练习根本没停过,720的内力值在每分钟12点的恢复速度下,到现在他还剩下50点内力值。而随风身法在这一个多小时的练习中,熟练度已经达到了五百多,虽然还没突破,但是经过如此练习,张放也是发现自己的身法已经渐渐变得圆融起来,方位转换之间再无那般生涩,此番收获自然让张放感到大为满意。

    张放静静的离开了灵莲玉净池,独自一人缓步走在道路上,如今他内力值所剩不多,自然无法继续修炼,不过如今他冲关成功实力暴增,就算还没学到武功招式,但凭借33点力量带来的99点攻击和99点防御,再加之他已经高达1950点的生命值,他觉得自己现在怎么着也算的上是玩家中的高手了。

    看到自己的属性已经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张放的心不禁火热起来,迫不及待的想验证下自己的实力。

    而就在此时,张放发现自己的信息框闪烁了两下,他点开一看,原来是杜来财发来的信息。

    “高狩,刚发现一个赚钱的好地方,沈云峰和我在一路,你来不来?”

    赚钱?张放眼睛一亮,立即回道:“在哪?”

    “西街大福商行。”

    ......

    沈云峰双手抱臂靠在一个柱子上,有些不满的看着杜来财道:“你叫高狩干嘛?他虽然也是外门弟子,不过他出身v2区,结交这种人有什么好处。”

    杜来财就站在沈云峰的对面,听到这番话后,笑着道:“多个人多分力量嘛?”

    “那你不知道在公众平台发个消息,现在大部分人怕是都不知道清晨的时候西街这边的商铺会出现各种委托,你发个信息不仅能卖个好,说不定还能结识到一些v5,v6区的土豪。”沈云峰与张放同游成都时,倒是没表现出对张放的轻视,但这会儿背着张放,却显露出这番态度。

    杜来财笑呵呵道:“平台的信息我已经发出了,不过这些委托的难度摆在那,肯定是越多人一起越好,高狩和我们多少有些交情,卖他个好又不会怎么样。

    再说大江湖可是开放**,你没见之前有人在公众频道说,城外有好几个红名土豪这会儿杀人都杀疯了,甚至有个人说他死了还掉了东西。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要找些熟识的人一起,否则真出事了,临时组队的可不一定会帮忙。”

    沈云峰听到这话沉默了,他晓得杜来财说的是实话,那些城外乱杀人的红名玩家都是打定主意走邪道的,因为邪派魔教的入门条件几乎都需要红名状态,而且这些红名玩家多半都是v5区以上的土豪,只有他们才有资本这么嚣张。

    杜来财见沈云峰不再辩驳,他又道:“峰哥,你要晓得生活职业也分采集和制造两个环节,想赚大钱肯定是要花钱买材料冲制造等级的,而且说不定还要花钱买些什么稀有图纸。

    你刚才有句话说的对,高狩他是出自v2区,而且他还是cpi初始型的脑核芯片,那你说高狩他能舍得钱买原材料冲制造等级不?舍得花大价钱买稀有图纸不?而且现在这钱这么难赚,一项生活职业的入门费都是一两黄金,你觉得高狩赚到一两黄金,是先学采集类的生活职业,还是先学制造类的生活职业?

    生活职业也是分等级的,他不过就是挖挖矿,采采草药,卖苦力的罢了,但这种人就可以成为我们的原材料供应者,说不定与他关系处好了,还能在价钱上有些实惠,你说是吧?”

    沈云峰这下才恍然,他这才觉得杜来财大不简单,怕是以前在其他游戏里肯定是个颇有手腕和心机的大商人。至于沈云峰自己,他有自知自明,他没有敏锐的商业嗅觉,也没有什么大魄力,玩游戏做生活职业多是自给自足,靠运气吃饭,做出极品就多赚点,反正只要游戏的人气高,玩的人多,总就能赚钱。

    “老杜,还是你看的深,你以后要是发了,可别忘了兄弟啊。”沈云峰心头的不满已经烟消云散,换上一脸笑容,他也明白这杜来财多半以后是个投机倒把的好手,手中肯定少不了那些土豪冤大头。

    杜来财笑嘻嘻的道:“好说,好说,都是v3区的,以后出去了还可以相互帮帮忙。”

    两人说说笑笑旁若无人,浑然没注意到拐角处一直有个身影静立不动,若是他们注意到了,再走近几步仔细观察一下,就能看到这身影正是张放。

    张放静立在此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他本不是故意偷听,只是凑巧走到此处听到两人提及自己才停步下来。对于沈云峰和杜来财对自己的轻视,张放有些愤懑,但那又怎么样,v2区是联邦的贫民区,是整个联邦最脏,最差,最乱,最落后,最野蛮的地方,v2区的人在哪里都不受待见,在其他游戏里张放也受到过这种待遇,相比起来,沈云峰和杜来财至少还是背后议论。

    张放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情绪,然后走了过去,边走边道:“老杜,老沈,说什么说的这么开心啊?”

    正在说话的沈云峰顿时像被扼住了脖子,声音戛然而止,倒是杜来财笑嘻嘻的转过身,看向走来的张放道:“正在讨论任务委托呢,你来的正好,想来你这一路也看到了,这西街原来有个早市,里面全是各商行发布的委托。我刚刚打听了一圈,这些委托只在早上发布,最迟上午十点就会全部撤销,我叫你来就是来做这些委托的。”

    “哦?这早市还有这种讲究?”杜来财说话的本事很高,三言两语就将话题转到了张放感兴趣的事情上面。

    听到张放的疑问,沈云峰抢先道:“老高,你是不知道,这游戏做的太真实了,这些在早市发布委托的商行,需求的东西都是有限的,也就是说等到这些商行收够了当天所需的东西,他们就会撤销委托。”

    “一句话,这些委托先来先得!”杜来财补充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