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摧枯拉朽

    突如其来的虎吼声瞬间让唐冠男等人寒毛倒竖,他们几乎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看到一条体长足有两三米的大白虎一下扑到刚才说话的那名恶人身上,一张血盆大口张的足能吞下一个牛头,猛地就朝这人的脖颈间咬下!

    “老七!”

    唐冠男一声高呼,但也就仅仅是喊了一声而已,那人一看就没救了,这老七连一声惨呼都没发出,就直接头身分离,然后留下一个血红色的轮盘便化光而去。

    “大哥,这boss太猛了赶紧闪!”

    盖子头一见白虎哥这么凶残,连忙往后退去,同时一边退一边大喊。

    “老四你把老七的轮盘捡起来待会还给他,我们...”唐冠男话还没说完,发现猎物突然消失的白虎哥震怒了,它抬起头,一双凶残的眼睛看向离他最近的一名恶人,然后又是一个暴吼,一个纵跃就扑了过去。

    那名恶人本来已经在后退,但无奈他和白虎哥的位置太靠近,而白虎哥也实在太猛,一跃就到了他身前,毫无悬念的一爪子把他拍到地上。

    而这时听从唐冠男吩咐的老四摸回最先死的那名恶人的位置上,伸手捞向地上的轮盘,然而他的手刚一靠近就被一道白光弹开。他愣了一下后,大骂道:“他吗的,大哥,被怪爆了这轮盘有十分钟保护时间,保护时间过了才能捡起来。”

    老四郁闷了,唐冠男更是有种吐血的冲动,他们之前还没遇到这种情况,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坑爹的设定。

    “不管了,快闪!”唐冠男大吼一声,然后随即跟着盖子头飞退,但是他这一走,老四苦逼了。

    白虎哥这时已经弄死了第二个猎物,但一口肉都没吃上,猎物全他吗变成白光一闪而逝,这让白虎哥很火大,一双眼睛已经变的血红,凶光四射。它的头轻轻一转,就看到那苦逼的老四在它屁股后面不到十米处!

    这还说什么,干!白虎哥又是一声暴吼,然后一跃而上!

    张放在树上看着白虎哥这么凶残,不禁打了个寒颤,这简直太猛了,这还是人类可以对付的?当然,如果给他一把大口径狙击枪,那张放觉得藏在树上杀杀boss,那肯定是相当惬意,关键是这是大江湖,是古代。

    张放胡思乱想个不停,而就这会时间,白虎哥已经干死了老四,接连三个猎物凭空消失已经让它出离愤怒,一双眼睛已经血红无比,对食物的渴望已经达到了极点。

    “吼!”虎啸山林,惊起飞鸟无数,白虎哥彻底爆发了,撒丫子开奔,朝着逃跑的唐大恶人而去。

    “乖乖!”张放几乎被白虎哥的速度惊到脑抽,他只觉得山林中只有一道白影在猛蹿,然后,那位于最后一名的恶人几秒之内就被白影追上,然后被一爪子拍到树上,就变成一道白光。

    盖子头在前面看到白虎哥这么生猛吓坏了,然而这家伙脑子好使,眼睛滴溜溜一转就道:“大哥,赶快上树,不然死定了!”

    盖子头一边说一边奔到前面一颗成人大腿粗细白桦树前,“踏踏”的在树上连踩两下,然后用力一蹬,整个人一跃而起,一下就离地两三米高,不过这点距离也不足以到树上,眼见着向上的势头已尽,盖子头就要往下落,这家伙突然伸出双手左右怪异的一摇,然后伸出一只脚在空中虚蹬一记,那空中仿佛真就有借力之处,盖子头整个人顺势再次一跃而上,一下就落在离地四五米高的树杈上。

    看着自己上的树,盖子头长出一口气。

    “这下安...”盖子头话还没说完,就见白虎哥朝着他所在的白桦树猛扑而来。

    “嘭!”只听一声闷响,白桦树猛烈的晃动起来,盖子头赶紧将身子扑下,整个人牢牢贴在树杈上,双手紧紧保住树杈。

    “呼!好在没摔下去!”盖子头抱着树杈,再次长出一口气,他觉得自己这下应该安全了,只是他话音刚落,耳边就听到一声轻微的脆响。

    “咔!”他循声望去,就见白桦树的树干裂开一条细小的缝隙,而白虎哥一双血红的眼睛牢牢的盯着盖子头,然后慢慢退后!

    盖子头一时没反应过来虎哥是什么意思。

    “这就走了?我安全了?”

    还没等盖子头彻底想明白,退后了十余米的白虎哥,前背微伏,四爪用力一蹬,再次将速度提到极限,然后朝着白桦树猛烈撞去。

    “咔嚓!”这回的声音就很响亮,盖子头只觉得自己抱着树杈在剧烈的晃动中猛地的下落,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一声虎吼响起,他的余光只见一张血盆大口由下至上。

    “吧嗒!”

    张放忍不住偏过头,这场景太血腥了,简直是真实版的《人与野兽》,而事实证明人在野兽面前实在脆弱不堪,不过还没等张放感叹结束,他发现事情的苗头有些不对头!

    “你他吗别往我这里来啊!”

    张放看到唯一剩下的唐大恶人在转悠了一圈后,竟然朝着他所在的这棵树快速奔来,而他身后不远处,白虎哥也已经凶猛而来。

    唐大恶人本来也不想朝这边而来,他得到盖子头的提醒,本来也准备随便找个树飞上去躲避一下,然而没想到白虎哥凶残到了这种地步,成人大腿粗细的白桦树被他两扑之下就给弄断,唐大恶人自然不敢再随便找颗树躲避,而他举目四望,只有张放所在的这颗树乃是百年老树,树干粗大,需要两三人合抱才能围拢,这等大树他相信白虎哥就是再凶残十倍都弄不断。

    看着飞奔而来的唐冠男,张放知道坏了,他晓得要是让唐冠男爬上树来,事情就麻烦了。然而不及他细想,唐冠男踩着树干双脚连踏,然后使出了和盖子头一般无二的动作,整个人就往树杈上而来。白虎哥也在这时拍马杀到,朝着还在半空的唐大恶人一跃而起。

    “吼!”白虎哥的弹跳力不错,巨大的身子一跃而起,离地足有一米多,只是唐大恶人的动作明显更快,他在空中略一借力,一个翻身,一跃就站到了树杈上。

    唐大恶人稳稳落定后,看着从半空下落的白虎哥,恶狠狠的道:“他吗的死畜生,等到老子学了内功和厉害的招式后,非把你虐的死去活来的不...”

    唐大恶人的叫嚣尚未结束,陡然间感到一股沛然巨力撞向他,他只觉得自己如同被一辆重型卡车正面撞中,整个人一下就飞离树杈,向着树下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