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拂花四式

    “怎么回事?”唐大恶人感觉如坠云雾,他完全不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知道自己死定了,但是究竟是他吗怎么回事啊!

    唐大恶人在半空中努力的转动脖子,想看一看那树杈上有什么,只是他坠落的速度何其迅快,白虎哥又是何等的**,他的脖子刚刚转动了半分,余光之中只看到一道黑影迅速缩回树荫之中,下一瞬,他只感到腰间一阵剧痛,然后...

    “你受到吊睛白虎的致命攻击,你的生命值归0,你已死亡!”

    唐大恶人就这样万分憋屈的化光而去,地上留下一个鲜红欲滴的轮盘!

    “呼!”眼见着唐大恶人送命,张放长出一口气,他将身子藏在树杈的最里面,用树叶挡住大半,只留一双眼睛露出来,死死看着树下的白虎哥。

    白虎哥显然很气愤,六个人类,老子辛辛苦苦一一干死,结果全都变成白光,老子一口肉都没吃上。

    白虎哥现在很恼火!愤怒,失望与无奈的情绪交杂在一起,让它也很憋屈啊,于是白虎哥围着大树转了起来,使劲抽着鼻子到处嗅,那动作明显是还想找点吃的出来。

    张放看到白虎哥的动作,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上了,好在白虎哥的鼻子好像也不是那么灵,嗅了半天之后,摇摇头显得极为失望,然后一摇一晃的在周边转悠起来,东闻闻西嗅嗅,不时还用他的大爪子刨一刨。

    白虎哥就这样在下面东游西晃的到处走动,感觉就像在巡视自己的新领地,张放在树上看的很是无聊,不过他只能耐心的等着,一是为了活命,二是下面可是有足足六个红色的轮盘啊,只要捡到那绝对是小发一笔。

    就在张放等的昏昏欲睡的时候,他的耳中突然听到“叮”的一声,然后系统的提示音就响起。

    “拂花掌参悟完毕!”

    张放脸色一喜,折腾了这么久,终于将拂花掌参悟出来,如今武功,轻功,内功全部齐活,这才有点江湖中人的样子。于是他急忙点开武功模板,朝着拂花掌那一项看去。

    拂花掌,人级下品武功,为镇远镖局主母陈落英所创的阴柔类掌法,此掌法精义皆在‘阴,柔,快’三字,当中每一字皆代表一式掌法!

    ......

    张放一路看下去也算是弄明白了,这拂花掌共有四式,第一式为阴掌,名为“花香月阴”,这一招攻击不高,只能附带本身120%的攻击,但是却有致人麻痹,使其暂时失去行动力的效果。而且这一招每使用一次,要消耗15点内力值,还需回气8秒才能继续使出。不过武功招式都有回气时间,不可能无限制连续使用。

    第二式为柔掌,名为“寒梅三弄”,这一招的攻击更低,甚至比平攻的攻击还低,只能发挥本身攻击力60%的攻击,而且这一招的使用颇有限制,必须在对手毫无抵抗能力的情况下命中,才能触发此招的特效“败血”和“封脉”,使对手一下进入内伤状态。

    不过这武功模板上也有注释,拂花掌目前的第一,二,三式,都已经是入门,达到初窥皮毛的境界。但随着境界的提升,这些武功招式的威力就会加强,比如这第二式“寒梅三弄”,在初窥皮毛境界只能发出一掌,然而达到最高的炉火重新境界,却是三掌连发,而且攻击也会提升,到时候这一招绝对是杀招,不仅是三掌连伤,而且特效也是三次触发。

    第三式则就是快掌,这一掌张放曾亲身体会过,就是洛云使出的“落英缤纷”,这一掌是纯粹的输出掌法,一招之下数掌连发,虽然每一掌附带的攻击力只有本身攻击力的40%,但叠加起来伤害却极为惊人。只是在初窥皮毛的境界,这一招只能做到五掌连发,但若是达到炉火纯青境界,却是十一掌连发,每一掌都可以达到本身攻击的60%。这一招在张放看来用于对付那些防低的对手,那是妥妥的,要是他刚才会这一招,一掌过去金晨博估计就倒了。

    至于最后一式,实则是拂花掌的精髓所在,乃是融合了“阴,柔,快”的绝招,这一式名为“飞花落雪”,不过现在这一招张放却不会,就连具体的介绍都看不到,他必须将拂花掌前三式全部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才可以领悟此招。

    这武功招式与轻功又略有不同,虽然也只有一重,但是每一个小境界所需要的熟练度只有轻功的一半,不过由于武功招式众多,加在一起要练至大成,所耗费的时间却是在轻功之上。

    这些武功招式每一招的注释上都有运转口诀和内力运行图解,搞的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张放看了一遍,就已经完全记住,他知道这是数据导入了ipc中,他现在也可以按照此进行练习,甚至以内力催动招式用于对敌。

    张放对拂花掌这一番细细研究也不知过了多久,待他回过神来,目光四转,白虎哥竟然不在了,而就在这颗树下,那个鲜红欲滴的轮盘依然闪着红光。

    张放见此情形自然大喜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大意,而是站起身来,再次举目四望,等到确定再看不到白虎哥的踪影后,他这才手脚并用以最快的速度滑倒树下,将那轮盘捡起。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呵呵,今天我的运气不错啊。”张放很想放声大笑一番,不过他可不是李悠悠那种作死之人,谁知道一声大笑会不会把白虎哥给重新招回来?

    张放拿着那轮盘没立即打开,顺手放入纳物戒中,毕竟后面可还有五个大红色的轮盘啊,张放循着记忆向密林之中走去,很快就在那颗断裂的白桦树下找到了第二个红色的轮盘。

    紧接着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轮盘都被他一一找到,就剩下那个最先死的老七的轮盘,老七死的位置在最里面,张放弓着身子四处寻摸了一番,终于在一堆枯草下将其找到。

    张放喜滋滋的将最后这个轮盘捡了起来,只是身子刚刚直起,他就发现自己正对面十余米处出现一个身影,他的目光随即一愣,然后嘴皮子哆嗦道:“我...的...娘...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