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初战白虎

    “砰砰砰...”

    张放感觉到自己的小心肝现在跳的超级快,就像要从心口处蹦出来一般,因为就在前面不远处,白虎哥正和他四目相对。

    白虎哥略微歪着头,眼中有些疑惑,似乎不明白眼前这个人又是从哪冒出来的,不就是出去方便了一下,怎么新地盘上又冒出来个外来者?

    外来者!白虎哥一下清醒过来过来,仿佛头上连续出现三个惊叹号,然后它的目光迅速从疑惑变成凶残,前背微微伏低,明显是要爆发的节奏。

    张放早将白虎哥的这些套路看了个遍,见到白虎哥做出这个动作,他心头一凛,然后怪叫一声转身就跑!

    “吼!”白虎哥一声大吼,朝着张放全速奔去,张放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白色影子快要扑到身子。

    关键时候,张放还没忘记自己现在有武功的人,右脚朝着斜上方一个大步,然后身子扭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随后绕身一转,整个人如同在风中打旋的柳絮,一下躲闪开来。

    几乎就在张放的身子移开的一刹那,白虎哥一只大爪子擦着的他挥下,尽管张放躲了过去,只是那虎爪上的长长尖趾却是将张放的衣衫划破,还在大腿上留下几道血痕!

    “你受到攻击,失去3点生命值!”

    “3点生命值?”

    张放本来看着自己有些凄惨的大腿,下意识的咧着嘴,以为这白虎哥轻轻一挠就会让自己去半条命,但是看到战斗信息,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他稍微感觉一番,似乎这一下完全不疼!

    有了这番感受,张放的胆子一下就肥了起来,看向白虎哥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

    “一爪子才拍掉3点生命值,哥的生命值可是足有1950点,怎么也够让你拍个几百下了,如此的话...”

    张放的主意变化极快,恰在此时白虎哥一爪拍空,整个身体落在地上,张放趁着白虎哥做出下个动作之前,一提内力,左手如电探出,一掌拍在白虎哥的肋下。

    “你使用的‘花香月阴’对吊睛白虎造成59点伤害,同时触发攻击特效‘麻痹’!”

    张放只看到白虎哥中招的瞬间,身子顿时一僵,本要立起的身子也悬停住了。张放见此大喜,想也不想就使出拂花掌第二式“寒梅三弄”。

    搞不死你搞残再说,搞不残你搞成内伤再说!张放就打着这个主意,另一只手如若无骨般朝着白虎哥身上招呼而去。

    看似柔弱无力的手掌在白虎哥身上轻轻挨了一下,然而白虎哥猛地爆发了,昂头一声暴吼,身体微转,在张放还在收招的同时,一只虎爪朝着张放的胸口拍下。张放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被这一爪拍飞出去。

    “你使用的‘寒梅三弄’对吊睛白虎造成1点伤害。由于对方体魄过高,特效‘封脉’未有触发。特效‘败血’未有触发!”

    “你受到吊睛白虎的攻击,你失去了101点生命值!”

    .......

    “我k,怎么这一下又扣了我这么多血!”张放趴在地上,只感到胸口一阵闷气,白虎这一爪虽然打掉了他101点生命值,但是对他也没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

    只是张放刚刚撑起身子,白虎又扑了过来,张放连忙展开随风身法堪堪避过白虎的猛扑,不过他没有继续躲避,而是想再次试探一番,只是此时花香月阴和寒梅三弄尚在回气阶段,只余下落英缤纷这一招,张放也没有多想,双掌拉出道道残影,五掌连发打在白虎哥身上。

    “你使用的‘落英缤纷’对吊睛白虎造成了1*5=5点伤害!”

    张放看到显示出的战斗信息完全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自己寄予厚望的一招,却只造成了五点伤害,而就在他愣神的刹那,白虎哥又是一爪拍出,张放再次被扇飞!

    “又减少了101点生命值,看来最早减少的3点生命值只是皮肤被划破,导致微量出血而造成的伤害,这白虎的真正攻击力应该是200点。”

    两番被白虎哥拍飞,张放完全冷静下来,作为一个游戏老鸟,通过战斗信息估算对方属性那是必须的。

    “攻击高达200,生命值也绝对不会比我少,要想搞死白虎哥怕是很难,可惜这拂花掌实在太不给力了。”

    张放很快就将白虎哥的属性估计了个大概,至于拂花掌那惨无人睹的伤害,他也大致明白是因为白虎的防御造成的。

    花香月阴之所以能给白虎哥造成59点伤害,那是因为花香月阴的攻击基数高,再扣减了白虎的防御后依然能造成这点伤害。然而寒梅三弄和落英缤纷的攻击基数太低,连白虎的防御都破不了,所以只能造成些微的伤害。

    同理,白虎哥之所以能对七大恶人进行秒杀,也是因为七大恶人的攻击高,但是血薄防御也低,加之他们之前又和刘劲玄等人拼杀了一番,在白虎哥200点的攻击下,自然只有被秒的份。

    张放再次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再次猛扑过来的白虎,他冷静下来,反正白虎秒不了他,想把他给弄死还要很费些力气,既然张放自觉弄不死白虎,白虎一时半会也弄不死他,那自然就要琢磨下如何脱身。

    想到这,张放的余光瞄向他之前藏身的老树,那是他脱身保命的唯一机会。

    “几十米的距离而已,应该不是太难!”

    主意一定,张放也不再迟疑,迎着白虎的猛扑,他展开随风身法避开,然后撒腿就往老树那里跑去。

    张放现在也是弄明白了,这随风身法长于战斗之中的腾挪闪躲,在速度上纯粹是弱项,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之前被金晨博那般容易赶上。所以,单纯的跑路的话,还不如直接撒丫子狂奔。

    果然,张放停止随风身法,纯粹仗着自己高达42点敏捷急速狂奔后,速度反倒提升了一大截,不过白虎的速度显然更快,张放刚跑出十余米,缓过劲来的白虎已经追上来。

    张放如今和白虎哥也交手了几个回合,对白虎的攻击方式,速度,属性都有大概的掌握,眼见着白虎追至身后两三米,又作势欲扑时,张放身形一顿,然后展开随风身法横向一闪,白虎就扑了个空。

    就这样张放带着白虎哥兜兜转转了几个圈子,期间还挨了两爪,终于是抓住机会甩开白虎爬上了那颗老树,只是白虎哥显然是被张放激怒了,就在树上不停的冲击着大树。

    “还好你师父当年没教你怎么上树,不然老子的‘第一次’今天就要交给你了。”张放气喘吁吁的坐在树杈上,从纳物戒中取出一粒金创药丢入口中,然后看着树下的白虎笑骂道。

    这老树主干粗壮,树杈也十分结实,根本不是白虎可以撼动的,张放就稳如泰山的坐在上面。

    白虎冲击了半天,也是有些累了,然而这哥们今天是和张放干上了,它绕着老树来回转了几圈,然后就一屁股坐在树下休息起来,不过虎头却高高昂起,一双凶目死死盯着树上的张放。

    张放看到白虎哥摆出这种不死不休的架势,也是难得理会,他靠在树干上休息了一阵,等服下的金创药将失去的生命值补回来后,他颇有些激动的从纳物戒中取出了一个个大红色的轮盘,他晓得丰收的时候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