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到底是谁!

    “真他吗晦气!没想到‘第一次’交给了个畜生”

    盖子头从一个石头房子里走了出来,狠狠一脚踢在门前立着的木人桩上。看到盖子头出现,已经在屋外的等待的其他几名恶人连忙围了上来。

    “二哥你也挂了?”

    盖子头听着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吼道:“屁话,要不然怎么从重生点出来?他吗的,这半个小时的重生时间熬起来真慢。”

    大江湖里面以一周为一个循环,一周内第一次死亡,需要等待半个小时才能复生,而不进行充值获得特权的玩家,一周只有一次免费重生的机会,以及一次使用返魂丹的机会。如果在一周内第二次死亡,再次复生就需要等待一个小时,其后每死一次,复生需要等待的时间增加一个小时。

    “二哥你掉东西了吗?”又有一人道。

    盖子头一听这话,连忙查看自己的纳物戒,然后道:“没有,你们掉东西了?”

    “我的弓箭掉了。”

    “我多余的那本鹞子翻身掉了。”

    “我运气好没掉东西。”

    几个恶人七嘴八舌的将自己的情况说出来。

    “那也没什么嘛,都是些不值钱的。”

    盖子头笑了笑毫不在意,反正弓箭是他们抢夺猎户的,鹞子翻身是本不入品级的轻功,是他们和抱犊寨里的山匪切磋得来的,这抱犊寨是匪窝,算不上什么江湖势力,是唐冠男决定先在这里过渡一下。这抱犊寨中学不到内功和武功招式,唯一能学到就是鹞子翻身和另外一种名为健步功的轻功,都是不入品级的轻功,根本不值钱。

    只是盖子头刚说完,剩下那名恶人,也就是最早壮烈的老七道:“我买的十个返魂丹掉完了。”

    “掉完了?”盖子头一惊,他们之前杀不了人,也爆了别人一些东西,不过对死亡后掉落物品的规则还不是很清楚。

    老七点点头道:“全掉了,我在琢磨这个掉落物品是不是按照纳物戒的格子计算,也就是说抽取轮盘的时候,抽中了一样图标,如果那图标代表纳物戒中的东西,就会获得对方纳物戒中那一个格子内放置的所有东西。”

    盖子头脑子本来就很灵活,他略一思索就明白过来,点点头道:“很可能是这样,大哥之前抽取那刘劲玄的轮盘时,不是就将那三粒人元大丹全部抽取出来了吗?”

    其他人想起之前林子里抽轮盘的场景,也是纷纷点头,而盖子头摸着下巴继续道:“这设定可真说不上是好是坏,虽然避免了像其他游戏那样,大红名后一不小心死了就会大爆,一次爆出几件装备什么的,但如果纳物戒中放的东西太多,一旦死了损失也很惨重啊。”

    老七接过话茬又道:“还有个问题,我刚才在想,如果死的时候把纳物戒中的所有返魂丹都爆了出去,然后每周一次的免费复活也已经使用了,那是不是就活不过来了?只能等下一周再来?

    这设定也太他吗垃圾了,竟然还要等复活时间到了才让你选择复活的方式,这完全就是给别人时间爆出你的返魂丹。”

    几大恶人一听老七这个问题纷纷惊异起来,这个问题或许别人不存在,但对他们这些专门寻找刺激的恶人来说那可是真实存在的。不过盖子头对这个问题显然不在意,摆摆手道:“小问题,以后你专门留两个格子装返魂丹,返魂丹一次也别多买,就买两个,一个格子放一个,不就...”

    盖子头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唐冠男从石头房里走了出来,他顿时有些惊奇,他死的时候可是看到唐冠男已经跑向了那颗粗壮的老树,应该躲过一劫才对。

    想到当时的情景,盖子头不由很是好奇,快步走到唐冠男面前道:“大哥你怎么挂的?我不是见你跑向那颗老树了吗?”

    唐冠男面色阴沉,他现在可憋屈的很,他的确是已经逃脱虎口,可刚他吗安全就被人暗算,给推下树去,被那白虎活生生给咬死。

    “那树上好像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那的,我本来已经摆脱了那白虎,但是刚上去就被推了下来。

    不过我也不能肯定,我只看到一个影子,只觉得那个影子像个人影。”唐冠男回想起临死前看到的那个影子,并不是很确定的说道。

    盖子头猛然一惊,似乎想到什么,然后道:“肯定是人,要不然老三他们不可能掉东西!”

    听到盖子头这话,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特别是老四,他之前帮老七捡取轮盘时曾获得过详细说明,他立即道:“没错,肯定是人,因为我们死亡后掉落的轮盘只能存在一定的时间,这个时间也就是我们等待复活的时间,如果等到我们复活了,还没有人开启轮盘,轮盘就会自动消失。

    他吗的,竟然有人敢暗算我们七大恶人!”

    唐冠男听到盖子头和这老四的话,心头一凛,如果那树上真是个玩家,那自己的轮盘!

    想到这,唐冠男暗叫不好,他在七大恶人中恶名值是最高的,已经达到了顶级红名状态,死亡掉落物品的几率是55%,而他的轮盘里可有不少好东西,光返魂丹就买了两组(100个为1组),堆满了两个格子,而且还有...

    唐冠男连忙查探自己的纳物戒,然而这一看之下,唐冠男额头上的青筋一下就冒了出来,暴怒道:“草他吗的,到底是谁敢暗算我们,让老子晓得,非要将他碎尸万段不可,草他吗的!别让老子晓得你这个杂种是谁,不然老子非要把这狗崽子剁碎了!”

    周围恶人一看唐冠男发这么大的火,顿时晓得坏了,盖子头低声道:“大哥,怎么了?”

    “怎么了?老子的二十四粒人元大丹全掉!你说怎么了!”唐冠男彻底怒了,冲着盖子头大声吼叫,口水都溅到了盖子头脸上。

    不过盖子头现在哪还有心情跟唐冠男计较这些,他听到唐冠男说的话,完全淡定不住了,大惊失色道:“什么?”

    其他恶人也是纷纷面面相觑,一个个都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一般。

    唐冠男紧握着双拳,全身微微颤抖,他觉得自己真是太他吗憋屈了。或许这二十四粒人元大丹现在的价值还比不上一组返魂丹,但是这人元大丹可是他大费周折让朋友代收的,那位朋友为了给他送人元大丹来还死了一次,这完全不是能以金钱计量的。

    毕竟返魂丹是明码标价的,花钱就能买到,但是人元大丹的量就那么一点,不仅要花钱还要花功夫,以后肯定还要涨价,两者在唐冠男心中完全不处在同一地位,而且这些人元大丹也是他进入顶级魔门邪派的依仗,没想到如今全爆了,怎么能不让他如此暴怒!

    不过暴怒之中的唐冠男心中也涌起深深的懊悔,他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把这些人元大丹吃了,要不然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就算返魂丹掉落一组出去,他也不会这么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