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盖子哥的推论

    周围的恶人也是第一次晓得唐冠男身上的人元大丹竟然有如此数目,一个个也是又惊又怒,在他们的认知中,唐冠男本身系统送的那一枚人元大丹被他拿出来交给了抱犊寨的老大,以作为大家进入抱犊寨的入伙费。另外在诱杀那些没选择新手引导的玩家的过程中,唐冠男运气极好的又爆了别人一粒人元大丹,此后就是刘劲玄爆出的三粒,这加起来也就四粒,怎么会变成二十四粒?

    盖子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暗道:“老大之前带我去见了一个女人,那女人难道就是专门来给老大送人元大丹的?不过老大为什么不把这些人元大丹吃了,要留在包里?难道是一路来我们杀人太顺利了,老大根本没考虑过自己会被爆?”

    盖子头猜对了一半,唐冠男之所以没吃这些人元大丹,自信是一个方面的原因,毕竟要不是这次突然出现意外,碰上了吊睛白虎这种boss,他们根本不会团灭。

    至于另一方面的原因则是唐冠男那位朋友告诉他,人元大丹并不好收,以后能收到的数量会更少。而唐冠男这个人是有野心的,否则他不会拉拢这些想走邪派的玩家结成什么天府七大恶人,玩游戏都玩老的土豪都明白,要想牛逼,自己不仅要牛,更要有一群牛逼的铁兄弟在下面顶自己,有这么一个核心小圈子在,到时候再拉拢一波人,就能建立起自己的势力。

    唐冠男正是有这份心思在,没有直接吃掉人元大丹,在他想来,他们这几兄弟都是天赋异禀型的初始人物,攻击强属性高,但潜能值少是硬伤,想直接进入顶级的邪派魔门,少不了要花费一些人元大丹,既然人元大丹越来越难收,到时候自己进入邪派魔道没什么问题,但身边的这些兄弟怕是就没那么容易,到时候若是他出手相助,这些人自然感激。

    不过要让唐冠男现在就将人元大丹分给身边这些人,他自然不干,毕竟大家也是今天刚认识,谁知道后面还会不会继续混在一起,七大恶人的外号也是临时起的。所以唐冠男就想等到大家寻到了进入顶级魔门邪派的门路,只差使用人元大丹通过入门考核的时候,再将这些人元大丹分给那时候还围在他身边的兄弟,也以此彻底将这些人收心,成为自己的铁兄弟。

    唐冠男的算盘打得很好,但是还真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你吃了人元大丹屁事没有,现在懊悔也没用了。

    一旁的盖子头是这些人里面脑子最灵活的,他没有和唐冠男计较什么,而是在脑中不停回忆当时的情景,半晌后,他眼睛一亮,道:“大哥,我觉得那林中不可能事先有其他玩家,毕竟那地方非常偏僻,而且我们从信息平台看到那杜来财找人一起做早市委托时,之前也没发现有人从西门出来往那边去。

    杜来财他们那一波人,绝对是唯一在林中的人,而他们那波人中最后就剩下杜来财一个人没死,还有一个人下落不明。”

    唐冠男经他一提醒也是反应过来,道:“你的意思是?”

    盖子头不疾不徐的道:“我觉得可能最大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就是杜来财,他是有可能钻到那颗老树上藏起来,结果发现那白虎boss出现将我们团灭后,然后跳出来捡尸体的。毕竟这杜来财多少有些不简单,你只看他刀架到脖子上还跟大哥套近乎拉关系,就知道这人胸有城府,也是有胆量的。

    至于另外一个人嘛...”

    盖子头说到这有些迟疑,看了一眼身周其他的恶人,没有说下去,唐冠男眉头微皱,道:“有什么就说,都是自家兄弟,我那人元大丹之所以留着,也是想等找到进入顶级魔门邪派的门路后,分给兄弟们,好让大家一起进入门派所用。

    至于刚开始没给大家,也是因为这毕竟是游戏刚开服,虽然我们称兄道弟,但彼此还不熟悉,我也不能确定兄弟们当中有没有半路退出的。”

    唐冠男晓得事到如今再遮遮掩掩的也没什么意思,索性将自己的心思如实的吐露出来,周围这些恶人听到这些话也是有些感动,至少表面上如此。特别是那老七恶狠狠的道:“要真是杜来财暗算了我们,老子以后天天追着他杀,他躲城里都没用!”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一时间仿佛认定了杜来财就是背后捣鬼之人,只是唐冠男看着盖子头,他晓得盖子头话还没说完。

    其他恶人见此,也纷纷安静下来,一个个看向盖子头,盖子头轻叹了口气道:“另一个最有嫌疑的我觉得是金晨博!”

    “老五?”

    “五哥?”

    ......

    其他几个恶人无不惊愕,他们压根就没往金晨博身上怀疑,只有唐冠男眼睛微眯道:“为什么不是他追杀的那个人有嫌疑?”

    盖子头冷笑道:“大哥,你忘了金晨博当初怎么说的?他说的那个仇人,只是一个v2区的小垃圾,而且选得还是废材模板。

    你们几个刚才也和杜来财还有那个什么沈云峰交过手了,你们觉得这些镇远镖局的外门子弟实力如何?”

    那名和沈云峰交手的恶人道:“攻击弱,防御也不行,要不是他血厚,我几刀就把他剁翻了。”

    “嘿嘿,而且那小垃圾还是废材模板,比其他初始人物可要少10点攻击和10点防御,你要说金晨博搞不死这小垃圾,我第一个不信!别忘了金晨博可是个玩刀的好手,真要打起来,我们几个里面就大哥压的住他!”盖子头将心中所疑一一道出,其他恶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判断。

    唐冠男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经盖子头这么一说,他也觉得金晨博的嫌疑最大,毕竟这家伙是最有可能脱身的,也是最有可能在白虎出现后,偷偷溜到那颗老树上的,比杜来财的可能性还大。

    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相信盖子头的判断,其中一人道:“话不能这么说,老五毕竟是我们兄弟,我现在发个信息给他,问他在哪?”

    盖子头继续冷笑道:“别白费功夫了,我刚才已经给他发过信息,他根本不回。”

    那人依然不相信,辩解道:“也许老五也挂...”

    “嗯,你说的没错,金晨博可能也挂了,反正捡了东西,把人元大丹给吃了,然后死回来,简直神不知鬼不觉,随口还可以把嫌疑推给其他人。

    如果他更jian的话,甚至可以直接下线,过几天再上来告诉你,他被那小垃圾杀了,返魂丹也爆了,加之他之前死过一次,所以没复活次数,只能等免费的复活次数刷新。到时候大哥估计也带着我们找到了进入顶级魔门邪派的门路,这个jian人正好坐享其成!”

    盖子头这番推论把那名恶人说的彻底无言以对,众人在心里细细一琢磨,觉得盖子头这番话还真在理,一时间再没人辩驳,而唐冠男眼中的寒光更甚了几分。

    场中的气氛尴尬起来,毕竟自己兄弟背后捣鬼这种事情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但人心隔肚皮谁也说不准,特别是唐冠男一想到自己是被金晨博推下树的,一股熊熊怒火几乎要从胸膛窜到喉咙管上。

    好半晌,唐冠男才开口道:“金晨博的事暂且不说,其他方面也要抓紧调查,杜来财那边老二你去好好问下。至于其他的,我让我朋友打听下。

    不管那杜来财还是那个v2区的小垃圾,真是他们捡到这么多人元大丹后,肯定忍不住想出手,我就让我朋友好好打听打听。”

    唐冠男这番主意倒也不错,其他人也觉得是条路子,唐冠男见其他人没意见,就点开好友选定一人,发出一条信息。

    “思月,不好意思,这次又要麻烦你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