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土豪战争开启

    “唐哥怎么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你如今在这成都城这片可是出名了,你们是不是把刘劲玄爆了?那家伙现在在城里刷频开骂,而且还悬赏,杀你一次只要有截图,给三两黄金,杀你其他兄弟一次给一两黄金。嘿嘿,开服才第一天,就搞的这么火爆!”

    唐冠男这位好友竟然就是在成都地区知名度和好感度极高的高思月,唐冠男的信息刚发过去,这高思月很快就回信过来,可见这两人的关系匪浅。

    唐冠男看到高思月发来的信息也没有多少惊奇,游戏就是这样,但凡有点实力的玩家被爆了,总要叫嚣起来,他根本就没把刘劲玄放在心上,只看这刘劲玄身边都些什么垃圾,就知道这人脑子不行,就算刘劲玄把自己搞的再牛b也是送菜的。

    唐冠男略微沉吟了下,还是决定给高思月说下实情。

    “是这样的...”唐冠男简单的将之前的事情叙述了一遍,该说的都说了,重点是那二十四粒人元大丹。

    高思月听完显得很惊讶,连忙回信道:“竟然有这种事情发生?你们爆了刘劲玄,结果遇到boss然后团灭,竟然还有人藏到树上,把你直接害死?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唐哥你知道是谁做的吗?”

    唐冠男把盖子头的推测给高思月发了过去,高思月很快回道:“唐哥,别怪我挑拨离间啊,我觉得周绝分析的很有道理,我个人也觉得你们那个老五嫌疑最大。”

    盖子头在游戏里的名字叫周绝,不过几大恶人之间一般称他“二哥”。唐冠男见一个局外人听到周绝的分析,也认为金晨博的嫌疑最大,心里不由对金晨博更添几分怒火,不过他还是尽量保持冷静,又给高思月发信道:“金晨博先不说他,思月你动用下你的人脉帮我问问有没有大量出售人元大丹的,还要麻烦你帮我再收些人元大丹,至于价钱方面可以再高点。”

    “唐哥是觉得杜来财也有嫌疑吧?行,我就帮你好好打听下有没有人大量出售人元大丹,毕竟不论这杜来财还是你说的那个v2区玩家,肯定都是来做生活玩家想赚点钱的,若真是他们捡到这么多人元大丹,肯定忍不住要拿出来卖。

    只是再收些人元大丹这件事可有些不好办啊,唐哥!”

    唐冠男看到高思月的信息,心中一紧,这人元大丹可是他进入顶级魔门邪派的关键,如今肯定要再收一批,他连忙问道:“怎么不好办?”

    “刘劲玄被你爆了后,非常火大,不仅刷频开骂,重金悬赏,而且开始疯狂提价收人元大丹,想要增强实力一雪前耻。

    不过他一个人其实也折腾不出多大的浪花,关键是他这样一搞,大有垄断所有人元大丹的架势,一些本来还在观望,但已经对游戏熟悉的v5,v6玩家就坐不住了,也开始提价收购人元大丹,现在成都城的人元大丹已经涨到了250元一个或者是3两金子,但就是这样也是有价无市,我身边那些朋友之前还在给我抱怨说90元把人元大丹卖给我实在太亏了。好在我留下的人元大丹都吃了,不然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呢。”

    唐冠男看到人元大丹的价格飙涨,心头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高思月帮他弄得人元大丹,也就90元一个,但现在竟然飙涨到250元一个,24个人元大丹就价值6000元,这简直让唐冠男更加没法接受。

    “金晨博!”唐冠男咬牙切齿的道。

    不过6000元对唐冠男也不算什么,主要是太憋屈,太火大,他稍微冷静一下后,道:“思月,你还是帮我收,价格方面可以提一些,反正一定要帮我再收一批。

    哼,人元大丹的价格被抬到这么高,若是杜来财和那个小垃圾搞的鬼,他们两个肯定忍不住要出售,但如果他们两个没有动静的话,那就只能是金晨博了!”

    ......

    张放坐在树杈上呆呆的看着手中一大堆红色的丹丸,大脑已经处于当机状态,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能从唐大恶人的轮盘里摸出人元大丹,而且还是二十四粒之多!

    此前他看到刘劲玄死前想吃掉三粒人元大丹,怕被唐大恶人爆了,只可惜刘神豪没得逞。后来他看到唐大恶人还真就从刘劲玄的轮盘中开出了那三粒人元大丹。当时张放还深觉这完全是系统搞的鬼,是故意想挑起这些神豪之间的矛盾,毕竟唐大恶人的红名状态再高,开出东西的几率也不会超过5%,而就凭这点几率不仅开出东西,还正好抽到人元大丹,这运气得多逆天?

    不过张放认为唐大恶人身上也就几粒人元大丹而已,这几大恶人再嚣张,也要知道自己是红名,死亡掉落物品的几率那是相当大的。张放是怎么也没想到唐大恶人的身上竟然有这么多人元大丹!

    “这就发了?”张放看着手中的人元大丹完全不可置信!这可二十四粒人元大丹啊,要是全部卖给神豪哥,就是两千多块钱,两千多块钱足够自己和妹妹两个月的生活所需,这对于张放来说是一大笔钱,要是让他去赚,他白天要卖多少根烟,给别人跑多少次腿,才能赚到这些钱。

    然而在大江湖里仅仅进服的第一天,就捞到这么大的好处,张放呆滞了很久,才回过神来,他将手中的人元大丹放入纳物戒中,不禁沉吟起来。

    “这次的收获太大了,别说这二十四粒人元大丹,就连返魂丹都摸出了二十粒,这返魂丹也是钱,系统价格三十块一粒,我就是卖个别人29块一粒,这也是500多块钱。

    只是这七大恶人可不是好惹的,他们这次被爆了这么多东西,肯定想知道是谁搞的鬼,如果我现在就贸然将这些东西出售的话,那以后在这游戏也混不下去了,看来不能立即把这些东西出售,得忍一段时间,等这事过去了,再慢慢把这些东西卖了。”

    张放也是游戏老鸟,以前在很多游戏里摸爬滚打过,类似今天这种事情他也见在别人身上发现过,但那些拿到东西的diao丝玩家往往因为兴奋过度,急急将东西出手,结果被失主追查到,不仅在游戏里被弄的玩不下去,甚至有的还波及到现实生活中。

    这种结果自然是张放不愿看到的,而且他还想在大江湖里继续玩下去,他还期待以后有更多的惊喜,能赚到更多的钱。

    张放生性谨慎,并非鲁莽之人,这些东西他自然不可能退回去,至于如何悄无声息的换成钱,他还需要仔细思量一番。

    不过在这之前关键是如何摆脱树下的白虎哥,他可不愿一直困在这,要是万一七大恶人回来搜寻,撞见了自己,那结果张放根本不愿意去想。

    张放看着白虎哥略一琢磨,从纳物戒中取出了一把黄桦木弓和一袋子木箭,这也是他从那些恶人的轮盘里摸出来的东西。

    七大恶人,七个轮盘,当中只有两个轮盘没摸出东西,唐大恶人的轮盘摸出了二十四粒人元大丹就不说了,另有两个轮盘各摸出了十粒返魂丹,另外剩下的两个轮盘一个出了这把弓和这袋子木箭,另一个轮盘则出了一本鹞子翻身的轻功。

    那鹞子翻身是一本不入品的轻功,不需要悟性也没有参悟时间,可以直接学习。虽然这轻功价值不大,但是张放学习这鹞子翻身的轻功时得到了系统的提示,知道了轻功原来还有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