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狂飙的市场

    “呼,呼,呼!”张放抚着胸口大口喘着气,额头上冒起豆大的汗珠,他可真是累坏了,此前连番狂奔以及拉弓射箭,将他高达1450的耐力值几乎消耗一空,而耐力值大量消耗就直接导致游戏角色的疲劳,虽然这种感觉是通过精神模拟,但是和现实感受也几无差别,而这就是全息模拟游戏最大的特点。

    张放略作休息后,低头看了一眼倒在脚边的白虎哥的尸身,满脸的不乐意,他本以为白虎哥这种级别的boss死了,怎么也要出点好东西,没想到撒都没,就这么大块尸身。

    张放也是游戏老鸟,他知道系统这种设定,多半好东西就在白虎哥的尸体里面,比如扒了虎皮是做什么装备的极品材料,拆了虎骨是炼药的极品材料,甚至虎鞭更是极品中的极品,但是关键是张放现在不会这些生活技能,他难道只能盯着白虎看着?

    张放心有不甘的伸出双手将白虎举起,然后横向扛在肩上,一边肩膀放两个爪,以张放如今的力量,还是能勉强办到。只是他这样举着白虎尸身刚走了几步,赶紧就把白虎尸身丢了出去,然后骂道:“这他吗什么坑爹的设定,打个boss什么东西都不掉就算了,连举个尸体耐力值也咔咔咔的猛掉,那我不是只有这样把丢在这里?”

    张放在现实里是个极其抠门的家伙,常常一分钱恨不得分成两半花,让他就这么把白虎的尸体丢这,然后潇潇洒洒的走人,那根本不可能。

    “不行!就算我运不走,也不能随便丢在这,要是被其他来做早市委托的玩家发现,那我不是亏大了!”

    张放举目四望,想找个地方把白虎的尸体藏起来,结果看了半天最后又看向了那颗老树。

    “嘿嘿,老子把白虎藏在树上,谁能想到?”说着,他就拖着的白虎朝老树而去。

    一番折腾后,张放站在老树下朝上面望去,那茂密的树叶完全将白虎挡住,在树下根本看不到树上有这么个大家伙。

    张放围着老树走了一圈,自觉没有任何破绽后,才笑着朝山下走去。

    这番来少匡山,虽然药行的委托失败了,但是张放现在根本不在乎,别说七大恶人贡献的好处,就是白虎的尸体也绝对是一笔财富,不过也只能暂时寄存在这。更为关键的是,通过和白虎一战,张放对自己的实力有了深入的了解。

    “这次回去,就去门内接受个人级下品的委托,完成后也就能得到总镖头许诺的修炼资源。嘿嘿,还真想看看堂堂总镖头能给出什么好处。”

    张放就这样想着朝成都而去。一路上,他也不走官道,反而穿山越水,一边欣赏风景,一边以内力修炼随风身法。

    这番行路下来,等临近成都时,已是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不过张放觉得这时间花的挺值,首先他的随风身法顺利突破到了登堂入室境界,到达此境界后,张放运转起随风身法已是能在各方位间自如转换,全然没有半分迟滞,他自觉若此前随风身法就达到这种境界,他直接面对面就可以磨死白虎哥。

    另外这一路行来,张放却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成都周边乃是平原,多水而少山,除开少匡山这种离成都稍有些距离的地方,但凡成都周边只要稍有些矿藏,药草,乃至桑树这种资源的地方,竟然都有人把守着,成都周边地区的所有资源,已经被人完全瓜分。

    这一幕意味着什么,张放自然很清楚,也就说以后玩家想要采集生活材料,非得到深山老林去不可,但老林之中危险重重,一个不慎就要丧命,看来当生活玩家也得有些武功才行。

    张放就这么一路思考着自己未来职业生活玩家的道路,不知不觉已经从西门进了成都城,此时已经是上午时分,城中热闹非常。

    张放沿着西街大道一路朝镇远镖局走去,刚拐过一个街头,就发现信息框闪烁,他点开一看,是杜来财发来的消息。

    “老高,你在哪?”

    杜来财这信息没头没尾的,张放顺手回道:“我在城里,快要到门派了。”

    “哦?你也才回来?”

    张放一看杜来财这条信息顿时觉得有些不对,这时他不经意看到公众信息平台上的刷出的一条信息,顿时停步下来。

    “全成都最高价370b收人元大丹,只要上架,马上秒收!”

    这信息一发就是十条,瞬间霸屏,而发信息的人就是神豪哥。张放一看到这信息,呼吸瞬间急促起来,然而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一条信息又压了上来。

    “375b诚收人元大丹,上架秒收!”这紧跟而来的信息竟然是高思月发出来的,张放的记忆中,这女人不是去峨眉那边了吗,怎么又回成都了?

    高思月的信息一发来,刘劲玄立马又是十条信息发上来!

    “永久收人元大丹,永远比最高价贵5b,另外全城通缉唐冠男,周绝,甄东,魏如龙,康进等七大恶人,凡杀死七大恶人,可凭截图来我处领取赏金,唐冠男三金一次,其他恶人一金一次!”

    看着人元大丹价格飙升,以及刘劲玄的悬赏,张放隐隐觉得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杜来财那透着古怪意味的两条信息,更是让张放警惕起来。

    张放也是游戏老鸟,经历的事情很多,加之他在树上看到杜来财是神豪哥那波人唯一活下来的,和唐大恶人还拉上了关系,他瞬间明白这杜来财肯定是在打探什么。

    “老子挂回来都一个多小时了,一直在城里转悠看看有没赚钱的地方。

    老杜,你丫不厚道,早上说带我赚钱,他吗的,花了几个小时,钱没赚到,还死了一次,委托失败还掉了地区声望。怎么?现在才想起我来,该不是又有什么赚钱的门路吧?”

    这条信息发过去后,杜来财等到张放都走到镇远镖局门口他才回道:“有啊,你没见信息平台上那些土豪收购人元大丹都收疯了,你有没有人元大丹?我可以帮你联系买家,别人出价400b!”

    400b!看到这个价钱张放呼吸又急促了,400块一个人元大丹啊,他现在纳物戒中可是有二十五粒人元大丹,如果全部出售那就是整整一万块钱,这些钱够他和妹妹一年多的生活花销了,平时自己要拼死拼活干一两年才能赚到这么多钱。

    张放告诉自己要冷静,可是一想到钞票,他的心就加速狂跳,他来玩游戏不就是来赚钱的?以前他林林总总玩过的游戏加起来都没赚到这么多,而在大江湖的第一天竟然就有这种收获!

    张放实在纠结,在卖与不卖之间徘徊,不过他好歹稍微冷静了些,于是仔仔细细的将杜来财的信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他顿时明白杜来财是来打探情况的,而且多半是受了唐大恶人的指使。

    “当时在林中还有可能捡到东西的也就我和杜来财,如果七大恶人确定杜来财不是捡东西的人,那么根本就不需要怀疑我,而是直接确定我才对,那他们还叫杜来财来试探我干嘛?”

    张放有些不解,金晨博应该告诉其他恶人他被自己p死了才对,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是金晨博有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