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试探

    想到这,张放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试探一下,他稍微组织了下语言,然后回信息道:“老杜,你是不是从哪里晓得我这有人元大丹?”

    “你真有?”杜来财的信息很快就回过来,显然很是急促。

    张放看到杜来财的信息,已经基本确定这家伙就是在帮那几大恶人打探消息,否则这家伙不会再得知自己有人元大丹后,显得这般急促。

    但让他不解的是,那些恶人为什么要让杜来财试探自己?如果易地而处,张放觉得只要金晨博说出情况,再排除杜来财的可能,唯一的嫌疑人就是自己。但是如今却出现了让杜来财来试探自己的情况,这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想到这些,张放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脑中将当时少匡山上的情况一步步还原,然后假设当时自己被金晨博杀死后的情况。

    猛然间,张放意识到了什么,暗道:“若当初是金晨博干掉了我,那他极有可能在回返的途中听到虎吼,然后就藏起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那不就是我所经历的?

    难道唐大恶人他们也在怀疑金晨博?否则绝不应该让杜来财来试探自己,如果他们相信金晨博的话,自己和杜来财就是唯二的嫌疑人啊!”

    张放脑中闪出这些念头后,他觉得有必要进一步试探下杜来财以及其身后的几大恶人,于是回道:“嗯,我当初没选新手引导,为了这颗人元大丹我可是被杀了两次,不过第一次被捕快救下了。之前在少匡山又被那人杀了第二次,好在人元大丹没爆。

    不过现在刘神豪和高思月对上了,这人元大丹的价格肯定还要涨,400b低了,要买的话一口价500,不还价。”

    “500太高了,除非你有很多,我们这边可以吃下!”

    “哼!”张放看到这条信息冷哼一声,他知道这是杜来财的试探,自己要真是心热,将25粒人元大丹挂上去,怕是从今以后就别想出这成都城。

    “就一粒,一口价500,我等下就刷两条信息到公众平台,然后挂上去你自己买吧。

    对了,老杜,我之前从门派重生点复生后,没多久就看到了沈云峰,只是他脸色不好我也没和他打招呼,不过我怎么没看到你啊。难道那些红名土豪没杀你?

    难不成你现在是在帮他们收人元大丹?你不怕刘劲玄晓得了,跟你势不两立?”

    这条信息发过去后,杜来财又沉默了许久,张放算是晓得这家伙每次沉默肯定是在和七大恶人联系,所以他也不着急。

    又过了一会儿,等到张放都已经离外门执事堂不远了,杜来财的信息才又过来。

    “老高,你也晓得我是个商人,既然你猜出来了,我也不隐瞒,我手中的大客户就是那些红名土豪,我是商人嘛,做百家生意,不介入他们之间的恩怨,不过你当我是兄弟的话,就别给刘劲玄说这事。

    至于你的那粒人元大丹他们觉得500贵了,最多420。除非你能一次提供五粒以上!

    不过说实话老高,420b不错了,已经到价格极限了,你要这样想,首次开服一过,明天白天那些土豪就可以在现实中用门路号召更多人进游戏,这些人自然不可能都随机到成都作为初始城,但人元大丹的量肯定会多起来,到时候价格是会降下来的。”

    当你是兄弟?可能被你卖了还在帮你数钱吧?张放看着杜来财在那里谈感情就感到有些恶心,之前杜来财和沈云峰在背后贬低张放,张放已经忍了,而这回杜来财明意图这么明显,张放只觉得杜来财这人实在太两面三刀了。

    不过杜来财后面说的也是实话,这些土豪在现实生活中的能量是很大的,特别是v6区的精英,个个不是这个公司的高管,就是那个工厂的厂长,手下都管着一大波人,要是真像杜来财所说那样,通过自己的门路动员更多的人进入大江湖,虽然由于初始地随机的限制,他们不可能直接获得太多的人元大丹,但是随着人元大丹的总量增加,价格肯定是要回落的。

    不过即使知道人元大丹价格会回落,张放也想明白了,暂时只卖一粒人元大丹,其他的先放着。

    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才仅仅开服第一天,几大神豪就搞的这么火爆,碰撞如此激烈,而随着游戏的深入,正邪的对立,以后矛盾肯定会越来越激化,只要系统开放一些活动,整个市场只会越来越火爆,那自己就有更多的机会赚钱,没必要一次就把自己卖个干净。而且他从杜来财发过来的信息看出一点,七大恶人对他的怀疑似乎并不深,张放觉得自己怕是猜对了,所以他决定继续添一把火。

    “老杜,你说的也有些道理,420b我可以卖给这些红名土豪,不过我有个要求。”

    “你说!”

    “为了这粒人元大丹,那金晨博杀了我两次,他们都是一波的,我这粒人元大丹最终也算是落到了他手上。

    他们这些土豪我肯定惹不起,人元大丹卖给他们后,我希望金晨博能在公众频道发个信息,就说从此和我恩怨一笔勾销,不再盯着我杀!我就这个要求。”

    这条信息发过去后,顿时如同石沉大海一般,过了很久杜来财都没回信,张放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过他也难得再去理会,反正话已经说出去了,。

    张放又等了半天,见杜来财始终没有回信,也就难得在等,朝着外门执事堂而去。

    外门执事堂乃是外门弟子接取门中委托的地方,不过外门执事堂内的委托只有无品级的委托和人级下品委托,而且难度都不太大,不过由于镇远镖局主要经营的是镖行生意,这些有品级的委托大多是押镖运镖,颇费时间,张放也是想来看看有没有耗时较短的委托,因为明日上午就是陈长老之前提过的外门弟子五天一次的排位赛。

    张放走进执事堂内,此时虽然已是上午,不过这里已然冷冷清清的,堂内只有陈长老一人在,这白胡子老头翘着脚,吊儿郎当的坐在正对大门的案桌后面,眯着眼,靠在椅背上养神。

    张放也算和这老头见过,待会接委托还要和其打交道,所以走进来后先是朝着这老头一拱手,道:“弟子见过陈长老。”

    听到张放的声音,陈长老睁开眼睛看向张放,一眼就把张放认了出来。

    “是高狩啊?你来我这处有何事啊?”

    张放正要回答,却看到这老家伙眼中闪过一丝惊疑,然后“噌”的一下站起来,道:“咦?你的气息怎么比昨天下午强大了许多?似乎...”

    陈长老说到这一顿,然后一个闪身来到张放面前,左手一闪就搭在张放的手腕脉搏处,然后惊呼道:“一夜之间。你竟然冲关成功,打通了手厥阴心包经!奇才啊,你简直就是修炼的奇才!不,奇才还不足以形容你这恐怖的资质。我觉得你已经是镇远镖局有史以来资质最恐怖的弟子,简直就是妖孽,比起那些大宗门的亲传弟子也不逞多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