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陈长老的引诱

    300推荐票的加更估计在晚上,毕竟新书期啊,6小时更新一次才能刷在首页,恳请大家多理解,最后继续求推荐票!

    ......

    张放呆住了,他没想到陈长老会推荐这样一个委托,特别是看到委托完成后的奖励,张放完全挪不动道。

    陈长老看着张放吃惊的样子,轻声笑道:“怎么样?这委托不错吧?”

    岂止是不错,如果这委托能完成,张放觉得自己根本不会再计较陈长老用一瓶回气散就忽悠了他的事情,不过...

    “外门执事堂不是只有无品级委托和部分人级下品委托吗?怎么会突然窜出来个人级中品委托?”张放很快就意识到不对的地方。

    “呵呵,你进我们镇远镖局才几天?实话告诉你吧,这委托乃是当年长老会发出的,因为这‘一阵风’实在可恶,竟然盗取了我们镇远镖局押运的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

    不过这‘一阵风’武功平平,在人级下品武者中也算不得好手,所以这委托一开始只是人级下品委托。然而自从这委托发出那天开始,这‘一阵风’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般,不少门中弟子都接下了此委托,四处寻找其下落,但根本没有任何线索。

    长老会为此很是恼火,后来决定将此委托提升到人级中品,并且奖励在人级中品委托中也算好的,但就是如此依然没有人找到一阵风。

    后来这委托终于是慢慢沉积下来,最后堆入了遗留委托文案中。”

    陈长老一番解释倒是尽释张放的疑惑,他觉得这委托相对于奖励来说,的确难度不大,但问题是门中那么弟子都没找到这一阵风,难不成自己还能找到?

    张放看着陈长老,这老家伙贼兮兮的道:“所以我说你遇上我算你走运,这‘一阵风’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是我却是有线索的。”

    “你有线索?”

    张放有些将信将疑,这老家伙在外门执事堂呆了十几年,连镇远镖局的大门都不敢出去,他怎么可能有线索。

    陈长老呵呵笑道:“这‘一阵风’来历极其神秘,很少有人知晓其真实身份,但我恰恰知道。”

    说到这,陈长老脸上的jian笑更深了几分,他看着张放不再说下去,显然是想吊足张放的胃口。

    不过这一招确实也拿捏到了张放的软肋,一想到委托给与的那些奖励,张放满脸堆笑道:“陈长老,你就别卖关子了。”

    陈长老却摇摇头道:“这任务虽然到如今难度已经大减,但也不是你能完成的,不过若是你能将落英心经修炼到第二重登堂入室的境界,且将几招武功招式练习到炉火纯青之境,再加上老夫的指点,想来也就很是容易了。”

    陈长老说完趁张放愣神之际,左手一晃,就从张放手上拿回那张发黄的委托,然后摆摆手道:“去吧,我还是那句话,武者一途,天资再如何不凡,也需要脚踏实地的修炼,而且武功乃是用于搏杀之用,要想体悟到武功运用之玄妙,更加迅速的增强实力,与敌多加交手才是正理。”

    张放满心不愿的被陈长老从执事堂中赶了出来,他现在算是知道这老家伙真是个老狐狸,什么啖以重利,软硬兼施,欲擒故纵的手段被这老家伙用的炉火纯青,总之是接了他任务,你怕是做梦都想着怎么快点完成,就连张放也不例外,一想到那人级中品委托给的二十两黄金,张放简直就按捺不住冲动,在他眼中二十两黄金可就是两千块钱,而且这不比那些人元大丹,可是能直接脱手的。

    “这个委托必须完成,正好明日上午就是外门弟子排位赛,我今日就闭关苦修一日,将武功招式冲起来!”

    拂花掌在此前对战白虎boss时,所表现出的威力实在惨不忍睹,但张放现在也只会这门武功,而且他要抢时间尽快完成陈长老丢出的这个委托,黄金这种货币随着游戏的深入肯定是要掉价的,到时候自然也就卖不到现在的价钱。

    “先去把落英心经晋升,然后开始冲武功招式!”张放定下主意后,就朝内院的修炼场而去,虽然洛云告诉他最好将武功和轻功都练得精熟了再去修炼场,不过张放现在是抢时间,也顾不得那么多。

    没一会儿,张放就来到内院西面的一排低矮石头房子前,这里是专门为修炼内功而建的静室,在此修炼内功虽然没有宝地那地大的加成效果,不过胜在清静安全,而且内功在苦修状态下必须要在清静安全的地方才能进行。

    内功心法一共有两种修炼方式,一是在武功模板激活使用后,内功就会自行修炼,也就是说玩家在冒险,做任务的过程中内功实际上是在不停增强的。而第二种就是进入清静之地进行苦修,这种状态下内功修炼的速度会加快一倍。

    张放刚靠近静室这边,就有一高一矮两名执法弟子走上前来,其中那位矮个子道:“这位师弟,可是来借用静室修炼内功的?”

    废话!张放现在赶时间,也不想多搭理谁,伸手将自己的身份令牌亮出来,道:“一炷香!”

    张放只是来将落英心经突破到第二重,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一炷香时间已经是绰绰有余。

    那执法弟子见张放冷言冷语的,也没多说什么,从张放手中接过身份令牌,查看一番后,进行了登记,便将身份令牌还给张放,然后道:“乙字三号静室正好空缺,师弟可自行前去。”

    张放点了点头,收好身份令牌就朝着静室而去,待他走远后,那名高个子执法弟子愤愤的道:“哼,区区外门弟子竟敢如此倨傲,真是不知死活!”

    那矮个子执法弟子呵呵一笑道:“师兄,此言差矣,这位高师弟虽然是新进的外门弟子,但其身份却大不简单的,昨日师弟我可是亲眼见到洛云师兄带他在内院各处参观。

    而且他今日来静室你没发现什么?”

    那高个子一听这话,心中顿时有些妒忌,洛云那可是总镖头的亲传弟子,在这镇远镖局中身份之高,其地位在三代弟子中更是处于前十之列,竟对小小的外门弟子如此客气?

    “发现什么?不过就是个外门弟子罢了,真要动手,为兄三两拳就能将之打倒!”

    那矮个子见这位师兄如此偏执,摇摇头道:“师兄,这位高师弟此次前来静室,可是只要了一炷香时间,你可知这意味什么?

    师兄,我们这些领受执法弟子差遣的都是些资质平庸,修为进境甚慢之辈,像高师弟这种天纵之资,又得门中大人物看重的弟子那是万万不能招惹的,否则乃是取祸之道。”

    “哼,这也只是你的猜测,明日我俩便要参加外门排位赛,如果这位高师弟也要参加,我倒要看看其到底有几斤几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