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掌力石碑(第三更)

    600票加更到了!现在票票都700多了,兄弟们太给力了,而且收藏也1300+了,不过剑人还是恳求兄弟更多的支持,推荐票和收藏起来,明天争取让剑人能更四章啊!900票加更,1500收藏加更!明天我等着,兄弟们造起来!

    ......

    大长老离开后,巷口两边的石头房子中就走出十几名身穿淡蓝色衣衫的持剑弟子,张放晓得这些人都是内门弟子,其身上所穿的乃是蓝水袍,是内门弟子的象征。这些内门弟子是作为本次排位赛的执法弟子,具体试练由他们安排。

    这十几名弟子走到巷口矗立的那块大石碑前就停下了脚步,当中一名高额吊眉,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内门弟子站出来道:“好了,甲辰年三月第一次外门弟子排位赛正式开始!下面就一个个上来,在掌力石碑上留下掌印,若是能力入一寸,在掌力石碑上留下片刻印记,那便算作过关!

    现在就开始吧,刘润东,你第一个上来给大家做个示范吧!”

    这内门弟子一说完话,那位冷酷范儿的刘师兄赶紧向此人行了一礼,然后走到石碑前。

    这巨大的石碑通体漆黑,但其表面却光滑如镜,日光洒于其上也隐有黑光流动,一看就知绝非平常之物。

    刘师兄站在石碑前并没有立即开始,而是先深吸一口气,然后双脚一跺,随即沉身腰马,然后大喝一声,一掌击在石碑上。

    刘师兄击出这一掌,立即就将手掌收回,然后凝目看去,就见他掌心击打之处,石碑竟然略有内凹,而自发力正中处,有如同蛛丝般的裂缝扩开。

    “内凹,裂缝,当属力入三寸。刘润东,没想到几日不见,你的大开山掌又有长进啊!”那吊眉师兄见到刘润东的表现,略微赞赏,他一边说,旁边就另有一名执法弟子记下成绩。

    而就在吊眉师兄说完后,那石碑被刘润东击中处,就缓缓恢复原样,重新光滑如镜,让人大为讶然。

    刘润东听得这位内门师兄的夸赞,一改自己的冷酷范儿,满脸堆笑道:“不敢当师兄夸赞,师弟实在是内功进境甚慢才会在武功上多下苦功的。”

    那吊眉师兄点点头,对刘润东的话也不置可否,只道:“你去一边略微休息下吧!下一个!”

    刘润东随即走开,身后就另有弟子上前,接下来,一个个npc接连上前。

    原本众玩家见到刘润东的表现后,以为这第一关毫无难度,但是后面所上的这些npc却被这一关刷下近九成,就是偶有过关者,也是堪堪力入一寸,当中最好成绩者竟然是那位天生嘲讽脸的宋师兄。

    那些被第一关刷下的弟子有些垂头丧气的离开,但大多都是一脸无所谓的留了下来,站在平台四周看热闹,而随着一个个npc试练完毕,终于轮到玩家上场!

    “踏!”莫龙在一边看了半天热闹,早就跃跃欲试,他挑衅的看了眼王琛维,然后大踏步走向石碑。

    莫龙的造型本就凶悍,加上他这么嚣张的出场,那些npc顿时万分配合的惊呼起来。

    “快看莫龙师兄上场了!”

    “不知道莫师兄能力入几寸,想来肯定不会比刘师兄差!”

    “废话,莫师兄可是已经将落英心经修到了第一重炉火纯青境界,打通了手厥阴心包经,已经是准内门弟子,哪是刘师兄能比的!”

    ......

    张放听着这些npc的话语,深感这些npc简直毫无节操,你吗,之前没见人之前,还一口一个莫师弟的说着,这会见了真人立即口风一转,变成了莫师兄。

    不过张放对莫龙的实力倒也有几分兴趣,于是聚精会神的看向莫龙。

    莫龙走到石碑前,那吊眉师兄看着他淡淡的道:“你就是那名只花了两天就将落英心经第一重修到顶的莫龙?”

    莫龙听着吊眉师兄冷淡的语气,头微微一偏,瞥了这位师兄一眼,冷声道:“怎么?”

    莫龙这种口气简直就是在挑衅吊眉师兄,或许他这个人就这德性,不过这种爆点自然是周围凑热闹看八卦之人喜闻乐见的,一个个顿时激动起来。

    “哇!莫师兄竟然敢这么挑衅‘丧门星’,有好戏看了!”

    吊眉男子眉头一皱,然后随即就松开轻笑道:“没怎么,就是深感师弟资质高绝,想见识一番!”

    在场的npc一见到吊眉男子竟然这种态度,所有人大为意外,其中一人不可置信的道:“这还是见到外门弟子就要欺上两下的丧门星?吗的,他竟然就这么对莫师兄认怂了?”

    张放听到这话也略是好奇,向旁边的npc一打听,才知道这吊眉师兄的恶劣行径,这人仗着自己乃是长老院一位长老的亲侄,不仅对外门弟子肆意欺压,容不得半点反抗,而且经常向一些实力低微,无甚资质的外门子弟进行勒索。

    或许别人听到这会义愤填膺,但是张放听到此话,脱口而出道:“原来门中还可以私下收保护费?”

    张放乐了,这游戏要有这功能,那还做个屁的生活职业,但他随即想看要真是这样,那收保护费的也应该是土豪,自己这种平民玩家不是就遭殃了?

    不过那npc却道:“并不是保护费,这位师弟你可是刚入门?你要知道我们镇远镖局乃是做生意的,门中每天委托无数,无论是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核心弟子甚至亲传弟子每月都要完成一定的委托。

    而那些实力低微的弟子往往连最简单的短途押镖委托也难以完成,而丧门星就是看重这点,往往靠关系接取一些简易的委托,然后就私下出售共同接受委托的名额,以此勒索那些弟子的钱财,不过这也是那些弟子自愿的。”

    “原来如此!”听到这话,张放又想起了以前洛云告诫过他的,更多的福利就意味着更大的责任,洛云自己也时常跟总镖头押镖,常常经历危险,不过这一条似乎对玩家不构成威胁?

    张放此时想的不错,然而再一段时间才知道,这简直就是要命的威胁!当然,这都是后话。

    回到场中,吊眉师兄对莫龙认怂后也不再多言,莫龙也心无旁骛的对付起身前的石碑,只见他只是略微提了一口气,然后看似随意的朝着石碑击出一掌,然后就见那石碑猛地向内凹了一大截,手掌所击之处,裂开无数细密的裂缝,还隐隐朝四周扩开,如同一个尺长的大圆。

    周围之人看见这一掌均是倒抽一口凉气,那吊眉师兄见此似乎并无多少奇怪,只是淡淡的道:“内凹明显,裂缝逾尺长,当记力入五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