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鹤游仙踪步(第二更)

    在此感谢“寒夜月怜人”的更新票,剑人还是第一次受到这么多的更新票,但一万二真的超出剑人的能力。但是,剑人如今是来为女儿赚奶粉钱的,所以绝对不能说不行!今天剑人准备拼一把,争取来个大爆发,尽力完成一万二的更新量!希望兄弟们用推荐票和收藏给点动力,一起造起来!

    鞠躬,感谢兄弟们支持!

    ......

    张放轻吸了一口气,走到掌力石碑前,抬起手电闪般的击出一掌,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张放的手已经收回原处,而石碑上有一处向内略微凹陷,不过很快就恢复原样。

    吊眉师兄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放,他觉得张放这一掌其实很有点名堂,但以他的眼力竟然看不出虚实,他略微停滞了一下,才宣布道:“略有内凹,力入一寸!”

    张放听到吊眉师兄宣布的成绩后,默不作声的走到一旁,宋师兄见张放的成绩在自己之下,立即道:“原来不过如此,看来高师弟的实力也不过尔尔,待会若是你我能同入木人巷前十,为兄倒是要在斗武阁前请高师弟指教。”

    张放连莫龙等人的不屑都难得理会,自然更加不会理睬一个npc,他双手捧臂静静站立着,目光投入那怪异的深巷之中。

    吊眉师兄见到场众人皆已完成第一关考核,也不再拖延,当即一挥手,道:“开启木人阵!”

    他话音刚落,众人就见深巷两边石头房子中滑出一具具木人桩,这些木人桩与修炼场地的那些器械并无二致,只是颜色较深,材质不同而已。另外就是在上半部分多加了几条类同手臂的横杆。不过这些木人桩在深巷地面铺设的铁制长条上可来回滑动,并做出一些简单的动作,则显得有些神奇。

    眼见深巷中近百具木人桩就位,吊眉师兄高声道:“第二关木人巷试练开始,通过第一关者可以入内试练!”

    说完,吊眉师兄手一挥,那宋师兄和刘师兄两人率众而出,当先冲向木人巷,而那些通过第一关的那些npc也紧跟其后。

    不过通过考核的玩家均是没动,大家都想看看npc的表现,以此掌握些木人巷的信息,这想法自然没错,但吊眉师兄却笑着道:“诸位师兄,为兄还是劝你们早入木人巷进行试练,如果去的晚了,怕是很难取得好成绩。”

    莫龙听到此话不为所动,王琛维却向吊眉师兄一拱手道:“不知师兄这里面可有什么说道?”

    吊眉师兄摇头不语,然后也不再多言,静静站在石碑旁。

    而此时,冲入巷子中的npc终于和木人桩交上手,众人只见那木人桩不知有什么机关,每当有弟子靠近,就会动起来,而且其动作迅猛,但凡被其击中的弟子,往往会受到连环击打,很快就倒地不起。好在两边的石头房子内,有不少执法弟子,一见有人倒地不起,就会用木爪飞钩将其拖进去。

    仅仅是巷中第一阵并排的两个木人桩,竟然就将冲入阵中的npc刷下七八成,只有刘师兄和宋师兄以及寥寥三四人冲过第一阵。

    看到此幕,左渊第一个沉不住气了,脚步微动,整个人就电射而出,其速度之快,让人大为惊叹。

    “轻功飞渡术?”莫龙这人虽然桀骜,但眼力颇为不凡,一眼就看出左渊所使轻功类别,不过他随即就嗤笑一声,显然对左渊的轻功很是不屑。

    张放对莫龙的态度倒能理解,因为这巷中的木人桩一看就材质不凡,而且操控精巧,每一击均是势大力沉。而随着木人巷深入,木人越发密集,想要闯的深,必然要精通身法类轻功才行,左渊的轻功飞渡术或许速度奇快,但撞上密集的木人桩也只是自寻死路罢了。

    一旁的王琛维大概也是晓得此点,不过他的脸上却是露出喜色,眼见左渊进入木人巷后,他也不再等待,随即身形一动,整个人也电射而出,其速度竟不比左渊慢上分毫,而且还有颇有美感,彷如仙鹤飘飞一般。

    吊眉师兄看到王琛维的轻功,也不禁赞道:“王师弟果然天纵奇才,竟然真的通过‘百鹤图’将老大人的鹤游仙踪步领悟出了些门道,不简单,不简单啊!”

    张放已是第二次听到鹤游仙踪步,他晓得这是镇远镖局主家老大人陈落英的看家绝技,而那陈落英乃是镇远镖局中唯一的地级强者,故而也对这武功的品级起了些兴趣,于是拱手对吊眉师兄笑道:“师兄,师弟久闻鹤游仙踪步大名,不知这轻功是什么类别,又是何等品级?”

    吊眉师兄之前见张放那一掌颇有名堂,心中也没对张放有轻视之心,听得此问,也是顺势回道:“鹤游仙踪步乃是我们镇远镖局的镇门绝技之一,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地级下品轻功,且是飞渡术与身法并重!”

    张放听得此言,顿时目瞪口呆,地级轻功,还是两种类型同修的轻功,乖乖,这要是变成秘籍,现在发到信息频道上那些神豪,土豪不是要抢疯?这王琛维的悟性得有多高,跑到镇远镖局搞出这种奇遇,发了,简直发了啊!

    张放听得两眼精光乱冒,不远处的莫龙这些话眼中流露出些许嫉妒之色,只是那吊眉师兄又道:“不过王师弟悟性虽高,但也只是悟出了点门道,连入门还谈不上,他这轻功倒有些不伦不类。”

    呃,原来是这么回事,张放倒觉得这才正常嘛,要是刚开服两三天,别人还在整人级下品武学,你丫上手就是地级武学,那这简直就是不让其他活的节奏啊。

    莫龙听到吊眉师兄这番解说,貌似心中平衡了,眼中的嫉妒之色隐去,然后身形一动,也朝着木人巷而去。

    莫龙一去,有资格进入木人巷的就剩下张放一人,张放也不好意思再磨磨蹭蹭的,迈开步子朝着木人巷走去。

    ......

    三层高楼之前,摆放着一个四足方鼎,鼎中立着一支尺长高香,此时,高香已经燃过三分之一。

    方鼎之前并排站着三人,当中那位正是之前那名长须中年人,他抚须遥望深巷,看了半晌后,点点头道:“不错,这左渊和莫龙虽才入门两天,却能将落英心经修到第一重炉火纯青境界,更难得是他们的轻功与武功招式也没落下,俱是登堂入室之境,真是不错啊!”

    中年人左边站着一位披发老者,听见此言,也是赞道:“的确,这俩后辈都是资质上佳之辈,但要说悟性却是不及那王琛维,别看他如今的轻功不伦不类,但是当中却有一丝仙鹤的神韵,能从百鹤图中参悟到这些已是大为不易,我说的没错?如音?”

    这披发老者说完看向右边,长须中年人的右边站着一位身穿华服,略施粉黛,年约三十上下的少妇。

    “这三人资质各有出众之处,不过真要相较起来,却还是算不得顶尖天才啊!”

    那少妇摇摇头,叹了一声又继续道:“主母此次广收门徒就是想招到一名顶尖天才,好应对即将发生的那件大事,但如今看来这番盘算怕是落空了。

    而且我听闻罡拳门这次也招收到一批资质出众的弟子,当中一人尤为出色,资质堪称妖孽。那名弟子不仅初入门时,就能一敌三,同败三名外门弟子。其后更是一天内将罡拳门的《陀海源经》修炼到第一重顶峰,晋入人级下品初期,一举轰动了整个罡拳门,听说连阳侯府那边都对这位弟子颇为关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