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九阵(四更)

    1500收藏加更!兄弟们太凶残了,我刚看到“龙剑天下行”又投了12票1万2的更新票,所以撒也不说了,剑人继续蹲小黑屋去,争取能爆发一万二!最后继续求收藏,求推荐啊!

    ......

    越过第七阵,张放的速度就慢了下来,他将身子隐入巷中的阴影处,朝着前方而去。第八阵就在前面不到三十米的地方,张放尚未靠近,就听到前面传来的呼喝声。

    张放停下脚步,凝目朝前看去,透过那些层层布置的木人桩间的缝隙,张放隐约看到第八阵中有两个人影在阵中和木人桩纠缠着。

    这两人影很眼熟,张放一眼就认了出来,一个是左渊,另一个就是光头莫龙,这两人尽皆打通了手厥阴心包经,实力凌驾于其他外门弟子之上,能闯到第八阵也不足为奇,不过那王琛维轻功不凡,此时却不见身影,难道挂了?

    张放可不信王琛维那么隐忍的人不会审时度势,他抬起头举目四望,果然,前方十余米处的巷子对面,一个人影正蜷在阴影中,这家伙居然和张放打得一样主意,想浑水摸鱼闯过第八阵。

    张放见王琛维这土豪也和自己一番模样,心中忍不住又想吐槽,但就在这时,第八阵中响起一阵暴喝!

    “左渊,你他吗找死!”

    张放还来不及查探阵中发生了何事,就见王琛维电射而出,一头闯入第八阵中,张放见此哪还会迟疑,肯定是阵中起了变化,闯阵时机已现!

    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张放紧跟而上,二十米距离一晃而过,阵中的情形随即映入张放眼中。

    这第八阵共有十六具木人桩,呈内外双阵分布,如同一大一小两个套在一起的圆环。而内外双阵皆是四方分布,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上皆有两具木人桩共同守卫。若是单独一人闯阵,无论从哪个方向都最少要连闯四道守卫,就算身法高绝也难免挨上几下,若是动作稍慢,被四方围堵,那就是进退无路。

    但如今的情况可大为不同,莫龙与左渊深陷内阵之中,内阵的八具木人桩均是向他们合围而去,而就在刚才,左渊估计是阴了莫龙一把,将内阵八具木人桩的注意力暂时都集中到了莫龙身上,而他自己是想拼着挨上几下凭借轻功飞渡术的超快速度冲出内阵。

    左渊这一招可以说成功了,因为此时莫龙已经快要被内阵八具木人桩合围,周身可以闪躲的范围不足半米,而外阵通往巷子出口的那个方向,亦即北方的两具木人桩被他引动,朝他而去,只要他硬抗住外阵两具木人桩的攻击,就有希望通过第八阵。

    然而左渊算漏了些事情,他根本没想到王琛维在暗中蛰伏,更是低估了莫龙的狠辣。

    眼见左渊就要冲出内阵,以速度突破外阵两具木桩人的守卫,一道身影如狂风卷过,几乎是妙到毫巅的堪堪卡在左渊前进的方向上,与此同时,左渊身后的莫龙眼见内阵合围之势已成,一咬牙,竟然放弃抵抗,拼着被木人桩击中几下,全力运转轻功追向左渊。

    左渊因为前路稍被阻滞,身形不由一滞,莫龙就在这短短刹那追到他身旁!

    “去死!”莫龙此人真是相当狠辣,同门试练之中,他竟然不管不顾的一掌打向左渊,左渊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被其一掌击在肋部,身子不由倒退几步。

    就是这几步将左渊的希望断送,彻底将其推入深渊之中,内阵合围过来的木人桩可不管你是谁,他们一见左渊倒退而回,立刻围了上来...

    场中形势急速变化,直叫张放目不暇接,不过他也难得再去看,因为此时正是他闯阵的最好时机!

    张放将速度提到最高,直接以随风身法避过外阵南方的两具木人桩,而由于内阵的八具木人桩被莫龙和左渊吸引,前方几无阻挡!

    不过未免引起内阵木人桩的注意,张放朝西边略偏,他速度极快,在外阵西边两具木人桩合围而来之前,就划过一道曲线轨迹,冲向北方。

    而这时王琛维刚刚凭借精妙的步法避过北方的两具木人桩,向阵外奔去,而那两具木人桩则紧跟在他身后追赶。

    一时间,十六具木人桩竟无一具的注意力在张放身上,张放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速度再提,以比王琛维更快的速度冲向阵外!

    而由于王琛维的搅局,莫龙竟然发现一线生机,他本来血量已经见底,然而将左渊推入身后吸引住内阵的木人桩后,外阵的木人桩又被王琛维带走,这让他又惊又喜,而如此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也是趁机朝阵外冲出。

    等到王琛维冲出第八阵,外阵北方位两具木人桩回转,莫龙堪堪从东北方位的空隙冲了出去。而与此同时,阵中还残留几人,都是听到了左渊不甘的大喊!

    “王琛维,老子和你势不两立!”

    .......

    王琛维略微扬起嘴角,根本没将左渊的话放在心上,他隐入巷子的一处拐角,连忙盘膝坐下,恢复耐力与内力。

    他一路闯阵皆是依靠精妙的轻功,然而这轻功虽好,但是王琛维内功境界不高,内力消耗严重,此时快要达到极限。

    另一边莫龙逃过一劫,也是急急寻了个空处赶紧盘膝坐下,然后掏出金创药连服两粒,然后闭目调息。

    张放身处两人后面,将两人的情况尽收眼底,刚才闯阵他分毫无损,而且因为刻意避开内阵,又处于王琛维身后,他自觉两人均是没发现他。

    张放也不愿意暴露自己,他很清楚若是单独依靠自己的话,那是绝难通关的,隐于暗处趁势而动是他唯一的机会,至于说与这两人联手,只看刚才两人所表现出来的手段,就知这两人是决然信不过的。

    张放耐心的等待着,过了没多久,莫龙站起了身子,高声道:“王琛维出来吧,若想通关,还是出来谈谈,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分不清局势的人。”

    王琛维从巷子的拐角走了出来,与莫龙遥遥相对,看着莫龙冷笑道:“莫龙,你不是自命不凡,其他人都看不上吗?怎么,现在想和我联手了?”

    “联手?没那必要,而且真要联手我们两人能相互信任?别说傻话了!

    我叫你出来只是想告诉你,你前面依靠我和左渊吸引火力,才能用你那半吊子鹤游仙踪步闯到此处,如今左渊已经止步第八阵,莫不成你以为还有这等好事?”莫龙依旧一脸嚣张,看着王琛维的眼神中也带着赤luo裸的不屑。

    “那你待如何?”

    “简单,你我都不会放弃通关的机会,而你我之间又彼此不信任,那么你我各从两边同时冲阵如何?

    这样一来至少减少一半的压力,至于最后是否能冲关成功,就各看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