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惊险

    终究还是迟了一步,不过没关系还是放出来,谢谢“龙剑天下行”和“寒夜月怜人”两位兄弟的支持,剑人会继续努力的!最后恳请一下兄弟们投下梦想杯征文的票,投票通道就在简介下面,高v一天一张票,初v一周一张!明天剑人会继续爆发!

    ......

    莫龙一边说一边朝着王琛维走去,由于距离越来越远,加之莫龙的声音越来越小,后来的话张放倒是听不太清楚,不过张放见那王琛维似乎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很显然王琛维是被莫龙说动了。

    两人交谈了一阵便即分开,分立巷子左右,然后两人对望了一眼便不约而同向着第九阵而去。

    两人的速度不快,仿佛深怕被对方阴了一样,不过当两人前行一段距离,离第九阵只有数米时,第九阵第一排的木人桩已经动了起来,两人就在木人桩启动的刹那同时发力,一左一右冲入阵中。

    王琛维的速度明显更快,先一步冲入阵中,他虽然内力境界不高,但轻功精妙,凭此在第一排和第二排木桩之间周旋起来。

    莫龙紧随其后进入阵中,他的轻功固然没有王琛维精妙,但也是身法类轻功,腾挪闪躲倒也在行。

    两人一同入阵,倒仿佛是真打算遵守约定,各凭本事冲阵。不过张放倒是不急,他不信两人还真会这般守信,毕竟只是第一排和第二排之间的八具木人桩,两人各吸引一半木人桩,同时面对的仅是四具木人桩而已,两人能一路冲到此处应对四具木人桩自是不在话下,但是两人此时都是徘徊在第一排和第二排之间,谁也不愿意首先深入,这自然就是各怀鬼胎的表现。

    果如同张放所预料的,没过多久,王琛维似乎按捺不住了,率先向阵中深入,然而他明显心怀不轨,乃是斜线深入,将木人桩带到了莫龙那边。

    而随着王琛维的深入,中间第三排的两具木人桩皆被其引动。本来莫龙和王琛维分从左右冲阵,由于王琛维这般动作,前三排共计十具木人桩已经朝着左边合围而去,就连第四排的木人桩也缓缓动了起来。

    张放看到此处眼睛一亮,前三排木人桩都朝左边合围,整个右边就张开了一道大缝隙,这简直就是绝佳的冲阵时机,张放当下从暗处走出,将速度提到极致,朝着阵中而去!

    转瞬之间,张放便冲入阵中,前三排眨眼即过,眼见就要与第四排接触,这时却突然听到莫龙一声大喊!

    “王琛维!”

    张放没意识到莫龙是何意,但眼角余光却是看到合围左边的第三排木人桩倒退而回,朝着他这边而来,紧接着第二排木人桩也倒退回来,同样朝他而来。

    看到这一幕张放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他就是**,他晓得自己被莫龙和王琛维联手算计,原来这两人早就知道他跟在身后!刚才怕是故意露个破绽引他入阵而已,而一等他入阵,这两人就立即退出阵中,甚至退出木人桩的感应范围,这些木人桩自然就会朝着还在阵中的张放合围,等到张放将阵中的大部分木人桩吸引住,两人就可以趁势冲阵,那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通关!

    电光火石之间,张放脑中闪过无数念头,他知道现在只有两条路,第一条就趁着第一,二,三排木人桩从后面合围而来之前,迅速硬冲第四,第五排,但是若是在第四,第五排中稍有迟滞,那么整个第九阵的十八具木人桩就会将他团团围住,到时候就真正是为莫龙和王琛维两人做嫁衣!

    想到这,张放眼中寒芒一闪。

    他随即身形一滞,然后整个人急速飞退,这样一来他摆脱了第四排的感应,但如此做却是自陷死路。因为他这一退,前三排正好围过来,十具木人桩就等于将他彻彻底底的堵在了右边。一旦被这十具木人桩堵死,背靠石头房子的情况,张放一点生路都没有。

    然而张放就这样做了,看着逐渐围拢的十具木人桩,张放没有一点慌乱,反而越过木人桩,看向处于阵外的莫龙和王琛维两人!

    莫龙和王琛维两人此时也正看向张放,见张放的眼光投来,莫龙一脸不屑的冷笑道:“v2区的垃圾也想做黄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尾随在我身后,你真是把别人都当白痴。

    呵呵,现在你就陪这十个木头疙瘩慢慢玩吧,老子不奉陪了!”

    莫龙说完,正好前三排的木人桩渐渐将张放合围,他随即电闪而出,而一旁的王琛维则更快!

    如今两人面对的只有第四,第五排的八具木人桩,若是分别从左右冲阵,等若各自面对四具木人桩,那通关难度自然大减!

    两人都是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不过王琛维明显要比莫龙快得多,只是几个呼吸之间,王琛维已经靠近第四排木人桩。

    而此时张放收回了目光,他看着眼前合围而来的十具木人桩冷冷一笑,然后朝着旁边的石头房子加速冲去!

    “踏踏踏!”张放在石头房子的墙壁上连踏三下,整个人凌空跃起,朝着北面飞去,不过他跃起高度只有三四米,速度也不快,地上的木人桩迅速跟着他移动!

    眼见张放才飞出四五米身形就开始下落,下一瞬仿佛就要落入木人桩的包围中,然而就在此时,他伸出双手在空中一摆,然后右脚在空中虚踏一记!

    鹞子翻身,凌空借力!

    张放整个人再次一跃而起,离地足有六七米高,而就在他跃升之势已尽的瞬间,他双手古怪的绕身一环,整个在半空中急速旋转起来,如同被狂风吹动的落叶一般,猛烈打着旋朝远方飘去!

    与此同时,王琛维正在第四排和第五排间周旋,他的内功境界太低,根本无法硬抗木人桩的攻击强冲出去,他只能寻机而出。

    但他太急了,他的速度比莫龙快得多,莫龙现在才刚刚越过阵中!

    莫龙满脸喜色的狂奔着,他一边是高兴自己即将通关成功,一边是觉得自己的计划太赞了!先算计张放,让张放吸引住第九阵的大半木人桩。然后面对中门大开的第九阵,通关那是毫不费力,就算王琛维速度较快,也不过是为他吸引第四排,第五排的木人桩而已。

    事实也是如此,率先闯入第四排和第五排木人桩之间的王琛维已是将最后八具木人桩牢牢吸引住,前方对于莫龙来说简直就是一路坦途!

    然而他即将接近第四排木人桩时,耳边突然听到后面传来隆隆之声,他对着声音极为熟悉,知道是木人桩滑动的声音,而且听其声音还是大量的木人桩同时滑动。

    莫龙心中一紧,难道那高狩如此不济,这么快就挂在阵中?莫龙心跳有些加速,因为声音越来越近,他此时真恨不得自己的速度再快一倍。

    然而就在他发力狂奔的时候,一团黑影从头顶处一掠而过,朝前方而去!

    “谁?”莫龙看不清那团黑影是谁,他根本不相信张放还能从那等绝境中摆脱,然而还不待他想明白,身后滚滚涌来的木人桩一下将他吞没!

    “不!”莫龙不甘的大吼!

    “我怎么会倒在第九阵,我制定出这么完美的计划,我的实力比他们都强,我怎么会...”

    “gm又不是你吗,你当然会挂!”张放稳稳落在地面上,他身后就是木人巷出口,他的目光越过还在和木人桩周旋的王琛维,落在了已经被木人桩拍在地上人事不省的莫龙身上。

    木人巷是有规则保护的,玩家不会在巷子里身亡,被木人桩连环击打至倒地不起后,始终会剩下一滴血,随后就有执法弟子救援。

    莫龙倒地不起后,旁边的石头房子中就飞出一把木爪飞钩,一下将莫龙勾住,然后拖进了石头房子内。

    而前三排的木人桩在莫龙倒地后就绕过他,涌向了还在阵中周旋的王琛维,一切已成定局!

    张放看了眼王琛维,就准备离开,但这时已经察觉到场中形势大变,眼见就要被十八具木人桩合围的王琛维却是急的满头大汗!

    他不知道张放是怎么直接飞到木人巷出口的,但他晓得张放一走,他马上就要变成和莫龙一样的下场。

    “高狩,帮帮我,让我通关,我会给你重谢的!”

    张放摆摆手,他可没那么无聊,这王琛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先是卡位暗害左渊,又和莫龙联手暗算自己。你说你咋就那么贱,那莫龙都当着那么多人,把你脸都打得快肿起来了,你还和莫龙合作,身为v5的土豪,你好歹有点节操啊!

    王琛维见张放不理他马上就要走出木人巷,咬咬牙道:“一粒人元大丹,你帮帮我吧!”

    张放脚步一顿,王琛维这是戳中了张放的软肋,张放来大江湖是为撒,不就是为赚点钱贴补家用?现在人元大丹都暴涨到将近400块一粒,这叫张放怎么还能走的出去!

    “两粒,丢过来,我包你通关!”

    作为diao丝,生意来了就要把握住,而且一定要坐地起价,谁叫别人求着你,当然也要把握住对方的心里承受底限,张放无疑就是这种行家里手!这木人巷通关或许奖励根本不值两粒人元大丹,不过张放也难得管王琛维是怎么想的,钱赚到手再说!

    王琛维听到张放的还价,眼睛都要冒出火了,但现在根本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候,行就给,不行马上就嗝屁。

    王琛维满脸不舍的一摸纳物戒,两粒人元大丹稳稳落入手中,老子自己都不舍得吃的玩意儿,就这么便宜这个v2了,王琛维的心在滴血。

    “唰”王琛维一边闪躲着木人桩,一边朝着张放丢过去两粒丹丸,张放顺手接住。

    “玩家王琛维丢弃两枚人元大丹,你是否捡取?”

    捡取,二b才不捡取!

    张放喜滋滋的将两枚人元大丹宝贝儿似的收入纳物戒,王琛维看着张放慢腾腾的动作急眼了,大吼道:“快救我啊!”

    前三排的木人桩已经围了上来,要是王琛维再不能破阵,他最多再坚持几秒钟就要嗝屁。

    张放看了眼王琛维,他有点想一走了之,不过他还是明白山不转水转的道理,要想以后有门路赚钱,臭了名声绝不可以。所以张放身形一动,朝着阵中射去。

    这王琛维要救出来可是个技术活,按照行话来说,这第四排和第五排的木人桩的仇恨可是被这家伙拉牢了,不整点手段,王琛维是死定了,搞不好张放自己都得把自己玩死。

    不过拿人钱财自然要把事情办好,张放敢收下两粒人元大丹,自然也有手段救出王琛维。只见他几个大步上前,就离第五排木人桩只有咫尺距离,就在这个距离上,张放一提内力,双掌猛地朝身前一具木人桩拍去。

    张放这两掌速度极快,在空中拉出道道掌影,而且每一掌都力道不小,击打在木人桩上,那木人桩竟然微微晃动,而且这两掌都大有名堂,每一掌仿佛都是数掌连发。待的张放收回手掌,那木人桩晃动的越发剧烈,而张放就在此时猛一弯身,双手撑地,一记最普通的扫堂腿横向击出。

    这一腿扫在木人桩上,木人桩顿时朝着旁边一个趔趄,虽然弧度不大,但由于两具木人桩之间的间距本来就不大,这具木人桩上旋动的横杆一下就和旁边另一具木人桩的横杆搅在一起,两具木人桩一下如同发生故障的机器一般,慢慢停滞下来。

    张放站起身看着有些发愣的王琛维道:“还不快点闪!”说完,张放率先身形一晃,就朝着木人巷出口而去,而回过神来王琛维连忙紧随其后,只是这家伙看着身前的张放,目光已经渐渐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