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我是保险主义

    终于回来了,十一点之前还有一更,谢谢大家支持!最后感谢“龙剑天下行”,“山鬼”,“梦幻泡影”的打赏,以及熊猫的更新票。鞠躬!感谢!

    ......

    “这手太阴肺经打通后除开内力值,其他属性增幅竟然比手厥阴心包经高三分之一左右!”

    张放吃惊了,特别是根骨竟然增加了7点,这是否意味着随着十二正经一处处打通,这种打通经脉所带来的易经伐髓的效果会越来越强?玩家的资质会越来越高?但是随着根骨的增加,根骨本身的效果却在减弱,那么减弱的底限在哪?

    他张放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悟性会在主属性上位列第一,因为根骨应该是有极限存在的,而且随着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一处处打通,根骨会越来越高,而效果会越来越弱,那么前期在根骨上投入过多的潜能值是否值得?

    而悟性应该没有顶点,鬼知道那些顶尖的天级武学需要多少悟性才能参悟!如果说根骨代表了前期的进度,与修炼的基础。那么悟性就代表未来的高度,是攀登顶峰的基础。

    张放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天才型模板并不见得有多强,却被推荐给高端玩家,而苦修型却推荐给大众玩家。

    有了这番明悟,张放看向自己仅剩的两点潜能值一阵肉疼,但是鱼与熊掌怎能兼得,张放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拿出那套蓝水袍换上。

    刚将这衣服换上,张放就听到“滴”的一声,然后一排信息刷了出来。

    “你装备了蓝水袍。

    蓝水袍:伪装类服饰。

    装备效果:1遮蔽人物信息,玩家无法再过查看你的身份铭牌得知你的身份信息。

    2死亡后此类装备固化百分之五十掉落几率,不计入其他物品爆率之中!

    3死亡后,尸体存在三十秒,同时不再具备效果1。”

    “提示:装备分为伪装类和属性类两种,大多装备不具备属性加成效果!”

    张放之前还奇怪了,你说一个游戏怎么能没有装备,他之前拿到的云翠衫,系统连一个字的提示都没有,现在他算是搞明白,敢情这游戏里不仅任务成了稀罕玩意儿,就连装备都成了稀罕玩意儿,这什么伪装类的装备,装备效果跟弱鸡似的,而且死亡爆率还高达一半,死了还装备失效。

    不过好歹也是件装备,而且穿起来似乎还挺帅的,张放一脸臭屁的走出修炼静室,此时后厅一个人都没,张放晓得自己冲关花了些时间,王琛维和那老头估计先回去了。

    他一个人晃晃悠悠的朝前厅而去,刚走过两厅之间的通道,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声惊呼,他赶紧快走两步。

    由于正厅通向后厅的门在右边,也就是那些内门弟子的身后,张放倒没急着走出去,他靠在墙边看向场中,只见一个大胖子被一名妙龄少女一腿踢飞,趴在地上正和地板亲密接触。同时,周围弟子的议论传入张放耳内。

    “王师兄也太自不量力了,身为第三名,竟然还想直接挑战第一名的陈师姐,我看陈师姐这一脚的力道,怕是已经把落英心经修到第二重顶峰了吧?”

    “多半是,陈师姐可是主家老大人的掌上明珠,主家的高手平日间肯定没少指点陈师姐,而且我看刚才她那一腿,多半‘流云随风腿法’,否则怎么可能一腿就将王师兄踢趴下?”

    “唉,陈师姐今日一过就是亲传弟子了,真是好生好羡慕,也不知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亲传弟子!”

    ......

    张放听得这些弟子的议论,方才晓得这十五六岁,生的明眸皓齿,却又有几分阳刚之气的少女,原来就是那排名第一的陈玉涵。

    不过张放对他没什么兴趣,这女人背景强,武功高,根本不在张放的挑战范围内,张放的注意力倒是集中在那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的王师兄身上!

    这丫被陈玉涵一脚踢成这幅德性,修为肯定强不到哪去,再加上其位列第三名,那不正好是自己的菜?

    就在张放盘算的时候,执法长老直接宣布陈玉涵获胜,而由于内门晋升小比武,挑战的顺序一般是从低到高,这位列第三的王师兄挑战完后,也就只剩第一,第二两人。

    那位列第二的是位名为“柯守义”的师兄,待到执法长老喊到他的名字,张放就见一个干瘦的年轻人站起来道:“我弃权!”

    如此就最后剩下陈玉涵一人,这小姑娘已经是第一,自然不会再没事找事,如此整个内门弟子晋升小比武临近尾声。

    那位执法长老站在场中,大声道:“还有谁要上来挑战的?若是没有,我就宣布...”

    “等等!”

    张放连忙从通道内冲出来,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张放。

    被这么多人看着,张放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他朝着执法长老拱拱手道:“弟子刚才去换衣衫,不过稍微耽误了下。”

    那执法长老自然认识张放,对张放的情况也有所了解,笑着道:“是不是顺便将落英心经突破到第二重?自觉有了几分把握,想和门中师兄师姐切磋一番?”

    这些长老也都知道,落英心经每重最难的就是需要冲关的炉火纯青境界,而达到炉火纯青境界向更高一重突破时,却是最简单的,寻常人也要不了多久,对于天才来说就一顿饭的功夫。

    张放点点头道:“长老明鉴,弟子正是这种想法!”

    “好,不错,高狩,你能有这种进取之心,我很看好你,说吧,你要挑战谁?”这位长老对高狩态度颇多,多半也是和大长老一样,想将张放弄到长老院一脉。

    张放摸了摸鼻子,看了眼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王师兄,顺手一指,道:“就他了!”

    张放这话一说出来,全场哄堂大笑,只有长老院诸位长老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大长老一拍扶手,恨恨的道:“竖子啊,竖子!不争气的东西,肯定是惦记上了小比武前三的奖励,又见王归田被玉涵伤的不轻,趁机跑来占便宜!”

    张放隔得老远也听见了大长老的骂声,不过他把头一偏,全当没听见。

    只是他这一偏头,正好看到那位王师兄,王师兄正满脸通红,好像遭受了奇耻大辱一般,鼓着双眼死死盯着张放,如果眼光可以杀人,张放早死一万遍了。

    不过张放对付这些npc很有一套,王师兄怒目而视,他却相视一笑,然后连忙转过头直勾勾看向执法长老道:“可以开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