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奖励

    “好,好,好!”陈落英看着张放连道三个好字,然后一把拉住张放的手,道:“小子,你很不错!只是以后可不能再这番鲁莽行事了。”

    说完,就拉着张放跟在自己身边朝厅内走去,一旁的长老尽皆避让两旁,而大长老此时才发现,那位华服少妇已然去而复返,正朝斗武阁走来,而在其身后还有几名中年人跟随,大长老一眼就认出那几名中年人乃是外事院的镖头,领头的就是元尘山!

    大长老看到这一幕,冷哼一声,然后偏头看向张放,目光无比炙热!

    陈落英拉着张放走到一张扶椅前坐下,然后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张放道:“小子,你可是前日刚入我镇远镖局?”

    张放点点头。

    “那你如何能这般快将落英心经修到第二重顶峰?老婆子可不信你的天资可以强到那种地步!”陈落英虽然依旧是笑眯眯的说着,但眼中已经多了几分冷厉!

    而这位老大人话音刚落,全场均是一片倒抽凉气之声,就连莫龙和左渊都吃惊的几乎要将眼珠子掉出来!

    张放也是个人精,哪还不晓得这位主母老大人是在盘问自己底细,不过他可没什么好隐藏的,直接道:“是外事院的陈长老之前见弟子资质上佳,想让我以后帮他办件事,所以提前传了我第二重的心法口诀!”

    “果然是他!”陈落英有些气愤的重重顿了下手中的龙头拐,而在场其他长老则纷纷面色古怪,就连刚入厅中的华服少妇以及元尘山等人也不例外。

    “既然是他传你心法口诀,此事也就作罢,不过你刚才却是太鲁莽了,你可知你打通手太阴肺经后,内功已是高出王归田一个境界,如果你用落花满天这等绝招打实在他的背心上,他就算不死,这条命也去了七八成啊!”

    陈落英看着张放缓缓说出这番话,虽然语气平缓,但实际上暗含问责之意。

    “弟子乃是初入武道一途,修武不过三天,对实力的把握不准,而这次内门小比武我不容有失,否则内功修为即刻就要停滞,弟子也不想再让陈长老违规传我心法,故而自然要做出十成十的盘算!”

    张放回答的很小心,他晓得自己现在怕是处于一个关键点,因为他刚才发现自己声望一阵猛涨,系统提示他那个连环声望任务--天才崛起的第一环已经完成,未知奖励由npc随机发放!

    张放现在还摸不准系统的尿性,但是这个“未知奖励由npc随机发放”显然和这些npc有关,就张放看来这未知奖励最可能就是由陈落英拿出来,但至于到底是什么,可能就和现在的对话有关,绝不是简单的随机。

    “不错,向武之心甚坚,至于其他我也能理解,此事也不再提,加之如音此前告诉我,你在木人巷中相助同门通关,足见你对同门中人是心存仁念的,所以,小子,你真的很好!”

    张放听着这话,脸上神色丝毫不该,但心中长出一口气,看来自己在这陈落英心中的印象不错,等会的奖励应该差不了。只是他没想到之前他为两粒人元大丹,助王琛维通关之事,竟然成了自己在npc心中印象的涨分点,如此张放也是隐约察觉到刷好感度的一些路子。

    陈落英说完这番话后,向已经走到他身旁的华服少妇道:“你去把王琛维叫过来。”

    华服少妇微微颌首,然后很快把王琛维找了过来,陈落英看了一眼王琛维,道:“你这小子,悟性不错,能从我所作的百鹤图中,悟出鹤游仙踪步的门道,你的悟性怕是在这整个镇远镖局也是名列前茅。

    不过,你闯过木人巷乃是得高狩相助,终究是取巧太重。”

    陈落英说到这,电闪般探出一手,扣在王琛维肩头,然后从他双肩一路揉捏到丹田处,方才道:“你悟性虽高,但根骨稍弱,如此的话,我就赐你一粒次品易经丹,希望能对你大有所助!”

    王琛维之前听到陈落英说他闯过木人巷是取巧而已,心都凉了半截,但最后听到陈落英居然赐给他一粒张放之前提到了易经丹,顿时满脸的狂喜之色,差点从地上蹦起来!

    陈落英从衣袖中取出一粒黑色的丹丸,张放也是首次见到此物,连忙凝目看去,但是不到自己手上的东西是看不到系统给予的介绍,张放暂时也看不出这玩意儿有什么属性。不过只看王琛维接过此物后,脸上流露出来的浓浓喜色,张放也知道这易经丹绝对和根骨有关。

    王琛维也不耽误功夫,拿到易经丹看了两眼后,当场就将之服下,随即脸色的喜色更浓了几分。

    陈落英这时又看向张放,道:“高狩,你能闯过木人巷,是全凭自己的本事,所以你与王琛维的奖励自然不同。”

    陈落英说着就从衣袖内再拿出两物,其中一件也是一枚黑色的丹丸,只是颜色较之王琛维的那粒易经丹更深,而另一件则是一张薄薄的金箔纸!

    这两件东西一拿出来,张放还没什么反应,一旁的王琛维眼睛顿时都要鼓出来,而周围之人也是大为惊异,大长老和元尘山却是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这一粒上品易经丹和鹤游仙踪步第一重秘笈就是你的奖励,老婆子对你很是看好,希望你以后再接再厉,未来能成为我镇远镖局的抗鼎之才!”

    “抗鼎之才!”

    全场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响起倒抽凉气之声,反正就是抽了!大长老张威和总镖头元尘山两人皆是万分吃惊!

    抗鼎之才,这直接就是把张放当成了传衣钵的节奏,大长老和元尘山对望一眼,两人同时站出来,大长老率先道:“老大人,你当年可是立下重誓,此生不再收徒啊!”

    陈落英瞥了张威一眼,冷哼道:“老婆子虽是已过了花甲之年!但是还没老到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元尘山连忙道:“那敢问老大人刚才所言是何意?”

    “何意?如今江湖大势,你等难道不知?难道你以为就凭你们这几人能保证我镇远镖局在未来的江湖风浪之中屹立不倒?”陈落英说到这,顿了顿,叹了口气道:“尘山,我知你此前和高狩结缘,但毕竟没有将他正式列入门墙。而张威之意,如音已经告诉予我。似高狩这等资质,若是当年老婆子自是不会相让,不过如今老婆子也不会自食其言。

    这样吧,你们都且按捺些时日,待高狩将落英心经修炼到大圆满之时,就由他自行抉择要选何人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