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争夺

    2100加更到了!相当感谢兄弟们,实在太给力了!再过几个小时又是新的一周,也是大江湖最后一周新书期,剑人在这里恳求兄弟们继续支持!下周依然每天两更保底,依然300推荐票加更一章,依然500收藏加更一章!兄弟们,造起来吧!

    十二点半还有一章!

    ......

    陈落英说完站起身子,也不待其他人再说什么,絮絮叨叨的道:“人一老,这精神头就不行了,如音扶着我回去吧!”

    大长老和元尘山连忙让开,但这两位估计心里都在骂娘,这位老大人说的好听,让张放自择师父,看似是为了维持公正,保持门派和谐,但明眼人从她给张放的奖励就能看出,这完全是红果果的拉拢!

    不过现在元尘山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你说你自己没事装什么派头,张放当初都叫了你一声师傅,你非要让张放改口叫总镖头,元尘山真想把自己的嘴巴撕了。

    陈落英一走,这位总镖头立即道:“高狩,你还记得你我之前的约定?我等着你前来!”

    元尘山说完带着几名镖头匆匆离去,这斗武阁可是长老院的地盘,老大人一走,他要是还敢在这跟张威争徒弟那纯粹自取其辱,不过他自然也不会放弃,好歹张放是他亲传徒弟洛云带进门的。

    大长老双目喷火的看着离去之人,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情绪,大声道:“此次内门晋升小比武正式结束,季老,给前三名分发奖励。陈玉涵和高狩皆已是人级下品中期的修为,可以更换身份牌!”

    大长老说完,就气呼呼的坐到凳子上,看着搓着手一脸兴奋的张放,恶狠狠的道:“高狩,你站到我面前来!”

    张放此时真是乐坏了,他压根没想到这回参加门中比试竟然能有这番收获!他左手拿着那粒上品易经丹,右手拿着那张封皮上写着“鹤游仙踪步”五个字的金箔纸,一脸傻笑。

    “高狩,我叫你到我面前来!”

    大长老看着张放那市侩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声音再加几分,就差在张放耳边咆哮。张放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将两件奖励收好,然后走到大长老面前道:“大长老有何吩咐?”

    “老大人的话你是怎么想的?作为我镇远镖局未来的抗鼎之才?现在是否压力很大啊?你要晓得老大人今天的话传播出去,以后门中弟子都会以你为首,你从今后就要为门中弟子做出表率!

    不就是鹤游仙踪步的第一重秘笈和上品易经丹吗?至于乐得和个傻子一样?你若是将来成为老夫的亲传弟子,长老院中所有典籍任你挑选!”

    大长老这番话说的很有气势,但张放晓得这老货不过也是在拉拢自己,张放又不是瞎子,现在摆明了长老院,外事院,主家三方都想让自己成为他们一脉的弟子,大长老如今不过是开出的拉拢条件而已。

    张放嘿嘿笑道:“大长老,你长老院中可有地级武学?”

    大长老不由一滞,重重哼了一声,才道:“地级武学又不是街边的白菜,长老院自然没有。但地级武学岂是那般容易练成的?

    武者一途,更重要的是找到合乎自己的武学,否则就是给你一本与你心性相悖的天级秘典你也练不出名堂!

    而我长老院中收藏的人品中级,上级武学典籍,足有数十本之多!怎么也能挑选合你之用的,这才是正途!”

    张放撇撇嘴,大长老说的都是屁话,高级武学我学不了,可以拿来卖钱啊。而且张放晓得自己就算真入了长老院一脉,这些npc也不会真将收藏的秘笈全都给自己一份,否则真如此的话,还做个毛的生活玩家,直接春熙路上开个秘笈店铺,每天坐着收钱就是了。

    张放觉得按照游戏的设定,自己入了长老院,多半是先选一本秘笈,修炼到大成后才有资格挑选下一本,包括陈落英所给的鹤游仙踪步第一重秘笈,自己肯定是要将之练到第一重顶峰,才有可能获得下一重的秘笈。

    张放可不是任人许下空口承诺就会轻易上钩的人,不拿出点实际的好处,他才难得理会你,于是张放淡淡的道:“大长老,你还有什么要教训的弟子的吗?若是没有弟子就先告退了!”

    大长老听到这话眼睛一瞪,他原以为自己这般声色俱厉的训导张放一番,张放肯定纳头便拜,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敢这样。

    他现在算是晓得张放就是个“死要钱”的,没点好处,你想让他入长老院一脉,简直是痴人说梦!

    “等等!”

    大长老气呼呼的道:“元尘山能给你记名弟子考核,难道我不可以?不过你现在已经算是核心弟子,这方面元尘山简直占了大便宜!这样吧,你将足厥阴肝经打通后,再完成一件人级下品的委托,就赶紧来找我!”

    张放眼睛一亮,不过却依旧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的道:“弟子知道啦!”

    大长老看见张放这个样子,气得重重一拍扶手,气哼哼的道:“抓紧点,少不了你的好处!”

    好处!张放要的就是这句话,连忙道:“是,弟子一定抓紧,肯定抓紧,大长老你放一万个心吧!大长老还有什么吩咐,若是没有吩咐弟子去找季老领奖去了。”

    “滚吧!”大长老手一挥,眼睛就闭起来,他现在算是弄懂了,张放这家伙根本不在意什么态度,他只在意你的好处!

    “这小子!不过也好,总算晓得这小子的性子,如此倒也好办了,我还不相信凭我长老院的资源将他争取不过来!”

    ......

    张放满脸春风的从斗武阁中走出来,等他一只脚刚刚踩到斗武阁外的地板上,那位天生嘲讽脸的“送死兄”就上前来,对着张放躬身道:“高师兄,师弟我先前不懂事,冲撞了高师兄,高师兄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张放看着这个npc,呵呵笑道:“现在才知道错了?晚了!”

    那“送死兄”一脸苦涩,正想再说什么,王琛维急急从殿中跑出来,一把拉住张放道:“高狩,快,给我看看鹤游仙踪步的秘笈,只要你说价格,我要了!”

    张放看了一眼王琛维,悠悠道:“那三粒玄关丹不要了?”

    “要!”

    “上品易经丹要不要?”

    “要!”

    “人元大丹要买回去吗?”

    “别说了,我都要了!”

    张放嘿嘿一笑,转头看向送死兄,道:“你先去吧,空了我会找你谈谈心的!”

    宋师兄连忙点头,如蒙大赦的转身就走,而张放随即将那张金箔纸从纳物戒中重新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