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突围

    3000收藏加更!兄弟们真给力,只是剑人今天卡文厉害,所以更新慢了,请兄弟们见谅!最后感谢“若叶知秋”兄弟的打赏!

    ......

    张放伸出手,将黑色小圆珠拿到手中,视觉之中随即就出现一排系统信息。

    “空白的魂珠(微),采集类生活职业小几率特殊掉落物品。

    物品用途:当重要剧**物死亡后,有几率产生残缺武魂,玩家可使用空白魂珠进行吸收。

    空白的魂珠(微)可吸收残缺武魂实力上限:地级下品中期。”

    这什么玩意儿?张放看着这个东西有些莫名其妙,这不是武侠世界吗,还跟什么魂扯上关系了?

    张放将这所谓的魂珠拿在手中看了看,半天也没琢磨出个什么,只是想起副属性模板上有个武魂的属性,但上面依然显示的是未开启状态。

    看了半天也搞不懂这玩意儿有撒用,张放顺手将其塞进纳物戒,然后看向树下的情景。

    张放在树上折腾了这半天,山下的土匪早就上来了,这些土匪在几名匪头子的指挥下,四处散开,举着火把到处寻找张放的身影。

    过了这半天,这么多人也没摸到张放的影子,那几名土匪头子顿时有些气急败坏起来,倒是那名之前出言怀疑安公子用心的匪首,好像琢磨出了点什么。

    “你们几个,爬到周围几棵大树上去看看!”

    张放听到此话顿时一惊,借着火光凝目朝说话之人看去,只见说话之人,头戴鹿皮帽,嘴上留着两撇长长的八字胡,额角有颗黑痣,一双眼睛贼有神,东看西瞧精光乱冒。张放一看这家伙的长相,就晓得这人肯定是狗头军师一类的人物,一肚子的坏水。不过此人的身形倒还健硕,而且腰上挎着两把长刀,想来武功也是不差。

    这家伙能怀疑安公子的用意,脑子确实好使,一见这么多人将周围百米都摸了个遍,都没找到张放,很快就怀疑张放躲在树上。

    不过张放没有妄动,这狗头军师指挥的几人还没摸到老树这边来,暂时还没有暴露的危险。

    这些小喽啰也是会武的,听到那狗头军师的命令后,各自找了一棵看起来能藏人的大树走了过去,然后如鹞子翻身这等不入品级的粗浅提纵术就被这些小喽啰用了出来,一个纵身都是纷纷跃上树枝。

    其余几人还好,当中一个小喽啰刚跃上树枝,就看到前面茂密的树叶中有一双绿幽幽的眼睛,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一团黑影猛地从他头上飞过,这小喽啰受到惊吓,立身不稳,大叫着从树上摔了下来。

    这些个土匪都是没心没肺的,见这人从树上摔下来,非但没有人上前帮忙,一个个反倒哈哈大笑起来,站在张放所处老树下的那个留着地中海发型,也就是别号“活鹞子”的抱犊寨大当家更是笑得打跌,指着那摔下来的小喽啰道:“朱大当家的,你九竹寨的弟兄也不太中用了,能被一条猫头鹰吓的从树上摔下来,这等胆量还是回家搂着婆娘种地去吧!”

    张放听见这话,差点笑出声来,敢情这npc也有胆子小的啊,这小喽啰简直和神豪哥的两个小弟有一拼了。

    这人一说完,周围众土匪笑得更是大声,只有那狗头军师一脸恼怒,但手下的人伤了,他也不能不管,便朝着那名受伤的喽啰走过去。

    一时间,场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名小喽啰的身上,张放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唰!”

    活鹞子正捂着肚子笑得气喘,丝毫没注意到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待他稍有警觉的时候,只感到脖颈上如遭雷击!

    这家伙立即知道坏了,然而他此时全身僵直无法动弹,连嘴巴都张不开,不过这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他刚刚感觉僵直感即去,后脑之上连续被一股股沛然巨力袭中!一大口鲜血自嘴中喷出,眼,耳,鼻几处也纷纷有血流出,这一下就让活鹞子的意识接近模糊,全身也飘乎乎的。而就在这时,活鹞子感觉双腿被人一扫,整个人重心丢失,下一瞬,又是一脚踢中他的胸口,将他整个人踢到半空中,紧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

    蛇信连吐!

    张放的腿上展开道道腿影,一连四腿踢在浮在半空的活鹞子的胸口,当这一记腿法结束,他正想补上一掌落英缤纷时,却听到系统的提示。

    “目标已死亡!”

    伴随着系统声音,张放立即看到这活鹞子正在下落的身体上,有几件闪光之物,他一把将其全部搂到手中,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山林中更深处窜去。

    张放这番动作极快,从树上一跃而下,以花香月阴击中活鹞子脖颈,到用灵蛇腿法的快腿招式“蛇信连吐”踢死活鹞子,前后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等到那些土匪听到打斗声,意识到情况不对时,张放已经夺路而逃!

    张放能这般快打死活鹞子,突袭是主要因素,他所学武功皆是快招也是一个原因,但更关键的是他现在的修为不弱,他的内功境界可不是落英心经第三重初窥皮毛,而是已经达到了第三重炉火纯青境界,足厥阴肝经已经打通!

    刚才用花香月阴麻痹活鹞子后,张放随即使出拂花掌绝招落花满天,一连数掌击打在活鹞子头上这等致命的要害部位,只是这一掌就将活鹞子打入濒死状态!

    张放来不及回味击杀活鹞子的过程,也不及查看活鹞子爆出的东西,全力催动轻功在山林间狂奔!

    身后已经响起阵阵暴怒的呼喝声,那狗头军师和其他几位土匪头子已经全力追了上来,张放不敢有丝毫停留,一边用随风身法变幻方位,一边又用飞燕功狂奔。

    但饶是如此,身后几人也是越追越近,眼见着几人已经迫近张放身后不到十米,但就在此时,山林已到尽处,张放一头就冲出了出去。

    前方正是张放第一次见到白虎哥时其所在的那处山崖,而山崖之旁,则是一片巨大的瀑布,那瀑布是一处绝壁所在,巨大的水流从瀑顶涌下,要飞流近百米才会落入下面的水潭,然后再流向山下的河滩。

    张放看着这瀑布脸上微微有些喜色,速度丝毫不停的冲向山崖!

    这山崖怪石嶙峋,陡峭难行,但张放催动起大成的随风身法,在上面如履平地,而且身影飘浮。

    反倒是身后的几位匪首,轻功太差,在这山崖上速度快不起来,但山崖之上月光挥洒,他们倒也能锁定张放,故而也是一步步进逼!

    那朱大当家,看着张放往崖顶逃去,嘿嘿怪笑道:“朋友,这崖顶之上乃是绝路,你就算暂时冲上去也是自陷死路,何不停下来,和我们谈谈?”

    谈你妹,张放头也不回的直冲崖顶,随着崖顶越来越近,张放的脸上喜色越来越浓。

    再见!

    就在临近崖顶时,张放挑衅的回头看了身后几人一眼,然后头一甩,直直的冲出崖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