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本色(下)

    4000字大章节!算是保底2更和1800推荐票加更合在一起发了。因为老婆要带女儿回娘家,晚上9点多的火车,剑人下午要送她娘俩去成都,来来回回要折腾些时间,晚上回来估计都11点左右了。所以2100票的加更应该在12点半左右。请兄弟们理解下。

    最后感谢拿铁三合一,若叶知秋,泡影,马分和染血的青春,五位兄弟的打赏!鞠躬,拜谢!

    ......

    紧赶慢赶把妹妹送到学校,张放就朝着自己混迹了多年的铜锣湾老街走去,这条老街在一环的北段,是v2区最早的聚居区,不过现在早已经显得破旧不堪,被称为贫民窟中的贫民窟,但对于十二岁就到社会上找钱的张放来说,铜锣湾给予了他养活自己和妹妹的机会,也是在十二岁那年张放就加入了铜锣湾最为昭著的洪兴社。

    就张放所知的历史知识中,自己加入多年的这个社团与百多年前的一个组织重名,但是,也仅仅是重名而已。在如今这个时代,你别说干点提刀拿枪的拉风事,就是你打架拿根筷子在手中当凶器,分分钟就有区警前来把你带走,地面是永远不缺罪犯的,而在满天电子眼,脑子里还有脑核芯片实录信息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犯罪能逃脱审判。

    为此,曾经有哲学家高调的举起人性**的大旗,拒绝移植脑核芯片,但在矩阵世界诞生后,每个人每天凭空多出来大量自主时间,相当于变相增加大量的寿命,顿时让一切的反对烟消云散。

    不过在张放看来,现在的社会挺好,至少公民的安全得到了最大的保障,刑事犯罪一年到头也没有几起,地面那些罪犯大多都是由贪婪而导致的经济犯罪。

    或许,洪兴社最初的建立人的确有弘扬百年前邪恶势力的想法,只可惜他的梦想被主脑无情的摧毁。当然,在如今v2区的部分人眼中,洪兴社依然是一群恶人,但是至少在主脑那里,洪兴社是解决机械高效年代生产力过剩而导致就业问题的一个正面组织,是一个坚持以人为本,促进聚居地和谐的进步社团。

    ......

    “放哥!”

    “放哥!”

    .....

    刚走进老巷子,一大群叼着烟,穿鼻环,带耳洞,染着黄毛红毛什么毛的牛逼小弟,看见张放就立即站直身子打招呼。

    对于这群洪兴社中最底层,连马仔都算不上的站街小弟,张放也只是略微点下头,就径直走进老巷子里面。

    这条老巷子是洪兴的大本营,也是v2区最老的四条古街之一,刚走进巷子就能听见里面传出的喧嚣声。

    “二筒!”

    “四万!”

    “老子胡了!”

    .....

    长数百米的老街,林立的是各种茶馆,家家都是爆满,里面尽是五十岁往上的大爷大妈围聚一桌,以一种叫麻将的玩具自hing着。

    这些享受着社会保障金而因为年龄太大无法移植脑核芯片的中老年人,曾是五大区都最为头疼的社会群体,但在华夏区祭出两大杀器,麻将和广场舞后,这些中老年人的问题被解决了很大部分,至少在华夏区如此。

    张放走进一家名为“春雨”的茶楼内,刚进门,门前几桌正打的hing的老大妈看见张放,一个个纷纷跑过来围住张放,道:“阿放,你下午可得带人去帮我们镇场子,西街那帮臭娘们昨天又来抢我们的地盘,还把她们的音响开到最大,影响我们,真是气死老娘我了。”

    “就是,区里马上就要召开第97届广场舞大赛了,好多外街的人跑来偷看我们跳舞,偷学我们的动作,你可得多带点人,帮我们把这些人驱赶了。”

    “阿放,全靠你了啊!放心,这次要是我们得了第一,少不了你的好处!”

    ......

    张放看着眼前这些七嘴八舌的老大妈,一个劲的微笑着点头,满口答应她们的要求,多少年了,洪兴社不就是为社会解决这些矛盾的吗。

    暂时安抚住这些老大妈,张放和前台的大嫂打了声招呼,大嫂正在点钞,只是略微点了点头,随后张放又往里走,这里打麻将的大爷大妈都认识他,纷纷和他打招呼。

    “阿放,等会你老大训完你,出去给我带包白沙过来!”

    “我要金圣,蓝盖的。”

    “给我带包软包玉溪过来。”

    ......

    听着这些要求,张放脸上笑开了花,忙不迭的连连答应,从十二岁起,他还是一个站街小弟的时候,帮这些老大爷买烟就是他最大的收入项之一。

    由于人类渡过了生存危机,随着聚居地的日益安定,人口问题已经日益凸显,即使如今修建了摩天巨城,依然无法缓解人口问题带来的一系列的问题。

    所以主脑实行了专营专卖制度,也就是说你卖吃的就只能卖吃的,不能卖饮料。你开茶楼就只能卖茶,提供麻将那是附带的。你卖烟就只能卖烟,不能卖酒。

    所谓超市这种东东,张放也只在历史信息中看到过,主脑这种制度是为了尽可能的解决社会人口就业问题,而以主脑无处无在的能力,它施行的制度从未失败过。

    应付完厅中的大爷大妈,张放终于来到最里面的雅间,打开门,几个留着光头,纹身都要印到脸上,长的凶神恶煞的中年人也在搓麻将。

    一见是张放进来,其中一个眼角有一道刀疤的壮汉道:“兔崽子,都他吗九点了才来,今天不用开工,不用吃饭了啊?”

    这是张放当年进洪兴时跟的大哥,江湖人称大天二,别看这位大哥长得吓人,其实是个妻管严,就拿他脸上那道刀疤来说,大哥总是吹嘘这是当年自己跟某某某火拼时留下的,其实张放晓得,这压根是大哥**社里的小妹妹,回家被大嫂弄得。

    听着大哥的训斥,张放根本没往心里去,等大哥说完,他立即道:“老大,买烟不,我等下要去帮外面的人买烟,顺便帮你带一包!”

    “买你妹!你他吗就知道整老子,你帮别人买烟从来都是拿一根当跑腿费,你帮老子买每回都拿半包走,老子腿还没瘸,等下自己去买!”大天二一听张放提到买烟,气不打一处来,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麻将在桌子上拍的砰砰直响。

    不过张放却当没看见,嘿嘿笑道:“大哥,注意老大的气度,气度啊!”

    张放一说完,旁边几人立即道:“就是,都是我们洪兴里面四大天王级别的人物了,给手底下头牌买包烟都不干,阿放,我说你别跟他,跟我,老子每天让你帮我买两包烟。”

    “说的对,大天二,不是老子说你,要是没阿放,你他吗能这么快爬到这个位置?虽然我们洪兴混的是资历,刷的是脸卡,但是当年要不是阿放站出来跟天兴社那边连打九场,为此还蹲了半年黑房子,他吗的能轮到你当四大天王?

    我说阿放,你别跟大天二了,我们几个你随便挑一个吧。”

    “现在这年头,这些黄毛小子一个比一个精,你要让他们站一堆镇镇场子可以,要想一个眼神飞过去,就让他们动手,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

    老子当年要是先一步收了阿放,大天二,我说现在也没你撒事了。”

    张放站在一边看着这几位当年跟大哥一起进洪兴的老大哥起哄,嘿嘿直笑,这些人跟大哥也是多少年的兄弟,说话随便惯了,不过他们说的话也是有道理。

    这年头出来混其实也是个技术活,当年张放刚进洪兴也是一个站街小弟,但其他人都只晓得站街装酷,对着小妹妹吹口哨,他却天天在茶楼里转悠,帮人端茶递水,跑腿买烟。

    也是当年洪兴和天兴爆发矛盾,不过江湖上的规矩大家都知道,成年人是不能动手的,动手那是红线,谁动谁倒霉。遇到不可调和的问题,就只能让年纪小的小弟站出来,但是大佬们还不能明说,不然就是教唆犯罪。那年大天二打的是头阵,眼睛在一堆小弟里来回扫了三遍都没人站出来,最后张放给大天二比了个三,大天二点点头后,张放才冲出去和天兴社的人大战九场。

    由于张放小学的时候把肌体训练学的很好,还真是一时间没找到能和他较量的同龄人,最后还被洪兴吹成了什么红花双棍,等到他从黑房子也就是少管所一类的地方出来,就一跃成为了如今大天二手下的头牌,也就是挥挥手就有钱赚的二号人物。

    大天二被这几人一说,一拍桌子道:“他吗的,少来挖我墙角。”

    说完,他从匣子里抽出一张五十块的邦元一把丢给张放道:“快点滚,最少给老子留一半!”

    张放笑呵呵的接过钱走了出去,从十五岁升级为“幺哥”开始,他就没再跟大哥客气过。张放这辈子自觉不欠任何人的,他为大天二进过一次黑房子,为胖子进过一次黑房子,所以他心里感激两人,但绝对不会对他们客气。

    眼见张放要走出去,大天二道:“你嫂子说有点事情找你商量,你忙完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就去一趟。”

    “知道啦!”张放应了一声,就关上雅间的门走了出去,他看着手上的五十元大钞呵呵笑起来,然后从包里摸出剩下半包的“天子”,这是昨天给大哥买烟时抠下来的,刚好算作今天的送上去。

    “那个谁,过来,过来!”张放随手招过一个小弟,然后把半包烟丢给他,道:“帮我给大哥送进去。”

    那小弟一脸苦色的道:“放哥,能换个人吗?”

    “换你妹啊,就你了,少废话,等会赏你去给永和豆浆送货,快点去!慢了的话,下午就滚去铜锣湾去给陈大妈他们镇场子!”

    这小弟一听连忙朝雅间而去,张放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这些小青年可跟他当年不一样,他们进洪兴,为的只是甩甩帅,有个可以跟人吹嘘的身份,并以此钓几个小妹子。

    在这些新入小弟的眼中,给老大妈解决矛盾那是很丢份的事情,而骑着骷颅头三轮车,给二环路里面的铺子送货,那才是倍儿有面的事情,因为他可以堂而皇之告诉小妹子,“瞧,这都是哥罩的场子”。

    这年头啊,能源永远都在需缺,人们为了保障自己的“寿命”,矩阵世界每天的定时开放是必须保证的,但就是如此,矩阵世界也就开放七个小时。上面的大人物宣称这是为了保证人类可以分清虚幻与现实,但这种说法连刚接触矩阵世界的小孩子都不信,说到底还是能源有限。

    为了进一步节约能源,主脑取消了传统的燃油机械,磁能,电能机械是主流,就拿交通工具来说,除开必备的公共交通磁悬浮飞车,和地磁高速列车外,定速巡航通道上跑的飞快的私家车那都是倍儿有钱的人的奢侈品。

    搞物流业的你要是真敢用磁悬浮卡车当运输工具,保证你赔的裤子都当掉,所以在专营制度下,像洪兴社这种收容大量无业青年的社团,就成了最大的人力物流公司,当然对这些无业青年来说,美其名曰“看场子”。

    接下来,张放又用相同的手段,打发手下的小弟帮他买烟,而张放就在柜台上拿起电话挨家询问哪些店铺需要人力物流的,一上午就这么忙忙叨叨的过去,等到吃过午饭,稍微空闲下来,张放走到前台,招呼了一声大嫂。

    “大嫂,你找我?”

    “快来给参考参考。”大嫂头也不抬,定眼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朝着张放招手。

    大嫂也是快四十的人了,据说年轻时风华绝代,引得铜锣湾无数混子折腰,最后被大天二拿下。只是张放当年第一次见到大嫂时,她就已经是个腰宽体胖的标准欧巴桑了...

    张放快步走了过去,看向大嫂手中的平板电脑,上面显示的是“大江湖论坛”,张放晓得大嫂爱玩游戏,以前没少让自己在游戏里给她帮忙,但没想到大嫂还挺潮的,追新游追的这么紧。

    张放盯着平板电脑,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大江湖论坛,一眼瞄过去,论坛在线人数还不少,竟然高达两万,而且其中不少帖子还都是收费的,张放看到这,眼睛顿时就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