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神豪你吃饱了撑着的是吧

    感谢染血的青春,拿铁三合一的打赏!今天就是爆发的节奏,但是总攻在下午!兄弟们给点激情!以爆发的名义求激情,你们懂得!

    ......

    小事?张放眼睛微眯,这老家伙真是把自己把当驴子了,在前面钓根萝卜,就让自己死命的往前走!这他吗的憋气啊!

    “说!”张放没好气的道。

    陈长老将精品易经丹放回瓷瓶中,悠悠道:“年轻人火气别那么大,我所要你做的事情,真的只是小事,而且是一直想做的事情。”

    张放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杀掉一阵风?”

    “你小子果然灵慧,我就这个要求,不过你竟然已经将落英心经大成,我就先给你点奖励。嘿嘿,现在距离下一次核心弟子比试还有好几日,门中想来也无人敢提前传你常青功,不过老夫就破例先传你前两重心法口诀,想来你急匆匆的来找我,也是为此吧?”陈长老满脸带笑的看着张放,那眼神要多贼有多贼,张放算是被这老家伙吃的死死的。

    张放看着老家伙,突然明白敢情自己从一开始就被这家伙算计了,什么疑难悬案,下品的实力完成中品的委托,得中品的奖励,全是这老头子弄出来引诱自己的,这老家伙从一开始就想干掉一阵风,这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秘密。

    只是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奖励在老家伙手上,他想给就给,想不给就不给,不过张放犹不死心的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将常青功的心法口诀全部传授于我?”

    “小子,你要懂个道理,胖子不是一天吃成的,练武也是这个道理。而且这常青功可不比落英心经,修炼难度至少在落英心经数倍甚至十倍之上!绝不是那般容易练成的。你还是踏踏实实练成前两重,再拿回一阵风的信物再说其他的吧!”

    张放无奈,这老头真是太奸诈了,一点点的好处都不肯多给!

    “好吧!”

    陈长老点点头道:“这才对,常言道听人劝吃饱饭,小子,你听我的没错!”

    听你的?被你卖到爪洼国都不知道!

    “听好了小子,我只说一遍,你给我打起精神来。常青功是本门偶获的一门内功心法,其乃是至刚至阳的内功心法,讲究的中正大气...”

    陈长老唾沫横飞了说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这老头这次总算厚道了些,不仅将心法口诀完整说出,还对张放略作了些解释,并且告知了张放一些修炼心得。

    “叮,你获得常青功第一重,第二重心法!”

    “常青功,人级中品轻功,需悟性达到11点方可参悟。玩家当前悟性为14点,参悟该武学所需时间为5小时24分。”

    “提示:主角得到陈长老的对常青功第一重,第二重的讲解,以及修炼心得!参悟时间缩短5小时。”

    张放看着系统提示,心中暗叹,陈长老你总算干了件人事!

    ......

    张放从陈长老处一出来,正思量着该往哪去,却发现在自己的信息框几乎要闪爆了,之前从绝壁下来,一路往成都狂奔他还没注意,这会儿一点开,乖乖,几乎所有好友都发来了信息。

    张放粗粗扫过,原来是这些人基本都是在论坛看到自己的帖子还有那笔大单的截图,知晓了自己的身份,这下全部炸窝了,有来请教的,有来想结识的,也有巴结的,比如某某人。

    不过当中最拉风的就是唐大恶人,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喷,最后让张放跟他见一面!

    这唐大恶人也不是智商为负的二b,之前受到手下二号人物的影响,一直是怀疑金晨博那家伙捣鬼,现在看到张放小小v2区的玩家这么牛逼,自然是反应过来,极度怀疑是张放做掉了他,爆掉他的人元大丹。

    不过唐大恶人也是神豪,在消息中表示只要张放愿意出城跪舔,然后怎么怎么样,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那神豪的气度是杠杠的!

    我去你吗b!

    张放一指x掉这些信息,一个都没理会,朝着镇远镖局外走去。

    趁着还有20多分钟才能将常青功参悟出来,张放决定先找点事情做,之前他学习生活技能将成都的集市逛了个遍,知道有些地方可以处理他身上的那些材料,也就是白虎哥的遗产。

    张放也不耽误功夫,施展开飞燕功就发足狂奔,临近镇远镖局大门时张放纵声一跃,然后一个鹞子翻身就**无比的朝着镇远镖局对面的一家住房的房背上飞去。

    既然赶时间,那走天上自然是最快的,大江湖大武侠的时代你说城中不准用轻功?开玩戏哩!在城中只要不恶意pk,那些衙门的捕快谁爱来管你?就连找块空地打个切磋的旗号,打的天翻地覆,捕快也不会来抓你,当然打到路人npc或者损害城中建筑那是扣声望和坐牢的。

    张放在天上跑的哈皮,却没看到地上不少人都在对他指指点点,特别是那些新进入世界的玩家,一个个指着他无不羡慕之色。

    “这家伙谁啊?这么牛逼?我们还在地上甩火腿,他都在天上飞来飞去,我靠,这太他吗伤人了!”

    “谁说不是,都是昨天进服,老子内功到现在第一重都没修到顶!不过我看他好像是从镇远镖局那边飞过来的,他该不会是那位‘大神降临’--高狩吧?”

    “兄弟,高狩是谁啊?”

    “高狩你都不知道?你out了,现在论坛上最火的就是这位大神,别人第一天开服就搞到了地级武学,在交易平台卖了一万六啊,要知道那还是第一重心法而已!真是羡慕啊!”

    “一万六邦元?!兄弟你没吹牛吧?这家伙这么牛,那他岂不是超级高手?”

    “废话,我看这高狩不仅是镇远镖局第一高手,目前也是成都的第一高手!你看天上除了他,还有谁在飞来飞去的?”

    这些围观党说的hing,丝毫没察觉到这些话不知不觉就传播了出去,如今成都的玩家比之昨天暴涨了近十倍,这些八卦消息传播速度之快,特别是那位仁兄给张放安上的成都第一高手名头,很快就流传到了一些人耳中。

    ......

    张放在各个房背上飞来飞去,玩的很是哈皮,眼见着快要到集市那边,不由加快了几分速度,正在他准备换口气凌空借力加把劲飞到对面时,下面突然传来一声暴喝!

    “高狩!吃我一拳!”

    这声音之大一下震的张放的脑子嗡嗡作响,等他往下一看,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凌空脚步虚点,一个纵跃,一个庐山升龙霸的架势就冲着他而来,沙包大的拳头在眼睛中越放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