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相守一生(大结局)

    “表姐!真的是你。”王若诗双手捧着她的脸哭笑道。

    “听说你改了名字?”

    王若诗点点头道:“王若诗!你呢?听说我有了一个很特别的姐夫。”

    陈庆峰从里面门的一测闪身而出,笑道:“说的是我吗?若诗表妹果然是找人喜欢。”

    他看到站在王若诗身边的男子,不由得一愣,旋即将目光看向自己的娘子。

    见她神情见有些恍惚,心里不由有些醋意,忍住不快将她揽进怀里,笑道:“阿新,给我们相互介绍一下吧。”

    被称为阿新的女子,一回神,道:“呃,这是我表妹王若诗,”她说完眼睛落在王若诗身边的于戎脸上,迟疑了一下道:“这是若诗表妹的相公——”她说到这里之后,不知道该怎么表示了。

    于戎一笑道:“在下于戎。”

    陈庆峰听了此话之后,双手一抱拳笑道:“好,没想到以后我们成了亲戚了,不管年龄大小,你可都要叫我一声姐夫。”

    他说完之后,对若诗与于戎道:“我们接到你的信之后,两天前便到了这里,阿新听说你要与若诗举行婚礼,便心急火燎的要来帮忙,现在你们去看看你们的新房吧。都是阿新与丫头们布置的。”

    王若诗冲于戎一笑道:“这里便是我们的家吗?”

    于戎点点头道:“是,进去看看喜不喜欢?”

    阿新见于戎看向王若诗的眼神,心里轻叹一声,此时,她觉得肩头多了一只大手,一侧脸正好迎上陈庆峰同样的眼神,脸上忍不住一笑,身体轻轻往他的怀里一靠。

    “我们什么时候也补办一个仪式?”陈庆峰对怀里的阿新说道。

    阿新脸上一红,想想当时只是一时负气,便与陈庆峰在一起了。可是没想到陈庆峰竟对她如此上心。

    想起那天他站在农趣的大门口,说已经解散了山寨,现在无家可归请她收留的情景,阿新脸上依然忍俊不已。

    一个男人能为自己放下一切。只安安心心的守在自己的身边,那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此时,阿新听了他的话以后,道:“仪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好好对我,不能想三想四,更不能想五想六,当然同样的标准,我也会恪守。”

    在场的听听了之后,无比莞尔。

    若诗听了此话。笑道:“表姐,你多虑了,我虽然第一次见到姐夫,可是我看的出来,姐夫的眼里就只有你的。”

    阿新脸上一红。“好了,别站在门口说话了,这是你的家,还不请我进去坐坐。”

    若诗上前牵了她的手,道:“不是没有经过我的允许都住了两天了吗?怎么这时候又让我请你进去,我还没有你对这里熟悉呢。”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房间。

    阿新带着王若诗看了各个房间。

    每个房间都被 她打扫的干净整洁,而又喜气洋洋。很有农家新房的样子。

    “你们选好日子了吗?”王若诗问道。

    王若诗听了之后,笑道:“只要人不变,那天都行。”

    阿新轻叹道:“你们能在一起不容易,要好好珍惜呀。”

    王若诗点点头笑道:“我想我们此生都不会再分开了,无论什么人,什么事都不能将我们分开。”她说到这里。眼睛里含着的泪渐渐变浓变大,晶莹欲滴,“因为我们都曾经失去过对方,所以现在拥有会倍加珍惜。”

    她说到这里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我觉得人有的时候真是很贱。在垂手可得的时候,总是不知道珍惜,当失去了,才去追悔莫及。”

    跟在她们后面的于戎听到若诗有哽咽之声,知道她又想起了过往的事情,赶紧上前,道:“若诗,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再想过去的事情吗?过去的都不是属于我们俩的,以后的日子才是属于我们俩人的,我们只看以后,不回头看了,好吗?”

    王若诗将眼泪擦干,笑着点了点头。

    第二天,于戎将一副写着“归来居”的牌匾挂在了自家的院门口。

    三天之后,他们在此举行了简单的仪式,参加婚礼的人就只有若诗的表姐阿新与姐夫陈庆峰,再便是四五个丫头。

    可是王若诗觉得这是她前世今生最幸福的时刻。

    婚礼已毕,于戎不顾陈庆峰的打趣,将王若诗抱起就进了洞房。

    陈庆峰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阿新一笑道:“当时我在抱你进房的时候,心里默默祷告了上天,感谢他将你送到了我的跟前,我想此时于戎的心境应该与当时的我差不多吧。”

    阿新听他说起那日的事情,脸颊不由得红了,映着月光,越发娇羞可爱。

    陈庆峰忍不住将她抱进了怀里。

    第二日,陈庆峰与阿新启程离开。

    临走的时候约了王若诗三月二十六去农趣相聚。

    王若诗看着阿新与陈庆峰骑着一匹马慢慢远去,侧头看向于戎,问道:“农趣离这儿远吗?”

    “大约有两个时辰的路程。”于戎笑道,“其实当时我中意于农趣,不过,当时觉得自己的前途未卜,便将农趣留给了她,也是心里对她有所愧疚想弥补一下的意思。”

    王若诗听了于戎的话以后,脸上带着几份悔恨道:“都是我的不是,若不是我鬼迷心窍,怎么会让你受这么多的苦。”

    于戎一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了一吻,抱住她的头道:“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也不要再提以前的事情了,一想到以前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我心里便像针扎一般,以前的事情不怪你,怪我不够决断,才让你做出错误的选择,不过,若是没有以前的经历,我怎么会拥有现在的你。”

    王若诗听了于戎的话以后,伸出手使劲抱住了他的腰身。

    正当她陷入浓重的感情中时。忽然听到于戎在她的耳边低语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人,太孤单了,应该多增加一下家庭成员了。”

    王若诗一时间还没有明白于戎的话,感到身下一轻。已经被他抱起了。

    此时,她才猛然惊醒,这家伙大白天的竟然又要胡来,在他怀里挣扎道:“增加家庭成员的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啦,我们慢慢来好不好。”

    她说完此话,于戎低头冲她促狭的一笑道:“好,我会尽量将进度放慢的,一天的时间够不够慢,若是不够的话,那便两天。两天不够,那便三天、五天、一月、一年……一辈子”

    开始的时候王若诗还要嗔怪他,听到最后不由得将脸深深埋进了他的怀里。

    正当王若诗陶醉在他的话里的时候,只听已经抱着她走进了房间的于戎又道:“今生,你会是我身下唯一的女人。我会将我的所有都给你,你可以欲所欲求。”说着便将她放在了床榻上。

    王若诗翻了一个白眼,道:“怎么好好的话,被你这样一说就变了味道呢。”

    于戎欺身上前哈哈一笑道:“我说的是实话。”

    房中一阵嬉笑之后,传来异样的响动。

    *********************************************************************************************************************

    桃红又是一年春,归来居的院中,比去年多了些翠绿的竹子。也多了一个小生命。

    躺在床上养身体的王若诗看着身边白胖的儿子,满脸都是幸福。

    于戎急急火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王若诗见了道:“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

    于戎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笑道:“你看是谁来了。”

    她说完此话之后,便闪身站到了一边。

    一个贵妇打扮的女子赫然站在了王若诗的眼前。

    “阿玉!”王若诗惊得瞠目结舌,失声叫道。

    容玉见到眼前的王若诗。眼睛一下便红了,三两步来到床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的抱着她。

    王若诗心里也很激动,拍了拍她的后背道:“阿玉。你怎么来了?”

    容玉抹了一下脸上的泪,道:“你们一个两个都太狠心了,自己在外面过逍遥日子也不告诉我一声,害我日日以泪洗面。”

    她说完不忘朝着自己的兄长狠狠的瞪了一眼。

    王若诗赶紧转移话题,笑道:“你是跟李文轩一起来的吗?怎么没有看到他的人影,他对你好不好。”

    王若诗说完此话,注意到容玉微微隆起的小腹,道:“怀孕了还不好好在家里养着,到处乱跑。”

    “你们都躲着不见我,我有什么办法,只好拖着笨重的身子来找你们了。”容玉的语气里显然还是带着火气。

    于戎与王若诗自知理亏,都是对她陪尽笑脸。

    容玉看到王若诗身边的孩子,赶紧从怀里拿出了一枚龙凤紧锁放在孩子的身边,道:“这是姑姑的心意,长大了记得去看我,别像你的父母那样没良心。”

    听了她的话王若诗与于戎不由相视一笑。

    过后,王若诗才知道,李文轩去了农趣,因为阿新刚刚生了一个女孩,他去看自己的外甥女去了。

    与这里的其乐融融相比,在天的那一方,草原大漠之上,昏迷了一年多的阿朵在凌浩的悉心照料下,终于醒了过来。

    只是她一睁眼好像什么都忘了,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她一睁眼看到守在自己跟前的凌浩,迟迟的道:“哇~古代美男——”

    全书完!

    **********************************************************

    如果有需要会上番外,多谢各位书友这大半年的追随与支持!么么哒。

    新书《闺誉》从今年三月份开始构思,有万字细纲保证,欢迎各位亲收藏养肥。

    新书类型:正统重生类

    无空间、异能,但女主聪明剔透。

    简介:前世闺誉被毁,

    嫁渣男,殚精竭虑,

    今生逆袭归来,

    自立业,得遇良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