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须弥再现

    梅红见苏清似是累了,她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便行了一个礼出去了。

    苏清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明天她必须要去见见那位吴太太,所以要尽快回复体力才行。

    不一会儿功夫,红衫回来了,

    见苏清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了,便将帐幔放下,出去了。

    苏清有上一世的经历,知道这个红衫来历不简单,所以今生对她格外警惕。

    听到关门声之后,苏清慢慢的直起身盘膝而坐,五心向上,心里默念着口诀:净土为家,修身静心……

    她左手中指上的指环闪过一道白光。

    苏清已经身在小须弥中。

    小须弥是她上一世穿越至此的时候出现在她的手上的海纳指环。

    说起这个“小须弥”,如果说她是一个空间又不大准确,因为苏清在第一次进入小须弥时便发现它似乎并不是一个死物,而是个有生命有意识的东西。

    每当她情绪低落躲进去的时候,里面原本平常的景色便会变得明媚起来,等她心情变好以后便会虚脱一般的恢复原状。

    此时她站在小须弥的入口环顾里面的情景,心里不由的大惊,因为她眼前竟是满目疮痍!

    里面好像经历了天塌地陷的浩劫一般,心房的墙上出现了几条大的裂缝,前面那棵代表她的心树已经干枯歪倒在心河岸边,心河上的心桥也已经断裂,只是心河里的水却清澈见底!

    心河的源头是远处的须弥山上的温泉,有疗伤养身的功效。

    若以温泉水滋身再配以明镜台上的药,她的这点小伤会立马痊愈。

    只是现在她无法到心河对岸的明镜台上去取自己所需要的药,只好走进了心房,所幸里面所需用品倒还依然齐备,便拿了水桶取了心河中水倒入浴桶中,暖暖的泡了一个澡。

    等她从小须弥中出来之时,天已经蒙蒙亮,她闭眼休息了一会儿,等再醒来便觉神情气爽了。

    伺候她起床的红衫,也不由的道:“小姐昨晚睡得一定很好吧,奴婢看着小姐的气色好了不少呢。”说着眼睛不时的打量苏清。

    苏清微微的一笑没有说话。

    净面后她坐在了妆镜前,镜子里的这张脸异常熟悉,只是看上去有些惨白,脸也瘦了不少,她微微一笑,带着病态的脸色不禁焕发了些荣光。

    她端详了一下身上的月白兰花刺绣交领褙子,对身后的红衫道:“给我将后面的头发梳理一下,将伤口盖上,不要挽髻,只将上面的头发用那半月形镶珊瑚的梳篦拢一下便好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妆奁盒中的首饰一一拿出来看了看,“将这对点翠镶珠蝴蝶给我带上吧!”

    苏清捡了一条兰色如意丝绦系于腰间,用无名指轻沾了些胭脂涂在了有孝白的唇上,将指尖剩余的胭脂在掌心抹匀轻轻拍在了两颊。

    “小娘子真是会装扮,这样一打扮竟果然看着精神多了,竟一点也不像是受了伤。”在一边服侍的红衫忍不住叹道。

    苏清抬眼看了红衫一眼,温和一笑道:“命人摆饭吧!”

    红衫没有看到苏清眼里隐藏的警惕之色,应了一声出去了。

    吃过早饭之后,苏清看到梅红正在廊下喂鸟,便道:“梅红我要出去走走,你跟着我吧!”

    在屋里收拾东西的红衫听到此话之后急急的拿着斗篷走了出来,道:“小娘子要出去?您的伤还没有好,还是在屋里歇着吧!”

    苏清没有说话,此时梅红已经取了斗篷出来了。

    红衫狠狠的瞪了梅红一眼,示意她将斗篷拿回去,可是没想到苏清已经回身自己取了斗篷披上了,“红衫将我那件没做完的夹衣做了,梅红跟我出去。”说着便一裹斗篷朝门口走去。

    红衫抿了抿嘴唇只好回屋做衣服。

    一路上苏清都没有说话,直朝着大太太的玫院走去。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周氏的说笑声。

    苏清没有迟疑抬脚走了进去。

    她一进门房中的笑声戛然而止,周氏的嘴依然咧着,却没有了一丝的笑意。

    “三娘见过大伯母、四婶!”苏清上前矮身行礼。

    范氏笑道:“是三娘啊,快起来吧,到这边来做。”

    苏清听着范氏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窃喜,心中便有些了然了,走到范氏的下手坐了。

    坐在周氏身边六娘已经向她投来了不善的目光,“明明自己病病歪歪的,不在屋里好好养着,出来干嘛,万一站不稳摔了怕又要赖上谁,若被京里的老太太知道了,说不定还要连大伯母连累了。”

    六娘提到了苏清的身体,范氏便问道:“哦,对了,昨天听闻你摔了一跤,我正要命人去查呢,不想你就来了,我听丫头门讲当时六娘在跟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跟伯母说说,若是哪个丫头没伺候好,害你摔跤,伯母一定替你出气。”

    虽然周氏不惧范氏,可是今天还巴望着范氏在吴太太面前给她的六娘说好话,听了此言之后,心里不免一紧。

    苏清站起身回道:“回大伯母,昨天三娘只是滑了一跤,幸好六妹相扶,才没有摔倒,有劳大伯母挂心了,今早伯母又命人送了鸡汤过去,三娘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说完她一脸的不好意思。

    周氏听了此言,心里稍稍的放松了。

    又得意的望了苏清一眼,便将脸撇过去了。

    范氏听到三娘说起鸡汤的事,不免觉得脸上有光,也笑着说:“你这孩子果然是个懂事的,一会儿你大姐姐过来,你也留下来热闹一天吧!”

    元娘也要回来!

    苏清听了之后心里不由的一叹。

    范氏嘴里所说的苏清的大姐姐是苏家的元娘苏盈,两年前嫁给了乐陵郡有名的富商刘员外的长子刘志善。

    记得苏老太太为了范氏没有与她商议便将元娘许给刘家,还写信狠狠的将苏仁骂了一顿,就连元娘结婚京中也没有派一个人回来。

    不过事实证明苏仁和范氏为元娘选择的这门婚事是很好的。

    虽然刘志善出自商户,可是却是个爱读书的,年前已经中了举人,现如今正在准备今年开春的春闱。

    苏清记得上一世,刘志善是中了进士的,而且还得了一个不错的官职

    最重要的是他对元娘很好。

    只是上一世因为刘志善是齐王容承一派,常为容承出谋划策,为了使容宇的路走得顺畅些,苏清便设计害死了刘志善,那年元娘只有二十九岁便守寡了。

    也因为此事,元娘恨极了苏清。

    此时苏清回忆起以前的事,其实刘志善与元娘都是良善之辈,虽然跟随容承,可是却没有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只是自己上一世对容宇爱的太过执着了,为了他,哪怕是与天下人为敌也在所不惜!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既蠢又傻。

    “回大太太,大小姐与吴太太的马车马上就要到府门了。”白鸽的回话打断了苏清的思绪。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