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四章 西阁遇险

    第三章

    虽然元娘回来不用人迎接,可是这吴太太是郡守夫人,自然是要出门迎接的。

    元娘的夫家与乐陵郡郡守吴大人家走的很近,吴太太很喜欢元娘沉稳的性子,便想着她妹子也一定是有样学样,听元娘说起家中的六娘还未有人家,便心心念念的要将六娘配给他的儿子吴仕成。

    今日来便是专门要见见六娘的。

    周氏知道此事之后,今早便好好的将六娘打扮了一番带了过来。

    不想苏清却也来了,而且范氏还留下了她。

    不过见她穿的很素净,一点也不招眼,再加上一脸的病容,弱不禁风的样子,与六娘站在一起,虽然苏清的底子好,可是也没六娘那样光彩照人,便一路上也没说什么。

    到了二门口,苏清与六娘站在二门外等着客人的到来,范氏与周氏则去了大门迎接。

    六娘打量着苏清身上的衣服,撇嘴笑道:“年下大伯母就没有给你置办新衣服吗,怎么还穿这半旧不新的斗篷,虽说你是庶女,可是也别穿的太寒酸了,免得伤了大伯母的体面,知道的说你节俭,不知道的还以为大伯母刻薄你呢。”

    苏清听了六娘的话以后,微微一笑,只是轻声道:“年下大伯母命人给我备下了粉红色刻丝十样锦的小袄和繁花似锦的羽缎斗篷,一来我肤色暗黄,穿了这鲜艳的东西越发不好看了,二来今日不过是与大姐姐见面,既是自己家里人,又不是相亲相面的又何须劳师动众,所以我便穿的随便了些。难道今天六妹不是为了见见大姐姐,倒是为了见什么外人的吗?”

    苏清这么一番话下来,跟在后面的丫头婆子都忍不住暗笑,其实苏清的脸色白皙,脸色暗黄的反而是六娘,可今天偏偏她穿红带绿的。

    经苏清这么一说,便都暗自打量起六娘来,果然是显得她脸色更蜡黄了。

    又加上六娘知道今天自己出来见客就是了为被人相看的,此时被苏清这样似是无意的说了出来,脸上不由的羞得满脸涨红,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大姐姐来了!”六娘正在气闷,听到苏清如此说,一抬头看到范氏和周氏正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身着宝石青织银丝牡丹团花褙子的贵妇说笑着走来,元娘与一个梳着双环髻圆脸庞的女孩走在后面,她们时而说笑低语,时而扯着衣袖玩闹,看上去非常的亲密,却没有见到什么吴公子,想来是在外院招待了。

    走至近前,周氏忙指着六娘道:“傻丫头,还不快过来见过吴太太。”说完又笑着对吴太太道:“这便是我家六娘了,从小跟在我身边长大,虽然娇养着,不过她倒是个懂事的,大礼小节从不怠慢。”

    六娘被周氏这样一说,便将刚才与苏清之间的不愉快忘记了,走到吴太太的跟前一福道:“六娘见过吴太太!”

    因为她知道今天见吴太太的目的,所以一与吴太太说话,脸便羞得通红了。

    吴太太见状心里便有些失望了,不过面上却笑道:“果然是好孩子”

    再抬眼看道站在当地的苏清时,吴太太不由得愣住了,眼神中满是惊讶。

    苏清没有回避,而是迎上了吴太太打量的眼神,自然发现了吴太太神情的变化。

    跟随吴太太的丫头轻轻抬手扯了一下她的衣襟,她才猛地一回身,有些尴尬的笑道:“这孩子是哪一个,看着文文静静的。”

    范氏忙道:“这是我们大房老三家的三娘,三娘,过来见过吴太太。”

    苏清微微的低着头,款款走到吴夫人的跟前一福,轻声道:“吴太太安好!”

    吴太太见她不慌不乱的样子倒是很喜欢,上前抓着她的手问道:“今年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周氏一听脸上便不好看了,瞪了苏清一眼,笑道:“吴夫人,咱们到屋里暖和一下吧,那边垂花厅里命人安置好了熏炉,这边请。”

    苏清这边还没有回答,吴太太却不好再问了,只好随着周氏朝着垂花厅走去。

    苏清渐渐的放慢脚步落在后面与元娘打招呼。

    “大姐姐好!”说完笑着摸了一下元娘的肚子,道:“到三月左右,宝宝就该出生了吧!”

    元娘是个心思醇厚的人,一向尽着长姐的责任,对苏清并没有厚此薄彼,所以苏清心里暗暗发誓,今生决不能再伤害元娘。

    元娘赶紧抓住了苏清的手,笑道:“你这丫头也学的调皮了,有外客在呢,你就动手动脚了。”

    苏清上一世与吴家接触较少,况且听说吴家的女孩性格怪异古板,于是便更远着了。

    只是回忆以前,记得这位吴小姐曾经资助过雪灾中的难民,想来是个良善之人,于是笑道:“阿清早就看到姐姐身边站了一个可亲可爱的妹妹,正不知道怎么搭讪呢。”说着对元娘身侧的吴小姐笑道:“妹妹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刚才与元娘有说有笑,可是此时却好像一句话也不想多说,见苏清问话,只淡淡的回道:“我叫吴乐瑶。”

    此时六娘回头见苏清与元娘等人在聊天,也慢慢的落到了后面,凑到他们跟前说话,“乐瑶妹妹这身粉色的衣服可真好看,最起码也值几百贯吧。”

    吴乐瑶看了六娘一眼,一本正经的道:“我是顺德三年三月初六生的,再过几个月就十四了,你呢?”

    六娘虽然也是顺德三年生的,可是却生在了十月,比吴乐瑶足足小了半年。

    她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笑道:“倒是六娘的年岁小了些,该叫你一声姐姐——”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吴乐瑶接着道:“还有,明明你身上的衣服比我的要值钱的多,却偏偏夸我的好,是不是要在我面前显示一下你穿的有多尊贵,让我羡慕你?这恐怕不能了,我对衣物从来都只重合意不合意,从来也不问价值几何,而且这身衣服你穿着竟似不大合适呢,显得你的脸色越发不好了。”

    三娘揉了揉鼻子,心道:“果然是个怪异的脾气。”

    元娘轻轻的一捂自己的鼻子,对六娘笑道:“瑶儿就是一个爽直性子,你才与她接触,以后就知道她的好了。”

    六娘干干的笑了两声,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知不觉,她们一行人已经进了垂花厅了。

    里面摆放的各色怒放的菊花,瞬间便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吴太太忍不住惊叹道:“这个时节里这菊花开的这样好,真是难为了!早就听说了苏家有个暖房,一年四季都有鲜花开放,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范氏见大家都喜欢,自然觉得脸上有光,“这是今天为了应景从后面的暖房中搬过来的。”

    苏府老宅中的暖房还是谢氏好的时候弄的,以前里面养了各色奇花异草,现在里面多是些普通的花了,不过隆冬季节,能够令百花开放,在乐陵郡也只有苏家能办到。

    “这楔不过是暖房中最常见的菊花罢了,吴太太还没有看到里面的水芙蓉,这个时节看着,那才叫一个‘娇艳欲滴’!”周氏见吴太太满眼惊艳的看着那些菊花,抢着对吴太太说道。

    范氏听了之后,不动声色的瞪了她一眼,……

    第四章

    “知道今天吴太太过来,命人将这里收拾好了,早就虚席以待,吴太太与吴小姐快入席吧!”范氏对吴太太笑道。

    今天垂花厅中摆了一张黑色的黄花梨有束腰斗拱式大方桌,若不注意会以为是紫檀木的,实际是用黑漆将黄花梨木涂了以充紫檀。

    方桌周围摆放的是一水的同色黄梨花木圈椅,椅子上都铺了厚厚的灰鼠皮坐垫,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点心坚果蜜饯。

    范氏让吴太太与吴乐瑶面东坐了,自己则面南坐了,周氏在坐在了范氏的对面,周氏拉着元娘与自己同坐,元娘觉得自己虽然出嫁,但到底是晚辈,便同三娘、六娘依次坐在了东面。

    范氏见吴太太的眼睛已经还在那几盆菊花上,不由得笑道:“若吴太太喜欢这里的菊花,待我们老爷回来了,我跟他说,挑几盆含苞的送到府上去,只管养在暖和的房间里就行,别的花出了暖房都不大容易养活的。”

    苏清听了此话不由的记得前几天她去探望谢氏的时候,谢氏还跟她说起了暖房的事情。

    上一世苏清从来也没有去过谢氏住的梅园,今生去了才知道原来谢氏是那样的蕙质兰心,不但修剪盆景的技术一流,而且对各种花卉的培养也很在行,所以苏清一直认为暖房是谢氏弄的,由她搭理。

    此时苏清才知道原来这暖房是苏仁在搭理。

    吴太太听了范氏的话,高兴的立马笑道:“那敢情好,我在此先谢了!”

    范氏见吴太太没有被周氏影响,要求去看暖房,便放心了,便与吴太太聊起了家里的孩子们。

    这边六娘刚才便吴乐瑶呛到,终究有些不甘心,一是想体现自己的大度,再有也想与她搞好关系,便笑着对对面的吴乐瑶道:“若吴姐姐喜欢,暖房里还有几盆兰花,我与大伯父讨了送你,就是不知道姐姐是否看的上。”

    此番她极为小心,给双方都留了余地,只是她还不了解吴乐瑶的秉性。

    “天行有常,什么时节出现什么东西都是一定的,你们却偏偏让开在夏天的花,冬天开放,岂不有违天道,这种东西我可不敢要!”她严肃的表情宛如要了这暖房里的兰花便会遭到天谴一般。

    此时正好元娘起身要去西阁,三娘便也跟了出去。

    元娘笑着对跟上来的三娘道:“吴小姐读的书多,所以知道的也多,不过我看平日里还好,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不是很喜欢六妹!”

    “心里想什么便说什么,其实这样的人挺好的!”三娘轻轻扶着元娘的手臂陪她朝着垂花厅后面的西阁走去。

    她们刚刚的出了回廊,看到一个年轻的公子正东张西望的朝这边走来。

    “家里的丫头婆子都哪儿去了,怎么容一个外男进入二门!”元娘说着眉头不由的一皱。

    “这么冷的天,那些婆子丫头又不傻,没什么事谁会在院子里逛。”苏清笑道。

    那人似乎也看到了她们,不过还是径直朝这边走来,一点要折回去的意思也没有,元娘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对苏清道:“这是吴家公子吴仕成,一会儿你什么都不用说,只站在我身后便可。”

    苏清点点头!

    说话吴仕成已经到了他们跟前了。

    “不好意思,刘家嫂子,因为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急需告知家母,士青怕小丫头说不清楚,便只好自己找来了。”吴仕成给元娘行了一个礼,有些无奈的说道。

    因为吴仕成称元娘的相公刘志善一声“大哥”,所以此时便称元娘为“嫂子”,“士青”是他的字。

    元娘微微的一低头,道:“事有从权,吴兄弟既然有事要找伯母,那便快去吧,他们在垂花厅那边呢!”说完一扯苏清的衣袖,示意她离开。

    苏清紧紧跟在元娘的身后,与吴仕成擦身而过。

    吴仕成在经过苏清的身边的时候,似是微微侧头望了她一眼,脚步也放缓了些,不过终究没有停下脚步。

    苏清与元娘两人相携到了西阁外。

    元娘笑道:“你要不要先进去,我可能要在里面待一段时间呢。”

    苏清想了想道:“也好!”

    此时,苏家的西阁里都安置了火盆和熏炉取暖,所以苏清便将斗篷脱下来交给了跟着的红衫。

    她回身冲元娘笑了笑,推门进了西阁。

    刚刚的将门关上,苏清突然感到颈间一紧,被人从背后用手勒住了脖子,她下意识的一张嘴,可是还没有发出声音,嘴便被人捂上了。

    “别出声,否则杀了你!”一个阴冷又急促的声音传来。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