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四目相对

    苏清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上一世她记得在老宅没有碰到过此事。

    正当她思虑对策的时候,苏岭忽然站在了苏清的面前,小声的说道:“三妹妹答应大哥哥不要叫,我请凌公子放开你,好吗?”

    苏清已经快被掐的喘不过气来,见到苏岭之后,心里瞬间便有了底,使劲儿点了点头。

    站在她身后钳制住她的凌浩的手一软垂了下去。

    苏岭赶紧过来扶住了他。

    苏清一回身,正好与凌浩四目相对。

    凌浩深邃的眼眸就如望不见底的潭水一般,无波无痕却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令苏清浑身一凛!

    虽然她已经见过凌浩一面了,可是此时再见,依然是惊慌失措。

    凌浩只当她是见了自己的样子受到了惊吓,也没有怀疑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三娘,你这丫头怎么还不出来,再不出来我可进去了。”

    元娘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慌得苏清赶紧扬声喊道:“大姐姐别进来,别熏到你,我早上贪吃,像是吃坏了肚子了,你让香芹带你去别的西阁吧!”

    苏清真的怕元娘闯进来,她身怀有孕,最受不得惊吓的。

    “你没事吧!要不要丫头进去伺候?”元娘有点不放心的问道。

    苏清尽量将语气放平,道:“没事的,我一会儿就去找你。”

    此时元娘也真的有点着急了,便嘱咐了红衫好好伺候,便带着丫头匆匆去别的西阁了。

    苏清长舒一口气,她没有问苏岭为什么带着凌浩藏在此处,因为问了他们也不会说,而且她也猜了个七七八八了,所以只道:“你们老是藏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这里随时都会有人来,”她看了凌浩一眼,见他眉头紧锁,脸色惨白,似是受了很重的伤,道:“凌公子的伤也要及时救治才行。”

    “是,一会儿客人走了以后,我会带凌公子去我的房间养伤。”苏岭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凌浩道:“不行!”可能是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他的声音有孝颤,“除了……除了你们……两个人,不能……让第三个人……人,知道我……受了伤藏……在苏府。”他说完此话,靠墙而站的身体,不由得滑了下去,在他背部所靠之处,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映入苏清的眼帘。

    苏岭赶紧上前扶住了他。

    西阁的墙上留下血迹很容易被人误会,苏清便赶紧拿了自己的帕子沾着旁边净手的水盆里的水将血迹擦了,然后将帕子丢进了恭桶之中。

    苏清知道凌浩是给容宇做秘密工作的,有时也会以普通侍卫的身份跟在容宇的身边,这次不知道是执行什么任务,竟受了这么重的伤。

    此事肯定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可是苏岭却未必知情,甚至凌浩的真实身份苏岭都未必知道。

    苏岭的母亲是大智若愚的人,可是元娘和苏岭却都只是遗传了范氏的率直坦荡,都没有将她处事的睿智之处学到,也许是因为他们在范氏的呵护下的原因吧。

    这样的性子对元娘来说,可以令她在婆家生活的很好,可是对苏岭来说,这样的性格却是致命的弱点。

    凌浩可能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所以才选择利用他接近苏家吧。

    看来苏家早就是太子要利用的目标了。

    “大哥哥还是带凌公子去竹翠园后面的清荷园吧,那里废弃多年,少有人去,就算有人听到里面有动静也不会往凌公子的身上想,我等会儿瞅机会给你们送一些东西过去。”

    苏清言尽于此,其他的事情,凌浩肯定会告诉苏岭怎么做。

    听了苏清的话以后,苏岭欲言又止,他知道将凌浩安置在清荷园是肯定不会有人发现的,正如她所说的,即便是清荷园中传出了什么动静也不会有人进去,也亏苏清想的出来。

    “我在此呆久了恐我的丫头要担心了,我离开之后,你们便速速去清荷园吧!”苏清说完便要移步离开,却被凌浩伸手拽住了衣襟。

    只听他艰难的道:“若……若将……今日之事……泄露,就算……我不杀你,也,自有……杀你之人!”

    苏清冷冷一笑,轻声道:“就算公子不出言威胁,三娘也绝不会与任何人说起此事,一个未出阁的小娘子在出恭之时遇到了一个受伤的男人,传出去,本小姐的名节还要不要了!”说完她拽出被凌浩抓着的衣襟低头走出了西阁的门。

    在苏清低头走路的时候,他不经意看到凌浩的脚上穿的是一双宽大的压花马靴,不由的一蹙眉。

    苏岭平日里是很少与苏清接触的,只知道她少言寡语,性格柔弱,可

    是经了刚才之事,他发现自己的这个堂庶妹似乎没有表面那样的柔弱。

    苏清一出西阁的门,险些撞到红衫的身上,她没有想到红衫站的距离门口这样近。

    红衫一惊,手中的斗篷掉到了地上!

    苏清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红衫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后,将斗篷捡起来,拍了拍,很快便恢复如常,将斗篷给苏清披在身上,笑道:“小娘子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出来,奴婢有点担心正要进去看看呢,没想到小娘子就出来了。”

    苏清拽了拽身上的斗篷没有说话,不知道红衫有没有听到刚才里面他们的谈话,她在门口站了多久,真的只是刚想进去看看,还是从元娘走后便贴在门上听着?

    若红衫已经知道了里面的情景,那以红衫这样镇定的表现来看,她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小丫头。

    上一世的时候,似是红衫帮助自己杀了不少人,可是现在想想,也许事情正好是反着的。

    苏清与红衫默默往前走,没有人说话,周围寂静的只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

    “三娘子!”忽然香芹的声音传来。

    苏清一抬头,看到右手边不远处元娘也已经回来了,正朝着回廊这边走来。

    苏清便站定了,笑盈盈的等她过来。

    元娘一手扶着腰,一手扶着香芹的手,朝着苏清走来。

    “你可好些了?要不要找大夫看看,吃几剂药?”

    “我哪有那样娇贵,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赶快回去吧,不然要怠慢客人了。”

    苏清上前走了几步,迎上元娘,挽着她的胳膊一起回垂花厅去。

    只是她们没走几步,却看到范氏、周氏与吴太太一行人等正说着话出了垂花厅。

    苏清与元娘紧走几步迎了上去。

    “吴太太太怎么不多坐会儿,才刚来怎么就急着回去!”元娘上前笑着说道。

    她此言一出范氏与周氏都不由的笑了,没想到这一笑,使已经年逾四十的吴太太脸上变得绯红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