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因果轮回

    梅红愣了一下,她很想说不去,可是她是第一次跟在主子身边伺候,如果这次临阵退缩了,那主子以后一定便不看重她了,于是咬了咬牙道:“小娘子去的,奴婢便陪的!奴婢一刻不离小娘子身边。”

    苏清听了不由的一笑。

    清荷园在苏府的最西北角了,平日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到这里来,院门前长满了杂草,此时已经枯黄了,让人见了感到无比萧索!

    苏清见梅红如临大敌的样子,笑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便出来。”

    梅红紧跟在苏清的后面道:“不,奴婢要跟着小娘子,小娘子进去,奴婢也进去。”

    “也好!不过今天的事情,你不能跟任何人说,知道吗?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只有我们两人知道!”苏清看着眼前的梅红笑了笑说道。

    梅红是陪她到最后的唯一一个丫头,她们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已经不只是主仆关系,还是相依为命的姐妹。

    苏清已经打算启用梅红,提早让她经历一些事情也好。

    清荷园的院门已经破败,歪歪扭扭的虚掩着,苏清刚要伸手推门,却见梅红走到了自己的前面,抬起小手将门推开了。

    从院中砌的整齐的花圃池可见,这里以前也曾欣欣向荣过,只是里面的花已经被干枯的杂草掩盖了。

    正房门前的两颗石榴树,有一颗不知道什么原因连根拔起歪倒在一边,整个院子看上去满目疮痍。

    忽然房中传来东西歪倒的声音,吓得梅红大叫着回身扑到苏清的怀里。

    “三妹,你可算是来了!”是苏岭一脸不知所措的走了出来。

    苏清用手拍拍梅红的后背,道:“没事,是大少爷!”

    梅红抬起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大少爷此时会在这里,忽然意识到自己还在苏清的怀里,不由的后退了一步,为自己的没用感到不安,道:“小娘子……”

    苏清抬手制止了,只道:“记住进门前我跟你说的话!”说完便冲着苏岭走了过去:“怎么了?大哥哥为何如此惊慌?”

    苏岭转身进房,边走边道:“凌公子的伤要尽快处理,可是他既不让我去请大夫,也不让我去外面买药,非要等你来,这样下去他的伤口早晚是要溃烂的。”

    苏清跟着他进了房门,梅红紧跟在她的身后。

    苏清一进门便看到凌浩斜歪在里屋破旧的床上,正冷冷的看着她,确切的说是看着她身后的梅红。

    “她不会说出去,我用自己的命担保!我出来不带着丫头会更令人怀疑。”苏清这句话是对凌浩说的。

    苏清将身上所带的东西拿了出来,道:“我带了金疮药和棉布过来,我走了之后,让大哥哥给你清理一下伤口,然后包扎一下吧!”说着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了苏岭的手中,又将怀中的所带的几块点心放到梅红的手里道:“将这点心给那位公子拿过去!”

    梅红接了点心之后虽然心里害怕,不过还是毫不犹豫的朝着一脸阴冷的凌浩走了过去,将点心塞到了凌浩的手里,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苏清的身边。

    “你的……金疮药……是,哪来的?”凌浩的目光中带着一股杀气朝着苏清望过来。

    苏清知道凌浩不放心,以为自己的金疮药是外面买来的,便道:“我前两天受了伤,这是丫头们给我买的金疮药,我的伤比较轻,就给你用吧!”

    梅红愣愣的看了一眼苏清,心里有些纳闷,因为根本没有什么人为苏清准备金疮药,她的头只是有些红肿了没有破,所以大夫只开了消肿的药。

    梅红小小的心里不由的疑惑自己主子的金疮药是哪来的,不过当着外人的面她还是忍住了,什么也没有问。

    凌浩听了之后微微一愣,看了看苏岭。

    苏岭赶紧道:“不错,前两天三妹妹伤到了头,家里人肯定给她备了金疮药。”

    “为什么?”凌浩两眼看着苏清,脸上冷的没有一丝表情,“为什么,帮,我!”他的“帮”字说的有点生硬,似乎在他的字典里从来也没有出现过这个字,他不会主动的去帮别人,也不需要别人帮他,可这一次却不同。

    苏清的确算是有心帮他了,在西阁脱身之后便可不用再理会他了,可是她却如约而来了。

    苏清淡然一笑,道:“因果有轮回,三娘不是帮你,只是在为自己种善因呢!指不定什么时候,三娘需要凌公子高抬贵手,若真有那一天,还望凌公子记得今日三娘的冒险相救之恩!”

    这是让他以后有机会报恩,凌浩听了此话以后倒心安了。

    苏清带着梅红出了清荷园之后,梅红长舒了一口气,想要说话,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说。

    苏清看了她一眼,道:“这算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以后跟着我首先要学会的是保密,其次便是不该问的不要问,否则就算是我看错了你了。”

    梅红本来还心有余悸,没有从恐惧和疑惑中走出来,听苏清如此说,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扑通”跪在了苏清的脚下,语气坚定的道:“小娘子放心,今天的事情奴婢绝不会跟任何人说,就连红霞姐姐也不说。”

    苏清一笑,回身将她扶起,“好!那我便会一直将你留在我身边。视如姐妹!”

    梅红听了此话心里一阵激动,暗暗发誓此生一定只衷心于三娘子。

    她看了看天色,没有回竹翠园,而是带着梅红直接去了范氏的玫院。

    刚刚的走到院门口便听到里面传出了争吵声。

    听着里面像是有苏仁的声音,听不清楚吵得什么,不过听着好像是关于什么“花”的。

    苏清不禁想起了那天吴太太来的时候,好像范氏提到了要从暖房中选一楔送给吴家,难道苏仁是因为此事与范氏争吵?

    怎么看苏仁都不像是一个风雅之人,为什么会对几盆花如此珍视?

    苏清慢慢收住了脚步。

    长辈们在这个时候应该是最不想被晚辈看到的吧,尤其是她还不是苏仁与范氏的孩子。

    可是她刚想离开,玫院的院门猛的敞开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