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太子选妃

    大门一开,出来的是苏仁。

    苏清见退无可退只得矮身一福道:“三娘见过大伯父”

    苏仁乍一看到苏清也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和气的道:“原来是三娘,是来看你伯母的,进去吧!”说完后他便向暖房的方向去了。

    苏仁走了以后,苏清站在门口踟蹰了一下,对梅红道:“我们不进去了,回去吧!”

    她们还没到竹翠园门口,便看到红衫在门口张望,见苏清慢慢的走来,反而笑着迎了上来:“小娘子可算是回来了,奴婢正担心呢!”

    苏清笑道:“担心什么?”

    红衫听闻脸上的笑容一滞,旋即笑容不减的道:“自然是担心小姐忘了去大太太那里吃午饭的事,您可是答应了的,去晚了大太太和大小姐该多心了。”

    苏清听了之后,叹口气道:“得亏你记得,不然我还真忘了。”

    她说到这里看了红衫一眼,接着道:“这样,你去大太太那里跑一趟,跟她说我早上吃的有些不舒服,现在感到脾胃不和,就不过去了,顺便问问大姐姐什么时候回去?”

    红衫听了之后顿感气闷堵心,她怎么说也是老太太留下的大丫头,现在,身边伺候的活,苏清不让她做,却让她去做小丫头跑腿儿的事,可是主子话已出口,她却不得不去做。

    苏清在红衫去了玫院以后,将红霞叫道了身边道:“我刚刚出去了之后,红衫一直在帮你做衣服吗?”

    红霞在这些丫头之中算是最憨厚的一个,平日里只知道做活,倒是练就了一手的好刺绣。

    此时见苏清问起红衫,便如实道:“她一直陪奴婢做活,两只袖子的边都是她嵌的,只是开始的时候去了一趟西阁,再有就是刚才她担心小娘子,嵌完袖口之后便说要出去看看,不一会儿小娘子便回来了。”

    苏清点点头,“去忙吧!”

    红衫从玫院回来之后还是像往常一样在苏清的身边伺候。

    到了晚间,苏清带着梅红又去了一趟清荷园,给凌浩送去了一性的东西。

    第二天苏清再去的时候,凌浩已经不在了。

    这些天,苏清在老宅的日子过得倒也算顺心,只是她却忘记了正有一件决定她命运的事在慢慢的向她逼近。

    此时在京中的苏老太太得知了一个意外的消息——当今圣上忽然解除了太子与郭家的婚约,要在五品以上官员的适龄女孩中为太子重新遴选太子妃!

    因为大房的三儿媳崔氏与宫里的尹贵妃有些关系,苏老太太便派她进宫去打探虚实。

    这日,崔氏从宫中一回来便直奔苏老太太的颐祥园而去。

    此时的颐祥园中正其乐融融,苏家在京的几个小娘子正与苏老太太围坐在暖炕上玩叶子戏,碰巧苏婉看错了牌被苏老太太给捉了,几个姐妹笑成一团。

    “四姐姐算是会玩儿的了,只是一遇到老太太便没了招数,回回被老太太捉,就更不用说我们了,直接掏银子认输就是!”

    说话的是苏家五娘,她说完自己先撑不住笑了,一边笑一边不经意的那眼瞄了一眼苏婉。

    她一笑嘴角下面便有两个笑涡,没的凭添了几分俏丽。

    七娘、八娘也跟着笑的前仰后合。

    “凭四姐再伶俐也伶俐不过老太太去!”

    只有八岁的八娘也童声童气的说道。

    “老太太是没有认真跟你们玩,认真玩起来,你猩包里的那点子银子早就没了。”二媳妇李氏说笑着将一碟子点心端了上来,放在了苏老太太的跟前,又从丫头的手里接过刚沏好的茶,也放在了她的跟前这才又在老太太身后的椅子上坐了。

    苏老太太将自己面前的点心往炕桌的中间一推,笑道:“不是我说嘴,我年轻那会儿虽也淘气,平日里在老人面前也说笑,可是在外人面前最是守礼,我看你们姐几个只有四娘最像我,你们几个小的要好好向你们四姐学习。”

    说到这里,指了指炕桌上的点心道:“亏老二家的心细,如今天长了,还不到吃饭的点,你们也垫垫吧,”

    五娘见苏老太太只夸苏婉,心中便有些不服,面上却不敢露出来,只是默不作声的拿了一块糖蒸栗粉糕慢慢的嚼着。

    此时,崔氏撩帘子进来,见李氏在,到嘴头上的话又咽了回去,朝自己的女儿苏婉看了一眼,回道:“老太太,春祭所需的物品单子拟好了,您要不要再对一下?”

    苏家的祖籍远在东南一带,后来迁到了山东的乐陵郡,不过她们依然保留着春祭的习惯。

    苏老太太道:“这些事儿你们看着办就行,不用事事都来问我!”

    说完又似想起了什么,道:“说起春祭,我倒想起一件事儿,前儿听说李嬷嬷的小子从老宅上来了,是老宅那边出了什么事儿吗?”

    李氏听老太太说起老宅的事,便起身指了一事儿带着众姐妹出去了。

    苏老太太房中无人,道:“刚才见你似有话要说,现在他们都下去了,你说吧!”

    崔氏恭敬的微微一躬身回道:“今天按老太太说的媳妇去给贵妃娘娘请安了,那件事果然不是子虚乌有,听说皇后娘娘好像也没有反对,老太太,您看我们该怎么办?”

    崔氏知道老太太最重的便是苏门的荣耀,所以她一得到消息便一刻也不停的到了颐祥园,找她商量。

    苏老太太沉思一会儿,“贵妃娘娘是什么意思,你有没有旁敲侧击的试探一下?”

    “问了,贵妃娘娘还是以前的意思,不过倒也没有说不许我们苏家参与此事!”

    苏老太太沉思一会儿,道:“除了婉姐儿,咱们家适龄的女孩便只有五姐儿和六姐儿了,她们虽然不错,可是却比婉儿差了好多,况且五姐儿还是庶出的,不仅太子未必看上她们,说出去也恐外人笑话我们苏家轻视皇家,到时好事没成,反而给苏家惹祸。”

    崔氏与尹贵妃关系特殊,所以此时也不好说什么,只道:“齐王再怎么说也不能越过太子去,若是皇上指了婉姐儿给太子,想来贵妃娘娘也没有办法。”

    苏婉是崔氏的女儿,在苏家又是生的最出挑的,满府里都对她寄予厚望,崔氏也希望这次苏婉能被入宫待选,凭着苏婉的长相气度,再加上苏恒在朝中的影响,选上的希望很大。

    不过,过年的时候贵妃娘娘早就将话透给了崔氏,会求皇上将苏婉指给她的三皇子齐王容承,还说这是为了苏家好。

    现在却又听说皇上有意解除太子和郭家的婚约,要为太子重新遴选太子妃,齐王虽好,可是以后到底是臣,太子再怎么样,也是未来的皇帝,若苏婉选上了太子妃,那以后便是皇后,这样的大好机会怎么能错过。

    可是若这样便将贵妃得罪了!

    若不让苏家不参选,以后太子、皇后知道了也是个事!

    苏老太太听了崔氏的话以后,不由的抬眼瞟了她一眼,眼神中有些不悦,“你用什么办法让皇帝将婉儿指给太子,说话用不用脑子啊,你且去吧,此事先不要声张,我自有打算。”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