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关于嫡庶

    苏家现在还有仰仗崔家的地方,所以平日里对崔氏还是很隐忍的,不过崔氏的父亲现在与崔家嫡支那边闹的有点僵,现在崔氏在苏老太太跟前也不似从前那边无法无天了。

    现在之中,贵妃娘娘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远胜皇后,自然连带着齐王的地位也胜过了太子,这朝前朝后的事情变化莫测,将来是个什么情景还很难说,况且贵妃有言在先,所以苏老太太便将心中的天平略略外向了齐王一边,只是皇后和太子也不能放弃,跟前的五姐虽然年岁合适,可是相貌上却普通了些,而且是庶出的,二房的六姐倒是正合适,可二房的苏?b不过是个小小郡丞,她思来想去忽然想起她们大房这边还有一个人是合适的,那便是苏清!

    苏清比苏婉大了半年,年岁正合适,而且小时候看着是个美人胚子,虽然这几年没见,可是应该差不了,若接到身边教导一番说不定能顶大事儿。

    不过,此事还要与苏恒商议,想来为了苏家,他不会不同意。

    只是怕崔氏一听到要将苏清接到京里来,又不知道闹出什么事,恐怕四娘苏婉心里也会有想法,此事还要细细的跟他们讲清楚才行。

    苏婉回到自己的清扬院以后,不一会儿她的心腹丫鬟白兰也回来了。

    她赶紧将白兰叫到跟前问道:“你可打听清楚了,刚才母亲干嘛去了?”

    白兰一笑,道:“奴婢给小娘子道喜了,听太太身边的人说,太太今天去了宫里,”说到这里,白兰将嘴凑到苏婉的耳边低语几句,然后笑道:“小娘子说这是不是天大的好事,现在咱们苏家还有谁比小娘子更合适的?”

    苏婉听了之后,笑骂道:“你少胡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对里对外苏婉都是当做苏家大房的嫡女养着的,她自己也按照大家嫡女的身份约束自己,即便是没人的时候,她也会尽量让自己的言谈举止看起来像一个大家嫡女的样子。

    不过,她听到此消息之后,心里还是不由得泛起了一阵涟漪。

    “小娘子可不要这样说,不说太子的品貌在众皇子之上,单单这太子的身份,不知道多少名门闺秀梦寐以求呢。”白兰听了苏婉的话以后,赶紧给她分析道。

    这些,苏婉何尝不知道。

    她虽在闺中,可是对太子容宇的美名也略有耳闻。

    容宇有常人无法企及的倾世之姿,且文武兼备、才德双修,在民间的口碑颇好,先前的时候,皇上是很喜欢他的,不然也不会立为太子,只是近几年局势渐渐的稳了下来,皇上本就对皇后不是很满意,又兼接回了尹贵妃,这才渐渐的将对太子的喜爱转到了齐王容承的身上。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被送去遴选太子妃,苏婉的脸上不由的变得绯红了,又嗔怪白兰不该将这样的事告诉她。

    夜幕渐渐降临,苏府院中的观景石灯已经燃起,满院罩在一股朦胧的温馨之中。

    晚饭过后,苏老太太将苏恒留了下来。

    “皇上要重新为太子选妃的事,你听说了吧!”

    宫里的事从来都没有秘密,一有风吹草动,便都通过各种门路知道了。

    苏恒自然也听说了此事。

    “只是婉儿年下被贵妃看中了,如今再去遴选太子妃恐不合适,五娘年岁上倒是也合适,是将她抬嫡还是怎么样,老太太看此事该如何处置?”

    苏恒亲自服侍了苏老太太一杯茶水,在苏老太太的对面坐了。

    苏老太太低头沉吟一会儿,“不是我不看好五娘,只是太子选妃,我们也不能大意了,将五娘抬嫡也不是不行,可是总要有个由头,否则又要让那些世家笑话我们嫡庶不分了,我想着将乐陵的六娘和三娘清儿那孩子一起都接到厩来,若她们俩人合适岂不是省去了抬嫡的麻烦,若她们不合适,再找个合适的由头将五娘抬嫡,你觉得呢?”

    苏恒一听老太太提及苏清,脸上便不好看起来。

    三娘苏清的母亲谢芸本是出自陈郡谢氏的大家小姐,当时谢芸的父亲谢仁新因争储之事被牵连,匆匆将自己的女儿许给了在谢府为幕僚的苏尚三子苏恒。

    当时谢芸也算是下嫁,可是没想到谢家被抄家之后一年,苏恒进士及第中了探花,于是令人寒心又狗血的事情发生了,他在京中停妻再娶,与当时任参政的崔康的一个旁支兄弟家联姻,娶了崔家的庶女崔玉茹,也就是现在府里人称的“三太太”,而在家中的谢氏对崔家只说是收的房里人。

    当时的谢芸已经身怀六甲,听到自己从嫡妻被贬为连妾也算不得的房里人,又兼她是犯官之女无从说理,本来因为谢家的事情,便有些时而恍惚时而清楚,经了此事之后,便变得越发的疯疯癫癫了,即便对亲生女儿也非打即骂。

    此事苏恒也觉得自己心里有愧,可是为了能在朝中有依傍之力,也只能对不起谢氏了。

    他觉得无面目见谢氏,便索性真的不见了,将她丢在老宅这些年从未过问,就好像没有这个人存在一般。

    苏清的存在对苏恒来说不算是什么光彩的历史,所以一听到苏老太太要将她接到厩来,赶紧道:“那孩子就算了,只让六娘上来吧!”

    苏老太太瞪了他一眼道:“我当初为什么会顶着崔家的压力替你养着那孩子,还给她取了名字,不就是为了怕有朝一日会用到吗?

    我虽没什么见识,可是也知道我们苏家与世家的区别,为什么你父亲在的时候绞尽脑汁也一定要让你娶个世家之女,你现在还不明白吗?

    虽说现在的世家跟以前没法比了,可是皇族对这些世家还依然存着几分恭敬。

    就说当年谢氏的事情,还不是不了了之了,你不也说过当今圣上还有意要寻找谢氏存世的男丁秉承祖业吗!

    可见当今圣上对当年那件事的态度与先皇是不同的!

    况五娘的姨娘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落魄户,六娘的母亲周氏更不用说了,一身的雹户习气,这样的女人养出来的小娘子能好到哪儿去。

    那孩子小时候看着很好,如今大了,虽不知道是个什么情景,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要是她实在不行,那我们没办法,便从五娘、六娘中选,到时候听天由命便是。”

    在苏老太太的心里,苏家所有的小娘子都是用来给苏家的男人换取更好前程的工具,哪一个可以用的上便用哪一个,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