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石入水

    “母亲说的极是,儿子是怕万一那孩子真的被太子看上,查究起来恐不好。”苏恒见苏老太太似是有些怒意,便赶紧的解释道,“既然母亲已经思虑周全了,那春祭完了,儿子便派人去将她们接了来吧!”

    “此事即便是皇家知道了也不算什么事,难道嫡妻死了,皇家还有不让人续弦的道理?

    若皇帝查到了我们当年曾经迎娶谢家女,会有恩赐也说不定!”苏恒听苏老太太如此说感到眼皮不由的猛的跳了一下,他一抬眼正好看到苏老太太那双肃寒的眼睛,便赶紧低下了头。

    只听苏老太太继续道:“此事及早不及晚,从乐陵到厩少说也要走上十几天,一来一回便是月余,虽说太子现在在南边巡边,可是要回来也很快,这事恐怕忙完了节下说话便会定下,不是李嬷嬷的小子李其来京了吗,也不用专门派人了,就让他带着几个婆子丫头回去,将五娘和清儿送了来就行了。”

    苏老太太已经定了板,苏恒也便不好说什么了。

    可是崔氏这边又是个事儿,当日崔氏知道了谢氏的存在之后为了嫡庶的事情,闹死闹活的,如今若再要将苏清接来,家里怕是又要乱一阵。

    苏老太太看出了苏恒的为难之处,叹口气,有些怒其不争的道:“如今也你算是朝中大员了,竟还像以前一样让着她,还不是清河崔氏的名头压的你,玉如也不过是崔家不受人待见的庶女罢了,到了我们家反而成了正主儿了,虽然当时娶她的时候说是娶妻,可是若是认真论起来,纵然是继妻也还是越不过结发妻子去,此事我来跟她说,这次绝不能由着她的性子。”

    其实苏老太太也是看崔氏的父亲在崔家嫡系那边大不如前才这样说,若是放在以前,即便是苏家想走太子这步棋,她也断断不会触崔家的霉头将苏清接到厩的。

    因为若是苏清真的被太子选中,肯定不会以庶女的身份嫁出去,若承认苏清的嫡女身份,那就只有先恢复了谢氏的嫡妻身份,那崔氏将摆在什么位置可想而知。

    即便是谢氏死了,崔氏也只能是继妻。

    苏恒听了之后好似松了一口气一般,又跟苏老太太闲聊了几句便退了出来。

    他一出苏老太太的房门,看到西耳房一测一个人影一闪即逝了。

    苏恒匆匆追了过去,只见颐祥园的后门半开着,却已没有了人影。

    平时他虽不管内宅的事,可是也知道各房之间明争暗斗的事情多了去了,刚刚那个人不知道又是谁的耳报神。

    不过太子选妃的事,她们早晚都会知道,所以苏恒也懒得管着些事,见没有追上,便径自出了颐祥园。

    兰心匆匆出了颐祥园的后门之后,回头看苏恒没有追上来,才躲在一个墙角抚胸喘气,此时她的心里还砰砰砰的乱跳。

    每次听完墙角之后,兰心都吓得够呛,心里便不由的埋怨六娘子,不该将这么危险的活派给自己。

    不过一想到每次事完之后,六娘子丰厚的打赏,心里便又纠结起来。

    她躲在墙角平复了一下心绪,想到今天听到的事情,不由得有些兴奋。

    虽然她不敢靠近了听,可是还是隐约的听到了“六娘”、“抬嫡”、“太子选妃”这邪。

    这可是关乎到六娘子命运的大事,要是六娘子能嫁给太子,她这个大丫头还不得陪嫁。

    想到这里,兰心从怀里拿出了随身的菱镜,走到一个石灯前,借着灯光照了照,将鬓角的一丝乱发抿到耳后,看着镜中姣好的面容不由的道:“除了身份以外那里比六娘子差了!”

    “兰心姐姐,你在这儿干嘛呢?小娘子正到处找你呢!”幽香园中的小丫头香草由远及近的跑来

    兰心将菱镜揣入怀中,不耐烦的喊道:“嚷嚷什么,我这不正要回去吗。”

    香草听她冲自己发火,不敢明着反驳,甩手走回了幽香园。

    兰心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不一会儿也跟了进去。

    此时,兰宁、兰静已经给四娘铺好了床。

    六娘正坐在床上抱着一个手炉发呆。

    兰心掀帘子进来,六娘还没问话,她先笑着道:“给小娘子道喜了!”

    六娘见兰心回来,一直腰身,将其他人打发出去,悄声问道:“老太太将父亲单独留下说了什么?”

    兰心将自己听到的情况加上自己的猜测将太子选妃的事情告诉了六娘,临了道:“为了听得清楚些,奴婢险些让老爷抓个正着呢,幸好奴婢跑的快,不然就让老爷抓住打死了。现在奴婢的心里还跳个不停呢。”

    六娘拍拍她的手背笑道:“知道你衷心,我好了,你还不跟着享福。”说着将自己手腕上的虾须金镯退了下来带在了她的手上。

    兰心故作惊慌的道:“小娘子,这可使不得。”

    六娘笑了笑道:“有什么使不得的,这东西虽然金贵,可是跟人比它也不过是件物件,你好好办差,自然有你的好处!”

    说到这里,六娘慢慢收敛了笑容问道:“老太太还提到了五娘和三娘?”

    兰心听了之后,躬身笑道:“小娘子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老太太无非就是想多一个选择,你想想六娘子和三娘子在乐陵长大,且不说别,见识先败给了您,这皇家选妃可不是光靠相貌就行的,况五娘子还不是咱们这一房的,那三娘子虽然跟您一样也是庶出,可是她那个姨娘疯疯癫癫的,能教导出什么样的小娘子可想而知,这样想想她们拿什么跟小娘子您比啊。”

    谢氏的事情,在苏家只有苏恒这一辈的人清楚怎么回事,当时苏老太太下了死命令,谁也不许提谢氏的事情,所以后一辈的人只当谢氏是苏恒跟前一个不受待见的姨娘。

    六娘听了,觉得此话不错,不禁笑自己杞人忧天了,“什么选妃不选妃,跟我可没关系,不过若是能抬嫡,倒是一件体面事,这些年因着身份的事,我吃了那位多少窝憋气!这次一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苏恒为了不与崔氏见面,从苏老太太的颐祥园出来之后便直接去了薛姨娘与周姨娘的院子碧淑园。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