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两条死路

    虽然仅仅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不过这足以说明崔氏的父亲虽然现在与嫡支崔康一家有些不睦了,但终究比已经破败的谢家在苏老太太的心中更加重要,毕竟就算当今圣上觉得十五年前的事冤枉了谢家,想要弥补,却抵不住谢家已经没什么人了。

    崔氏跪的笔直,态度恭敬的道:“是,媳妇已经想明白了,所以特意带了找赵嬷嬷和柳妈过来,让她们跟着去将清儿接了来,也算是我的一份心。”

    赵嬷嬷与柳妈早就跟在崔氏的后面跪下了。

    苏老太太虽然现在不大理事,可是对下面的人还是有些了解,这个赵嬷嬷和柳妈是崔氏的心腹,尤其是赵嬷嬷,让她跟着,苏清能不能到厩就不一定了,不过要是不让她们跟着,恐要伤了她与崔氏之间的刚刚缓和的关系,便道:“让柳妈跟着去吧!你的房里也离不了赵嬷嬷,让她留下伺候你吧。”

    这样的结果似是在崔氏的预料之中,她又给苏老太太磕了一个头才恭恭敬敬站起身,走到苏老太太的跟前伺候。

    苏老太太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不少,像是对崔氏很满意,对柳妈嘱咐道:“如此,柳妈便快去准备吧,明儿李其回去,你跟我身边的林嬷嬷、春桃、秋影一起跟着回老宅去接人,这些年你们也算是头一回回去,穿的用的体面些,别让人看轻了。”

    崔氏一听还有林嬷嬷、春桃、秋影跟着,垂在两边的手忍不住慢慢的攥成了拳头。

    第二日,李其带着两个嬷嬷与苏老太太身边的两个大丫头启程赶往乐陵郡苏府老宅了!

    只是苏老太太还不知道,现在的苏清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可以任人宰割的苏清了。

    她们的那些伪善再也欺骗不了她!

    这些日子,苏清没有什么事便时时去谢氏的梅园跟她学习修剪盆景,也许是因为苏清常陪着解闷的原因,谢氏的病竟没有再犯过。

    这天听闻吴太太又来了,只是听说来坐了一会儿,与范氏说了几句话便回去了,并没有逗留。

    这天,范氏命身边的丫头白鸽过来,说是找苏清说几句话。

    苏清带着满心疑虑到了玫院。

    进了院门之后,看到管家李其匆匆从范氏的房中走了出来。

    苏清心里猛的一惊,这时她才意识到再过几天就是她进京的日子。

    在上一世,她以为那是她辉煌人生的开始,只是她猜中了过程,却没有猜中结尾。

    或许今生她依然无法改变开始,可是过程由她决定,希望结果平淡祥和。

    李其微微的冲苏清一躬身算是行礼,便出了院门。

    红衫已经给苏清打起了棉帘子等她进门。

    苏清深深呼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嘴角一扬,走了进去。

    “伯母你找我!”

    范氏见苏清走了进来,勉强一笑道:“三娘来了!快过来,这边坐!”

    苏清在下手边的一张黄花梨圆凳上坐了,只听范氏徐徐道:“今天叫你来跟你说两件事,刚才你也看到管家李其了吧,他从京里回来了,还带回了老太太的话,说是让你和六娘进京去参加太子妃的遴选。”

    说完了此话之后,范氏不由得抬眼看着苏清的反映。

    只见苏清满眼惊讶却没有一丝的惊喜,顿了一下又道:“还有一事,昨天,吴太太来过了,她跟我透了话,若我们苏家同意,她择日便会请媒人上门为她的儿子吴仕成求取你做吴家的嫡妻。”

    苏清惊得呆在当地,她绝没有想到吴家会看上她这个庶女!

    范氏说完了之后,脸上不由的一笑,道:“两件事对你来说都是好事,看你怎么选择。”

    “吴家的事,老太太怎么会同意!”

    对苏清来说,吴家可能是比参选太子妃更好的选择,只是她记得吴家在顺德二十三年便被扣上了结党营私的罪名,被满门抄斩了。

    现在摆在苏清面前的是两条死路,她只能选择较为熟悉的一条,努力去寻找生门。

    “若你愿意留下,老太太那边的事,我来替你解决。”

    苏清抬眼看了范氏一眼,看到她一脸的认真,不像是说笑。

    虽然苏清不知道范氏说此话是出于什么目的,不过心里不由的一阵感激:“多谢伯母,只是,我不能只为自己着想。”

    “我与老太太之间因为元娘的事情已经这样了,也不怕再多一个你。”

    苏清一愣,为什么今日范氏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要帮她?

    她心里疑惑,脸上却不动声色的道:“伯母的盛情,三娘他日定会相报!”

    范氏听闻此言,知道苏清已经做了选择,不由得叹了口气道:“那你去吧!”

    “是!”苏清恭敬的站起身,后退着出了门。

    刚要转身,听到身后的范氏悠悠的道:“听说你前几天去清荷园了?”

    苏清道:“是,三娘梦到小时候的事了,所以便去清荷园祭奠了一下。”

    范氏眼圈一红,“难得你还记得她,去吧,希望你选的是对的!”

    苏清慢慢出了玫院,心情异常沉重。

    红衫默默的走在她的身后,面无波澜,却心潮澎湃。

    要进京了,到了老太太的跟前,她便有出头之日了,主子吩咐她的事,她也能着手开始做了。

    这个消息传到二房的时候,高兴的周氏手舞足蹈,就连六娘也忘了矜持了,雀跃之心尽显。

    不多时,周氏收了笑容,不咸不淡的道:“竟然也让三娘进京,真不知道老太太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庶女,怎么能去参选太子妃,这不是对皇家的轻视吗?”

    说到这里,周氏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的惊讶,谢氏以前的身份她是知道的,难道苏老太太有意要恢复谢氏的身份!

    想到这里,周氏的不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若真是那样的话六娘怎么是三娘的对手。

    不会!周氏很快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苏老太太绝不会为了太子选妃而得罪崔家。

    此时,六娘眼睛一转,一扬眉毛道:“或许老太太只是让她进京,不一定让她去参选啊!”

    “不为了选太子妃,让她去京里干嘛,去点谁的眼吗?”周氏说完,在心里不由的又琢磨苏老太太的心思,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搞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清出了玫院之后,没有回自己的竹翠园,而是向东去了谢氏的梅园。

    在梅园门口,苏仁正在与宋嬷嬷说话。

    苏清还没有走到近前,苏仁便已经离开朝着后面的暖房去了。

    苏清的心里忽然有一个念头闪过,……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