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上大吉

    苏清迟疑了一下,道:“不知道吴公子为何忽然问及此事?”

    吴仕成一笑,道:“没什么,只是家母看着苏小姐面善的很,以为会与你的姨娘认识。”

    “原来如此!”苏清没有再往下说,屈膝行了一礼道:“若公子没有其他的事,苏清先行一步了。”

    苏清说完便打算绕过吴仕成去檀香园,不想却被吴仕成伸手拉住了衣袖。

    她猛的一回头,满脸怒气的道:“吴公子请自重!”

    吴仕成也知道自己越距了,赶紧放开了苏清,不好意思的道:“过几天我会送妹妹进京,听说苏家也会送家里的小娘子进京,不知道可否同行,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苏清皱眉说道:“这种事不是苏清能做主的,吴公子不该跟苏清说这些,若没有其他事,恕苏清不能奉陪了。”

    她说完没等吴仕成说话便带着红衫朝着檀香阁去了。

    吴仕成看着苏清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邪的笑,神情气度与刚才完全不同。

    上一世的苏清,几乎所有的心思都在容宇的身上了,做任何事都是为了他,凡是跟容宇没有关系的事情,她都不太放在心上。

    上一世她只做了一件事,便是全心全意的爱容宇。

    其他所有的事,都是虚幻的背景!

    所以这个吴仕成在她的脑海中没有太深的记忆,可是通过这几天的事情可以断定,吴家肯定与自己的母亲谢氏不知道有什么瓜葛。

    “小娘子,檀香阁到了!”红衫微笑着对苏清道。

    苏清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抬脚进了檀香阁。

    此时檀香阁的大师正在给一名女子解签!

    “你的意思是我所追求的是镜中花、水中月,就算全心付出也不会的道任何回报?”那女子的声音清脆灵动。

    从身后看,她身量苗条婀娜,腰间系了一个金色的腰封,从衣着上看,倒像是与那些杂耍一人是一伙的。

    那名解签的大师父,点头道:“签上是这样说的!”

    那女子一歪头将那根签丢到了地上,还上脚踩了几下,道:“不准,不准,不准,一点都不准!”

    说完便转过了身,正好与苏清面对面。

    对眼前的女孩,苏清看着有些眼熟,却记不清在哪见过了。

    那女子像一阵风一般,从苏清的身边走了过去。

    苏清捡起地上那根签,看到上面是两句诗: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上一世的经历。

    上一世她不信命,与人争、与天挣、与命挣,最终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小娘子,求签吧!”红衫见苏清愣在当地,忍不住提醒道。

    苏清捧起签筒摇了三下,一支签从里面掉了出来。

    她将地上的签捡起来看了一眼不由得一笑,递到大师父的手中。

    那位大师父喃喃念道:“吉人天相古今同,闯过灾星度过冬,待等春来花似锦,名成利获运亨通。小娘子,上上大吉,此签讲小娘子的灾难已过,此行会得遇贵人,成就美满姻缘。”

    苏清一笑,道:“我不问姻缘,只问前程!”

    大师父仰面“呵呵”一笑道:“姻缘即是前程,前程也是姻缘。”

    “恭喜小娘子x喜小娘子!”红衫也在苏清的身后凑趣道。

    “一会儿见了六娘不许说起此事!”此时苏清才想起,不但六娘没有过来,就连去跟着六娘的梅红也没有回来。

    六娘不喜欢与吴乐瑶接触,不可能自己回去,所以一定是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耽搁了。

    正在苏清打算带着红衫去找她的时候,听到了范氏与周氏的声音。

    “我们也去求个签吧,顺便看看她们求了什么!”

    此时已经没有了吴太太和吴乐瑶的身影,大概吴家的人已经回去了。

    “咦,三娘,怎么就你自己啊,六娘呢?”周氏一皱眉问道。

    “六妹去后面的西阁更衣了,三娘派梅红跟着了,三娘这就去找她,一会儿同六妹去前面的大殿等着大伯母和四婶。”

    周氏心里惦记着苏清与六娘求的什么签,便随声应了。

    苏清出了檀香阁以后,赶紧去找六娘她们。

    可是到处转边了,依然没有看到她们的身影。

    更让苏清担心的是,那些练功的杂耍艺人此时也不见了。

    不过那些人应该还在寺院中,因为现在才二月初四,距离那件事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六娘不会是被那些杂耍艺人带走了吧!

    “喂!你是苏家的人!”

    苏清一回头,看到身后叫住自己的竟然是刚才在檀香阁看到的那个求签的女子。

    “你要找的人在后面第三间禅房里,那间禅房前面有一个枯萎的松树。”那女子说完也便转身走了,似是不想跟她多言一般。

    苏清听罢没有深究为什么这名女子会知道六娘的下落,便赶紧带着红衫到了后面的禅房。

    果然她们一个不少,都在那间禅房里,只是她们都处在昏迷状态,并排着被放在了禅房的床上。

    苏清上前先将梅红弄醒了,问道:“梅红,怎么回事?你们遇到了什么事情?”

    梅红摸了下有点发胀的头,看了一眼苏清身后的红衫,凑到苏清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苏清的满脸疑惑,却没有说什么,让红衫和梅红将六娘和黄杏弄醒了。

    六娘醒了之后,四处看了一下,又急急的从禅房的床上下来,跑到门口看了,才满脸失望的冲苏清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苏清看着六娘答非所问道:“你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耽搁了这么长时间,还晕倒在这里?大伯母和四婶刚才问你了呢!”

    苏清虽然知道就算是问了,六娘也未必说实话,不过她要让六娘明白,她到处乱跑的事情,已经引起了范氏和周氏的注意。

    “我不过是走的累了,在这里休息,并没有晕倒,我们走吧!母亲和伯母该等急了。”六娘说着先走出了禅房的门。

    到了前殿,范氏与周氏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周氏已经没有了来时的神情,低眉垂目的站在范氏的身后。

    见苏清与六娘来了,没好气的道:“你们两个怎么才回来?”

    苏清知道周氏的气从何而来。

    八成是在檀香阁中知道了自己求的什么签所以心里不舒服了,心里不由的觉得好笑。

    此时周氏见六娘的脸色不好,以为她也是因为苏清求了好签的事心里不痛快,便不再问了。

    范氏看着这母女俩,不由的大翻白眼。

    从普陀寺回来之后,苏清趁没人的时候将梅红叫道了跟前,问道:“你看清楚了,六娘被迷晕的时候,那日那位凌公子也在场?”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