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启程进京

    林嬷嬷知道红衫是老太太留给苏清的,不知道红衫做了什么事,竟然让苏清如此嫌弃了她。

    不过就算是老太太留下的,也是苏清的丫头,带与不带自然是苏清说了算,林嬷嬷也不便说什么。

    又说了几句闲话,便与柳妈告辞了。

    现在林嬷嬷担心的倒不是苏清而是六娘,如果六娘真的不想进京了,比苏清还要难办。

    林嬷嬷与柳妈商量着派个人去二房打探一下虚实,他们也好心理有个数。

    晚间,秋影到了二房的时候,六娘正立在周氏的身后,周氏的脸上依然有怒气,她瞄了一眼六娘的膝盖处,膝盖处衣服的褶皱还在,看样子刚才六娘子是一直跪着的,听闻有人来才站起了身。

    “四太太好,林嬷嬷差奴婢来问问,后天我们就启程了,不知道六小姐的行李准备好了没有,丫头婆子可定下了带谁?”秋影给周氏和六娘见了礼后笑道。

    不待周氏说话,六娘开口道:“我本没有打算进京,……”

    她此话一出,周氏猛的站起来回身怒道:“你这是要气死我!给我回你的房间去!”

    六娘听了之后一咬嘴唇,抬脚便走。

    周氏见她这幅模样,喝道:“站住,你给我听好了,你趁早打消了不去进京的念头,若我再听到你有一句不愿意的话,便再也不认你这个女儿了!”

    六娘稍稍的一驻足,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周氏的院子。

    气的周氏忍不住流泪,哭了一会儿方记起秋影还在等着回话便道:“好丫头,你去跟林嬷嬷说,六娘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丫头婆子也安排好了带谁,让她放心。”

    秋影躬身道:“是,奴婢告退了。”

    六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便趴在床上嘤嘤的哭起来。

    她该怎么办?

    她真的不能再跟他见面了吗?

    她现在根本不想去选什么太子妃,只求与他再见一面,就算不能与他相守,能说句话也好。

    想到这里,那日在普陀寺的情景再次出现在六娘的脑海中——

    她本来寻着那些杂耍艺人去的,当时她看到一个身着红衣的异族少女手里拿着几把飞刀在手中边走便丢来丢去,觉得很新奇,便走了过去。

    可是她走进了之后,那少女却停下歇息了。

    她本想赏那女子几个钱,让她给表演一个的,却没想到那女子一把飞刀朝她丢了过来,将她的一缕秀发割了下来。

    吓得她转身就跑,一口气跑到看不到这些人的地方才停下来喘口气。

    可是她环顾四周,却不记得回去的路了。

    正当她想找寻回去的路的时候,忽然听到隐隐的有人道:“这次的行动能确保万无一失吗?”这人的声音低沉却充满磁性,异常好听!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等一下,谁?”谈话的人似乎听到了这边有人,警觉的停下了谈话。

    她当时愣住了,竟忘了躲避。

    此时她看到一个一身白衣的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风姿卓越的人,一阵微风吹过,他宽大的衣袍轻轻的迎风摆动,恍若仙人一般!

    眉若远山,眼如点墨!

    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那精致的五官让人见了依然有种要伸手抚摸的冲动。

    虽然只是短短几息的注视,可是却令她呆了,迷了,陷了,瞬间不能自拔了!

    甚至连他脸上带着的冷意,她都觉得那样的合理、恰当!

    与眼前的人相比,她以前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算什么!

    在她倒下的那一瞬,她听到那人提到了苏岭的名字,说明那人是认识苏岭的,所以她不想进京了,她要留下来,哪怕是厚着脸去问苏岭也一定要再见到那人。

    秋影从周氏那里回来之后便将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如实告诉了林嬷嬷!

    林嬷嬷听了之后也是头疼!

    不过初六那天一早,六娘却穿戴整齐的被周氏送到了大房这边。

    此时苏清已经准备好了,同谢氏一起到了范氏的玫院辞行。

    谢氏虽然有些紧张,不过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的笑,随在苏清的身后,不言不语。

    范氏也不与她计较,只跟苏清说了几句话,无非就是嘱咐几句。

    不多时元娘也拖着身子来给她们送行了。

    在元娘与她们说话的档口,范氏便命人将各人的行李抬上了马车,她不放心李其一人送他们,便又命苏岭跟着,又让自己身边的姜嬷嬷和白荷、白灵也跟着一起去,到时候再跟苏岭一起回来。

    六娘对元娘一直淡淡,眼睛反而是不是的看向苏岭。

    “好了,她们是去老太太那里,若你想她们了,便去厩看她们,别耽误了行程。”范氏安排好了之后对元娘说道。

    元娘听了此话,却握着苏清的手红了眼睛。

    范氏与京里的老太太不睦众所周知,她们以后再见怕是难了。

    不过苏清却知道,两年之后元娘便会同刘家的人进京,因此便笑着附和了范氏的话。

    因为六娘不惯与人同乘一辆马车,所以范氏便给单独给她安排了一辆马车。

    苏清与谢氏、宋嬷嬷一辆马车,梅红与红霞便同六娘另外的两个丫头黄莺和黄桃一辆马车。

    林嬷嬷与柳妈一辆马车,春桃、秋影一辆马车。

    苏岭自己一辆马车走在前面,李其则骑马跟在后面,另有十几个护院步行随在车队的两边。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乐陵郡。

    他们一路上走的都很顺畅,倒没有出现什么状况。

    傍晚时分他们到达了距离乐陵郡一百多里地的安平镇。

    安平镇只有一家比较像样的客栈,不想他们晚到了一步,里面已经被人包了。

    还好吴仕成出面与包了客栈的人打了商量,人家让出了几间客房给她们。

    这样苏清与谢氏、宋嬷嬷、梅红、红霞等人便挤在了一个房间里,六娘与她的丫头婆子便住在了苏清的对面。

    吴乐瑶与吴仕成对门,苏岭与李其的房间也是对门就在吴乐瑶与吴仕成的隔壁。

    吃过晚饭之后,苏清见房间里都是自己人,便对梅红笑道:“那天让你注意的事情,注意了吗?”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