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情之所起

    梅红的年龄偏小,到哪里也不会太引人注意,所以苏清便让她去打探六娘的事情。

    这些天一直都没有机会问她打探情况,今天正好有这个档口,便将梅红叫到了身边。

    那天他们从普陀寺回来之后,六娘便闹着不去京里,肯定不会是因为周氏以为的下下签的事,因为苏清知道,六娘那天根本就没有求签!

    那是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抵触进京选太子妃?

    开始的时候她可是跃跃欲试的!

    “二房的人不想大太太跟前的姐姐一样嘴巴紧,奴婢一去跟她们套近,有的没的她们便都跟奴婢说了。”梅红说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的是慢慢的得意。

    说完此话,她放低了声音道:“听黄欣姐姐说,六小姐并不是因为什么下下签的事,”说到这里,她便有向前凑了一下,在苏清的耳边道:“听闻六娘子睡梦中还说什么‘公子’之类的话,没人的时候便以泪洗面,她的丫头都在背后说她得了相思病呢!”梅红说完捂嘴一笑。

    苏清抬眼瞪了她一下!

    她赶紧将脸上的笑容收起,道:“小娘子,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她身边的丫头说的!”

    “我们已经在进京的路上,此话不要再对任何人提起!”

    梅红点头称是!

    此时谢氏叹道:“花易红、水长流,唯有情难断!情之一字是最无情的!”

    情之一字最无情!苏清正在想六娘的事,听了此言猛的抬头看向谢氏,没有切身体会的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苏恒对谢氏根本就谈不上爱,谢氏也不可能爱上苏恒那样的男人,那在谢氏的生命里还出现了别的男人,会是谁,为什么他们没有在一起?

    不知为什么此时苏清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苏仁的身影。

    想到这里她猛的甩了甩头,不可能!

    可是依旧忍不住问道:“母亲,你觉得大伯这个人怎么样?”

    谢氏有些纳闷的看着她,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会忽然说起你大伯,没头没脑的,”不过她说完此话以后,还是回答了苏清的话:“他人很好啊,还帮我照看那楔呢,虽然他管得一塌糊涂,不过心肠是好的,他还想跟我学修剪盆景呢,我嫌他笨,没收他这个徒弟。”

    苏清见谢氏说起苏仁的时候,一脸的坦荡,可见对苏仁是没有什么别样心思的,不过苏仁就不一定了。

    谢氏见苏清探究的看着她,以为是自己失言了,红了脸道:“是不是我说错话了,你这么看着我干吗?”

    苏清一笑摇摇头没有再说话,只要谢氏心中的那个人不是苏仁比那好,至于苏仁将谢氏摆在什么位置,现在可以暂时不用去管。

    想到这里,苏清便让红霞与梅红服侍谢氏睡了,自己也歪在了谢氏的外侧休息。

    宋嬷嬷则与梅红、红霞打了地铺休息。

    苏清虽然闭了眼,可是梅红的话却时时在她的脑海中回响。

    因为她上一世是死在凌浩的剑下,了解凌浩的冷若寒冰的秉性,所以不管与凌浩见多少面,都绝对不会对他产生男女感情,不过这不代表别的女人会跟她一样。

    看六娘的情形,八成是对凌浩动情了!

    平心而论,单从长相上来看,凌浩并不逊色于太子容宇,他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美!

    凌浩偏于清冷,容宇则偏于阳光!

    而且凌浩一般很少出现在人前,即便是出现也是跟随容宇一起出现,有容宇先声夺人的气度在前,自然关注到凌浩的人便少了。

    苏清正在闭目养神想着事情,忽然听到了外面隐隐的有说话声,她悄悄下床,将门轻轻开了一个缝隙,看到一个人从斜对面门中走了出来,心里不由得一惊!

    怎么会是他?凌浩!

    正在苏清疑惑的从门缝往外看的时候,凌浩一转头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

    慌得苏清赶紧将门关上,身体倚在门上,双手抚在胸口尽量放平自己的气息。

    过了一会儿,外面没有了动静,苏清又轻轻的开了一个缝隙,朝外一望,外面已经没有了凌浩的身影。

    苏清蹑手蹑脚的回到了床上,她原本想听听隔壁的房门何时再开,可是兴许是累了,竟迷迷糊糊睡着了,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早上。

    她急急的起床了,开门走了出去,不过住在她斜对面的人已经走了,因为客房的门是开着的,而且里面空空如也。

    她不知道凌浩昨晚在此何为,不过她敢肯定凌浩此行是要去与容宇回会合,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像上一世一样,与容宇在路上“偶遇”。

    就在苏清出神的时候,忽然听到“砰砰砰……”一阵急促的上楼上,不一会儿便看到梅红小跑着到了苏清的跟前。

    苏清看着她额头的汗,嗔怪道:“什么事跑的这样急?”

    抱歉,做了一下小修!不过大致的情节走向没有变!

    今天大约三点钟更新!多谢各位的支持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