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意料之外

    梅红的脸上明显的带着焦虑,语气中也带了些许的烦躁,“小娘子知道昨晚是哪家先住进了这个客栈吗?”

    苏清有些奇怪的看了梅红一眼,道:“我们来的时候,人家已经休息了,我又从何得知!”

    “听大公子说是二太太在乐安郡的娘家堂姐的女儿也进京呢!就是他们先住进来的。”梅红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明显的带了些担忧。

    苏清明白梅红的心思。

    二太太李氏的娘家算是名副其实的世家,只不过李氏的父亲李长山是李家旁支,不是嫡系,梅红所说的李氏的堂姐应该是赵郡李氏嫡系的那位三姐李锦芝,只有她嫁到乐安林家。

    李锦芝在林家多年不孕,到了三十岁才生了一个女儿,却不想生了此女之后,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在孩子才三岁的时候便撒手人寰了。

    如今这位要进京的便是李氏的女儿林若欣!

    上一世的时候这个林若欣也是遴选太子妃的热门人选,不过最终她还是败在了苏清的手下,只成为了容宇的侧妃。

    刚才梅红肯定是见到了那位林小姐,所以为自己担心了。

    苏清想了想道:“那我们去打个招呼吧!大少爷在哪?”

    梅红上前扶着苏清道:“小娘子不用去了,林家的人已经走了,大少爷出去买东西了,我们去吃饭吧。”

    “也好!去喊母亲一起吃饭吧!”苏清不由得一笑,想必林家是不屑与苏家的人交往,便赶早离开了。

    上一世林若欣便对苏清的身份便十分不屑!

    不多时红霞与宋嬷嬷同着谢氏也走出了房门。

    宋嬷嬷上前笑道:“小小姐与小姐在此稍后,老奴去告诉六娘子和吴家小姐一起下楼。”

    苏清微微的点点头。

    她们的客房紧挨着,刚才苏清与梅红的对话她们早就听到了,所以宋嬷嬷的话音没落,六娘苏莹与吴乐瑶便各自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了。

    吴乐瑶秉性不爱与不熟悉的人说话,六娘有心事,苏清也是个安静的性子,所以三人碰面也只是点点头都没有说话。

    就在她们默默下楼的时候,一个打扮体面的婆子,匆匆走进了客栈。

    苏清目不斜视的走到了楼下,在早就准备好的桌前坐了,默默吃饭。

    谢氏与宋嬷嬷在另一桌吃饭。

    不一会儿那名婆子匆匆的从楼梯上下来了,脸上的焦虑之色明显的重了许多。

    她刚刚的走到门口,只见几个婆子丫头搀扶着一名戴着幕离的小娘子走了进来。

    那婆子惊呼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刘嬷嬷,快去将刚刚退了的客房再订上,小姐伤到了脚踝,怕是要养几天才能启程呢。”那名小姐身边的一个丫头道。

    那名小姐似乎对自己的伤倒是不是很上心,见了那位嬷嬷急切的问道:“刘嬷嬷,东西找到了没有?”

    刘嬷嬷微微的一摇头,道:“先让娇杏扶小姐上去休息吧!”

    “那慢慢找吧,反正这几天也走不了了,左右出不了这家店。”那名小姐不由的叹道。

    苏清歪头看了一下门外的马车,上面标了一个“林”字,知道这就是那位林若欣小姐了。

    此时苏岭走了进来,林若欣见了苏岭之后,连忙上前行礼道:“这次多亏了苏家大表哥帮忙,若欣在此谢过了!”

    苏岭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看到苏清与六娘在用餐,便对她们招手道:“三妹与六妹快过来见过林家表妹!”

    苏清与六娘听了之后,便双双走到了林若欣的面前,问及年龄岁数,才知道苏清为长,其次是林若欣,再便是六娘了。

    于是她们便按照长幼行了礼。

    临了林若欣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三表姐和六表妹快去用餐吧,我先上去了。”

    隔着幕离,苏清看不清楚林若欣的面目,不过听她说话的语气很是谦和有礼,却不知为何上一世她那样的看不上自己。

    林若欣上楼之后,苏岭对苏清和六娘道:“林表妹没有家人在身边,现在又受了伤,无人照看,我们便留下来照看她几日,带她好了之后一起上路,你们吃过饭之后,没事可以出去逛逛,不过毕竟不是家里,早去早回。”

    苏清心里不由的疑惑,好好的林若欣怎么会伤了脚踝呢?

    刚才她的婆子回来好像是为了找什么东西,而且要找的东西好像还很重要,那是找什么呢?

    此时只听六娘有些不耐的道:“大哥哥,林表姐好好的坐车,怎么会伤到呢?又怎么正好被大哥哥看到了?”

    苏岭也没有在意六娘话里的语气,回道:“是有一匹马惊了,撞到了林表妹的马车,林表妹从马车里摔了出来,要不是我正好在一边拉住了马车,那马车就从她的身上碾过去了,现在想想此事还真是凶险。”

    六娘似乎也吓到了,瞪大眼睛问道:“那惊了的马的主人呢,没有出面调停此事吗?撞了人就白撞吗?”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苏清道:“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找林家的麻烦?”

    苏岭叹道:“那人伤的比林表妹还要严重,现在生死还不知道呢,谁会拿生死去开玩笑,依我看此事纯属意外。至于调停的事,我看还是算了,林表妹伤的也不厉害。”

    苏清听了此话以后不由得一叹,有些人就是会这样傻,就算是明明知道危及到自己的生命也依然会去做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

    上一世的她不就是这样,如飞蛾扑火般的去为他做任何事情。

    看来林若欣遇到的事情不会这样简单,对方用这样的方式,也不过是将林若欣留下而已。

    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主要的。

    果然不出苏清的预料,中午时分,苏清正在房中与谢氏说话,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喧怀闹之声,隐隐的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声和男人们的叫骂声。

    新书,求收藏!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