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防不胜防

    “小姐,小姐,你可不能做傻事啊!你若是有什么事不是正好让陷害你的人称心了吗?”这应该是林若欣丫头的哭喊声。

    苏清没有多想,赶紧推开了隔壁的门,见一个小丫头正死死握着自己主子手中的剪刀,满眼都是哀求。

    那丫头回身看到进门的苏清,就好像见了救星一般,哭道:“苏家小姐快来劝劝我们小姐吧!”

    “雪儿,你让我去死——”

    苏清看了一眼正拿着剪刀要伤害自己的林若欣,径自走到了床边的椅子上坐了,淡淡的道:“既然林表妹想一了百了,那就顺了她的意思吧,这样倒省事儿了。”

    苏清此话一出,林若欣和她的丫头都愣住了,手中的剪刀“啪”的一下掉到了地上。

    “苏小姐怎么能说这样的话,难道我们小姐为了几个泼皮便白白搭上性命吗?”林若欣身边的小丫头雪儿怒目看着苏清说道。

    “若苏表姐是来看笑话的,那请离开吧!”林若欣面色清冷的看着苏清。

    “也要表妹闹出笑话,我才能看啊,若表妹好好的,不光是我,任何人也看不得笑话。”苏清笑盈盈的看着林若欣。

    往往就是这样,那些要寻死的人,越是有人劝便越是来劲,你真的让她去死了,她反而不死了,因为她并不是真的愿意去死,真愿意死的人,在死的时候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林若欣收敛了脸上的怒气,忍不住伏在床上痛哭出声:“为什么,为什么,我已经离开林家了,她们却还不放过我!呜呜……”

    苏清听了之后走过去轻轻的扶了一下林若欣的后背道:“原来表妹知道是谁捣鬼,那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听了苏清的话以后,林若欣抽泣着道:“可是我一人独自在外,又不能自己出面澄清,怎么才能让那些人罢手?”

    苏清低头在林若欣的耳边低语了几句,林若欣一抿嘴,深吸一口气,她现在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便道:“好!就依表姐的话。”

    苏清一笑站起身道:“我这就让哥哥去处理,不然下面的人真的闹上来就不好了。”

    此时林若欣已不似刚才那般模样,见苏清要离开,便站起身相送,被苏清按在了床上。

    苏清一出门却不想看到吴乐瑶竟然站在走廊里,似是专门在等她。

    见苏清从林若欣的房中走了出来,迎上来冷冷的道:“你给林家小姐出了什么主意,让她放弃了寻短见的念头?”

    “吴妹妹怎么知道林小姐是要寻短见?”苏清从刚才便觉得吴乐瑶对这件事的态度好像有些奇怪,她不记得上一世林家与吴家有什么恩怨,不过吴乐瑶对此事的态度好像过于关注了。

    “难道刚才的动静,林小姐不是要寻短见吗?”吴乐瑶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喜恶。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从林若欣的房中走出来一个丫头,匆匆下楼去了。

    这时下面的吵嚷之声更甚了,苏清在梅红的耳边道:“去告诉大少爷,林家表小姐想不开自缢了,现在尚有一口气在,让他快去请大夫,记得越慌张越好。”

    梅红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一路哭喊着道:“不好了,不好了,出人命了,大少爷——哎吆——”梅红下楼的时候脚下一个不稳摔了一个跟头,连滚带爬的到了苏岭的脚下。

    吴乐瑶听了梅红的话以后一脸疑惑的看了看苏清。

    苏清坦然的注视着吴乐瑶。

    只一会儿,吴乐瑶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回房了。

    此时,在楼下吵闹的人也停住了,都一脸疑惑的望着梅红。

    “怎么回事?”苏岭一见是梅红以为苏清出了事,不由的心里一阵紧张。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大少爷,刚才奴婢跟三小姐从林小姐的门口经过,听到里面有动静,便进去看了,见林小姐正拿着剪刀打算自缢。

    她说士可杀不可辱,她清清白白的一个人岂容人欺辱了去,奴婢和三小姐拦不住,林小姐现在已经不行了,林小姐的人已经去乐安林家报信,我们该怎么办?”梅红说完又哭起来。

    乐安据此只有两个时辰的路,要是骑马的话一个时辰就到了。

    而且他们刚才确实看到了一个人急匆匆的出了客栈。

    这样算来,到了下午酉时,林家的人便会到。

    在场的人也不由的有些害怕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闹出人命,只不过是想将林若欣的名声搞臭,至于目的不言而喻,是为了让林若欣没有办法进京选太子妃。

    若林若欣真的因此丢了命,林家的家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围观的人听了梅红的话以后,不由得对刚才言之凿凿的人有谐疑了。

    林家在乐安是算是豪门大户,她家的小姐怎么会跟市井之人扯上关系。

    现在林小姐以死明志肯定不像是刚才那人说的那样。

    苏岭顾不得管他们,回身便要上楼,被梅红一把拉住,喊道:“大少爷,现在赶紧去找个大夫才是,不然林家的人来了,要是连个大夫也没有在跟前,更不可开交了。”

    “说的对!”苏岭便吩咐李其立马去找大夫,说完便丢下客栈大堂里的人不管了。

    这时站在苏岭身边的刘嬷嬷也反映了过来,哭喊着上了楼。

    楼下闹事的人见苏岭和刘嬷嬷都走了,立马跑的无影无踪了,围观的人见没什么可看了,也渐渐的散去了。

    刘嬷嬷跑到了楼上之后却被苏清身边的宋嬷嬷拦下了,“老姐姐,事情已经这样了,刚才我们小姐就在林小姐的身边,有几件不明之事想与老姐姐商量一下,一会儿见了林家的家主也好说话。”

    刘嬷嬷一听便明白了宋嬷嬷的话,这是苏清怕担责任找她商量对策呢,不过这对策可不是白出的,于是一脸哀痛的道:“现在我们家小姐生死未卜,我要先去看看我们家小姐才行。”说着便呜呜的哭了起来。

    宋嬷嬷上前扶着她的胳膊,趁机将一封银子塞进了她的袖子里,道:“说句不该说的话,现在你进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倒是我们小姐刚才在林小姐的身边,可能知道一些你想了解的情况。”

    刘嬷嬷想了想道:“那好吧!”

    便同着宋嬷嬷去了苏清的客房。

    她刚刚的推门进来,便被藏在门后的梅红抡起一个小杌子给砸晕了。

    梅红看着“哐当”一下倒在地上的刘嬷嬷,缩手缩脚的走到跟前,一探鼻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道:“真怕一下打死她,还好只是晕了。”

    说完之后,她有些好奇的问道:“小姐,您怎么知道是她捣鬼?她可是林小姐的嬷嬷,怎么会算计自己的主子呢?”

    各位走过路过的亲们,摆脱看完之后点一下“加入书架”,不胜感激!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