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突发事件

    就在苏清疑惑的时候,她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从容宇的车辇窗口一闪而逝。

    是凌浩!

    车里坐的是凌浩,那容宇呢?

    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忽然飞来一个火球,朝着容宇的车辇而去。

    围观的百姓不由得惊呼出声。

    这时一个执旗手大旗一挥将火球打到路边的一家杂货铺子的窗户上,“砰——”的一声,火球爆炸了,挤在杂货店门口的百姓不知道被炸死了多少。

    瞬间场面一片混乱,本来站在路两边的百姓纷纷慌不择路的逃跑。

    本来太子的车辇畅行无阻,现在却被逃命的百姓堵得寸步不能移动,拉车的几匹马似是意识到了危险的逼近,嘶鸣着寻找路径。

    苏清的马车也被堵得不能前行,车上的谢氏吓得脸色发白,苏清只能尽量安抚她。

    好在那些人只针对太子的车辇没有对百姓动手。

    苏清想,他们之所以选在进了荥阳城再动手八成也是为了人多,太子的车架不好躲闪,成功的几率要大一些。

    六娘已经被挤得不见了人影。

    火球过后,紧接着是一阵箭雨朝着车辇射去,不过自始至终凌浩都没有露面,看来他对容宇还是挺衷心的。

    箭雨被太子执旗手和围在车辇周围的护卫打落了七七八八,真正落在车辇上的少之又少,所以车中的凌浩应该没有事。

    这时,十几名带着黑色面具的人从天而降,落在了太子车辇的周围,与太子护卫打成了一团,就在他们胶着在一起的时候,一排明晃晃的飞刀朝着车辇飞去,苏清听到了一声女子的惊呼声,这时六娘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朝着太子的车辇跑了过去,只是她虽然拼尽全力,可是终究是速度慢了,眼见着那猩刀透过厚厚的车壁,射进了车中,又从另一面飞了出来才落在地上。

    苏清来不及惊叹发飞刀之人的臂力,只见六娘疯了一样,穿梭在打斗的刺客与护卫中间,虽然有护卫看到了她,企图拦住她,可是根本就无暇顾及。

    苏清一掀车帘,胳膊却被身后的谢氏拉住了,“别去,很危险!”

    宋嬷嬷也一脸着急的道:“小小姐,现在这样的局面是在不适合下去,而且即便是你下去了也救不了六小姐。”

    苏清迟疑了一下,坐回到了原来的位子。

    她倒不是担心六娘,而是看到六娘的样子,便想到了前世的自己,那时的自己跟她一样傻。

    等她再看向车外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六娘的身影,八成是已经上了太子的车辇。

    跟随六娘一起的丫头婆子也都躲上了马车,并没有人去管六娘的死活。

    苏清不由得一叹,这种时候尤其能看清人心!

    此时苏清才注意到,只有林若欣的马车还在,吴家的马车却已经不知去向了。

    这种时候,各自逃命也是情有可原的,吴家的行为无可厚非!

    渐渐的那些黑衣人落了下风,开始有伤亡,可见虽然容宇让凌浩替了他,可保护的人马却一点也没有含糊,这是要借此机会消灭这股势力!

    原来梅红那日在普陀寺见到的人确实是凌浩,看来容宇对那些人的企图和行踪早就掌握的一轻而出,所以才布下这样一个局。

    此时围观的百姓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走在前面的马车与走在后面的马车自然也是有机会逃走,可是她们的马车却被堵在了中间。

    苏清忽然意识到他们不能再这样等下去,若那些刺客要逃命,首先便会选他们的马车。

    可是要穿过混战的刺客和太子护卫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苏清的脑子转的飞快,可是却毫无对策!

    在生死时刻她自然可以躲进小须弥,可是谢氏与宋嬷嬷他们怎么办?

    就在这时,苏清忽然感到自己的马车一震,只听车外的车夫喊道:“你,你,好汉,好汉饶命!”

    车夫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清的马车便飞驰起来,晃得车里的苏清与谢氏身体歪在一起,坐在她们对面的宋嬷嬷与红霞、梅红也紧紧的靠在一起。

    “小娘子,我们这是被人劫持了吗?我们该怎么办?”梅红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苏清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只听到外面马鞭声不断“啪啪啪”作响,她们几乎被颠了起来,只能扶着车壁才勉强支撑,好在不一会儿功夫,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没有了动静。

    在苏清撩起车帘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人的背影下了她的马车匆匆离开了,她觉得那个身影有几分相熟,可是却想不起是什么人了。

    坐在车前的车夫已经吓得掉了一半的魂儿,只抱着车辕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气。

    “刚才你可看清楚了是什么人?”苏清问道。

    车夫回了一下神,慢慢直起身子,愣愣的道:“没,没,没看清楚!”

    苏清深叹一口气,一掀车帘下了马车。

    谢氏不放心,让宋嬷嬷和红霞也随着下了车。

    宋嬷嬷以为苏清是担心六娘,便道:“小小姐,这里情况未明,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歇脚吧,然后慢慢打探六小姐的下落。”

    苏清没有说话,而是移步朝着刚才那人离去的方向走去,宋嬷嬷与红霞赶紧跟了上去。

    “小小姐,你去哪里?这里距离刚才的地方不远,说不定会有什么人跑到这里来,很危险的,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宋嬷嬷一边跟在苏清的后面一边急切的道。

    苏清回身对宋嬷嬷道:“嬷嬷回车上陪母亲吧,让红霞跟着就好了,我一会儿就回车上。”说着脚下不停,看到前面有一个胡同,迟疑了一下还是拐了进去。

    苏清并非不怕,只是这人既然会冒险救了她,自然是不会威胁到她的生命。

    若非是苏清对那人有用,便是那人与苏家有些渊源。

    是个死胡同,在胡同的尽头停了一辆黑色的马车。

    苏清见了之后心里一凛,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赶紧扶了红霞的手转身离开,只是她刚刚走了两步,便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既有胆量追到了这里,又何必急着回去!”

    今天辞灶过小年,祝大家小年快乐,看完别忘推荐和收藏哦!拜托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