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惊艳绝伦

    身后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谑,令苏清心里一阵恼火,一回身看到一身短打的容宇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自然也看到了刚才救他的人——凌霄!

    他与凌浩是容宇的左膀右臂,在上一世他是容宇身边少有的欣赏苏清人。

    苏清望着眼前的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她不得不承认,容宇的容貌真的是美的无以复加,就算是最朴素的衣衫到了他的身上,也掩不了他身上那股惊艳绝伦的气质,若不是有上一世的经历,可能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爱上他。

    此时,苏清面无表情的朝容宇一礼,道:“多谢公子相救,他日定告知父兄相报。”

    “好,我会等你的!”容宇听了苏清的话以后轻声一笑。

    苏清转身快步离开。

    容宇看着疾步离去的苏清,对身后的凌霄叹道:“事情有些麻烦呀!她好像有些排斥我!怎么办呢?”

    凌霄的眼角一抽,他怎么也没想到现在大敌当前,主子竟然还心思琢磨一个不相干的女子对他的态度问题。

    苏清刚刚的拐出胡同,便看到六娘从太子的车辇中走了出来,而凌浩则站在车下看着她,显然是他们看到了苏清的马车才停下的。

    谢氏与宋嬷嬷、梅红等人都一脸惊讶的站在一旁看着。

    凌浩听到脚步声转过了身,看到苏清盈盈走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暖意,抬脚迎着她走了过去。

    苏清看了一眼两颊绯红的六娘,朝凌浩屈膝一礼,清冷的道:“多谢公子将我家六妹安全送过来!”

    凌浩听了此话,心里蓦地一紧,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有一种要解释的冲动,可是却找不到解释的理由,只淡淡的道:“此地不宜久留,你们赶紧离开吧!”

    这时远远的传来了马蹄声,凌浩朝后望了一眼,没有在登上太子车辇,而是拐进了刚才苏清去过的那个胡同。

    太子的车辇继续向前去了。

    六娘走到苏清的跟前,一脸怒气的道:“你怎么会认识刚才那人?”

    苏清瞟了她一眼,不想与她纠缠,只道:“我并不认识他。”

    “不认识,为什么他会跟你说话?你少唬我!”六娘有些气急败坏的道。

    “难道不是六妹在路上的时候说起的吗?”苏清见了六娘的模样,反而笑了。

    六娘一愣,是啊,她与他走了一路,可是他一句话也没说,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可是她才不愿让别人知道凌浩根本就没有搭理他。

    不一会儿苏清看到苏家的马车与林若欣的马车一前一后的赶来,转眼便到了近前。

    马车还没有停稳,苏岭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看到她们都安然无恙,长舒了一口气道:“天幸,你们没事!”

    这时,林若欣也扶着丫头下了马车,走到苏清的面前,握着她的手道:“刚才真是吓死了,我们都以为——”说到这里不由得一顿,接着道:“那人没伤到你便好!”

    苏清浅笑着摇摇头,没有多做解释。

    跟随的林嬷嬷、柳妈等人也赶紧上前检查苏清与六娘是否受伤

    由于她们分开的时间不是很长,所以见她们没有受伤,也便没有多问。

    苏岭此时依然心有余悸,道:“好了,我们还是别在荥阳城停留了,赶紧赶到厩宅中,也好让老太太放心。”

    苏清顺从的点点头!

    只是六娘却有些心有不甘,却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便只好也上了马车。

    他们穿过荥阳城直接朝着厩洛阳而去。

    路上在一个小镇用了午饭,下午的申时十分便进了厩。

    除了苏清,林若欣与六娘都是第一次进京,听着车窗外熙熙攘攘的声音,她们都忍不住偷偷的掀开车窗帘朝外面张望。

    只见她们穿过的街道足有十几丈宽,足可令八辆马车并驾而行,街道两边是林立的商铺,看的她们眼睛都花了。

    六娘的车帘撩开之后便不想落下了,这里才是她应该生活的地方。

    此时六娘想起了令她魂牵梦绕的凌浩。

    他若不是太子,也应该是太子身边的幕僚侍卫之类吧,自然也是常在厩的,看来她这次是来对了。

    林若欣中途与她们分开去了她的外祖母李家,相约有机会在见。

    他们继续前行,很快便到了苏家的大门口。

    苏清与六娘下了马车,苏清还罢了,六娘看到虽然是五进的院子,可是远没有老宅那样修的气宇轩昂,便略有些失望。

    不过在厩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一个五进的院子已经很不错了,六娘便将那份失望之心收起了,又想着来此的目的,便又喜形于色了。

    苏清知道谢姨娘随行的事情,肯定早就报给了老太太知道,她一进门面临的或许就是辩骤雨。

    她与六娘并排走在了前面,宋嬷嬷扶着谢氏跟在了后面。

    在后面便是她们的跟随之人。

    此时苏老太太与崔氏以及家里的小娘子们已经在正房的中厅等候。

    苏清先迈进了中厅,给苏老太太和崔氏、李氏行了礼,接下来,六娘也有样学样的做了。

    虽然苏老太太一直对苏清抱有希望,不过苏清毕竟是在乐陵郡长大的,况身边没有人教导,见识与气度上定然需要调教,可是此时她看到眼前的苏清,不但长相出众,而且一行一动没有半点错出,更重要的是眉宇间带着苏婉所没有的清冷,虽然她掩饰的极好,可是依然被苏老太太察觉了。

    这正是小门效女子所无法企及和拥有的世家气质,不是教引嬷嬷能够培养出来的。

    苏老太太对自己的选择很满意,就连谢氏带给她的阴霾也似乎散去了。

    崔氏刚刚被苏老太太叫道跟前说教了一番,意思很明白,就是让她暂时接纳谢氏,可是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见谢氏上前行礼,不由得喘了一口粗气,但是还是忍住没有发作。

    可是看到站在后面的柳妈,心里的气便不打一处来。

    她让柳妈跟去目的很明确,可是她不但没有完成自己交给她的事情,反而连谢氏的进京也没有拦住,别人她动不得,可是柳妈是她自己的奴才她也动不得吗?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