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再遇夙敌

    于是崔氏忍住气,脸上挤出了一丝的笑对六娘道:“听说六娘路上病了,现在好些了吗?”

    于是崔氏忍住气,脸上挤出了一丝的笑对六娘道:“听说六娘路上病了,现在好些了吗?”

    六娘见问,道:“是,当时病的厉害,不过多亏了几位嬷嬷和三姐的照顾,已经全好了!”

    六娘觉得自己的回答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却没想到崔氏的脸色一冷,冲柳妈道:“柳妈,你临去的时候,我是怎么嘱咐你的,不是让你好好照顾两位小娘子的吗?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柳妈被点名,自然知道并不是因为六娘生病这件事,所以乖乖的跪倒在崔氏的跟前,回道:“三太太教训的是,是奴婢失职辜负了老太太和三太太的嘱托,没有照顾好二位小娘子!甘愿领罚。”

    她如此一说,林嬷嬷、秋影、春桃便也跟着跪下了,去乐陵郡接人的可不是柳妈一人。

    苏清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微微抬眼看了一眼苏老太太,见她垂目端起茶杯,慢慢的吹着茶末子,似是没有听到崔氏的话一般。

    她走到前面也跪在了崔氏跟前:“母亲息怒,是苏清没有照顾好六妹!请母亲责罚!”

    为了谢氏,她不介意叫崔氏一声母亲。

    李氏牵着八娘的手眼观鼻鼻观心,始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一句话也不插,倒是开始的时候,八娘向苏岭问了好,还问了范氏与苏仁好。

    果然,苏清跪了之后,崔氏的脸上稍稍的好看了些。

    此时,一个柔柔软软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母亲,三姐与六妹一路风尘,还是让她们先去休息吧!三姐、六妹,不好意思我因为有事来晚了,还望你们不要介意。”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体貌端庄、云容月貌的女子已经站在众人的面前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清的夙敌——苏婉!

    苏婉传了一件丁香色地百蝶花卉纹妆花缎褙子,腰间系的是粉紫柔丝串明珠带,外面则罩了一件银狐轻裘披风,看上去贵气十足,又不显俗气,这一身打扮,恰到好处的将她的身份表达了出来。

    苏清一抬头正好看到苏婉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若不是有上一世的经历,她怎么也不会看清这娇美温和的外表下掩盖的是怎样一颗毒蛇般的心!

    苏清回了她一个更加完美的笑。

    苏老太太也一摆手道:“好啦!事情都过去了,还追究什么!”

    说完苏老太太看了看站在后面手足无措的谢氏,一抿嘴,道:“既来了,就先安置下吧。”

    崔氏一迟疑,苏清与六娘的房间都已经空出来了,谢氏往什么地方安置,她心里虽有一番计较,不过还是恭敬的对苏老太太道:“她们的院子该怎么分配,还请老太太示下。”

    苏老太太沉吟一会儿道:“清儿便与婉儿挤挤吧,六娘去五娘的院子,”说到这里又抬眼看了看谢氏,“谢氏就去周氏挤挤,这里比不得乐陵郡,大家就将就些吧!”

    六娘一听将自己与五娘这个庶女分在一个院里,心道:五娘那里的吃穿用度怎么能与苏婉的院子相比,便上前撒了个娇,道:“老祖宗,莹儿好多年没有见到婉姐姐了,正要与她亲近亲近多长些见识呢!”

    将苏清分在清扬院是苏婉提出来的,苏老太太明白苏婉的打算,可是一想宠着她惯了,便同意了,也有考较苏清一番的意思,若苏清没有能力躲过苏婉的算计,将来即便是入了皇室也是个不顶用的。

    此时六娘提出要与苏婉一院,倒省事儿了,便顺水推舟的答应了,“既如此,那清儿便与五娘住到她的幽香园吧,不过清儿行三,长于五娘,五娘便将幽香园主房的东此间空出来让清儿住了吧!”

    苏清双手微微一握,苏老太太这是在故意给她树敌。

    她慌忙的走到前面跪了,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道:“多谢老太太的垂爱,还是不用麻烦了,虽然苏清屈居长位,可是按理说苏清的姨娘远没有薛姨娘尊贵,苏清住西次间也说的通。”

    听了苏清的话以后,苏老太太探究的望了她一眼,见她双目低垂,看不出一丝勉强的情绪,不由得叹道:“那就这样吧!你们先回各自的院子收拾收拾吧,到了晚饭时间一块到我的颐祥园用饭,顺便将丫头婆子派给你们。”

    正当大家准备退下的时候,崔氏开口道:“老太太,周姨娘的西跨院本来就比东跨院小,若再安置一个人进去,岂不是更挤了,不如就让谢氏与薛姨娘住东跨院吧。”

    苏家的人都知道周氏性子和顺,薛氏性子张扬,是个不吃亏的,崔氏这样提议明摆着是想借薛氏之手整治谢氏。

    苏老太太对谢氏本就是无可无不可的事,便点头应了。

    五娘听了崔氏的话以后狠狠用眼剜了她一下,悄悄的先离开了。

    苏清朝谢氏微微的点头一笑,谢氏虽然心里紧张,可是还是回了苏清一个笑,让她安心。

    在路上的时候,苏清已经与谢氏说了很多可能遇到的情况,让她提前有了心理准备,所以谢氏到没有被眼前的事情吓到。

    六娘如愿以偿的跟着苏婉去了清扬院。

    苏老太太满眼没有看到五娘,便命林嬷嬷带着苏清去了幽香园。

    他们到了幽香园以后,五娘并没有在,只有她的大丫头兰心在,不过西次间早就空出来了,所以梅红和红霞只稍微的打扫一下将苏清的东西搬进去就好了。

    谢氏的一些书画笔砚,她怕丫头们弄坏了,便自己一一收拾起来。

    差不多她们收拾完的时候,五娘匆匆回来了,见到苏清后一脸焦虑的道:“三姐,不好了,”说到这里面露难色,似是有难言之语。

    “妹妹有什么话,便只说吧,你我姐妹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苏清将手中的一方石砚交到红霞的手里,脸上带着浅笑说道。

    五娘上前握着苏清的手,一脸的愧疚:“三姐你可能不了解我姨娘,她一向是个好强的性子,又兼她的身份也特殊,所以父亲和老太太一向对她宽容,便养成了她现在这幅脾气,刚才我苦劝不住,现在,现在她要罚谢姨娘跪瓷瓦片子呢!”

    无限量求收藏啦!各位走过路过的亲们,看完表忘了点一下加入书架!多谢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