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祸水东引

    此时的五娘也没有歇息,见苏清的西次间里还亮着灯便一撩帘子信步走了进来。

    看到苏清手里拿着一本书坐在临窗的桌子边发呆,不由的笑道:“三姐还没睡吗?”

    五娘不似四娘苏婉那般工于心计,不过也不是傻的,今天她见苏清不急不缓的将老太太给她出的难题解决了,便知道虽然苏清不显山不露水的,但绝对不是好对付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既然注定她们是竞争的对手,那不明所以的硬碰硬,倒不如接近她以发现她的软肋,然后一击而中。

    所以,五娘便主动来与苏清亲近一叙姐妹情深了。

    苏清抬头冲她一笑,将手中的书放下,站起身道:“大约是换了地方的缘故,竟一点睡意也没有。”

    她朝自己对面的座位一伸手示意五娘入座,接着道:“怎么五妹也睡不着吗?”

    此时梅红已经端上了热茶,放在了五娘的跟前。

    “我倒是日日睡得不早,刚才看见姐姐这边还亮着灯便过来了。”

    苏清拿手一点她的鼻子笑道:“我看你是听说四娘明天带咱们出去逛,所以你呀,是兴奋的睡不着!”

    此话说得五娘也笑了,“照姐姐的说法,我倒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了,等着明天四姐姐带我去开开眼界呢。”

    苏清叹道:“就是不知道明天四妹还有没有这个心情,也不知道她的《女训》抄完了没有,说来她今天还真是挺冤的!这底下人的事她也不能事事在意啊。”

    五娘听了之后也不禁感叹,不过没有多说,只是同样替苏婉觉得不值罢了。

    “说来,那位嬷嬷也巧了,怎么就正好让她看见玉叶往外递东西呢,不知道这位嬷嬷是那个房里的?”苏清有些疑惑的道。

    她此话一落,五娘愣住了,一皱眉道:“是二伯母房里的李嬷嬷。”

    苏清自然知道是李氏身边的李嬷嬷,不过此时她故作惊讶的道:“二伯母房里的,那到真是巧了,别是有什么误会。”

    巧!真是太巧了!五娘忍不住在心里冷冷一笑。

    今天李氏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对李嬷嬷的话既没有赞同,也没有反驳,就好像此事与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一般。

    怕是这件事真的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忽然,五娘看了苏清一眼,旋即眼睛一亮,笑道:“能有什么误会,左右不关我们的事,姐姐早点睡吧,我也睡去了。”

    “是啊,天色不早了,我也不留你了!”说着便起身将五娘送出了门外。

    五娘走了以后,苏清安排将刚才苏老太太分给她的丫头婆子先收拾睡去了,只留了梅红、红霞在身边伺候。

    梅红见终于没有外人了,长舒一口气道:“在这里真累,什么也不敢说,看着这儿的人心眼子多的连眼睫毛都是空的。”

    红霞将苏清的床铺好,将汤婆子放进去,笑道:“我们这才来了不到一天,你便叫苦连天了,以后的日子还常着呢!”

    苏清没有在意她们的话,因为她在想另一件事,道:“梅红明天一早你注意一下五娘身边的丫头的动静。”

    梅红听了此言之后,道:“是,小娘子!”

    她说完此话,接着道:“奴婢看这个五娘子也有问题,下午的时候待咱们不冷不热的,晚上却又热络的过来串门子,有点反常!”

    苏清冷冷的一笑道:“今天揭发玉叶的李嬷嬷我以前听宋嬷嬷说过,好像以前伺候过姨娘,这件事二伯母自然也知道。

    如果这玉叶真的往外面递东西,这肯定不会是第一次,可是李嬷嬷早没有揭发,晚没有揭发,却在我们来的第一天揭发了玉叶,这是为什么?”

    梅红和红霞都不是笨的,一听便明白了苏清的意思。

    梅红气的两眼圆睁,一跺脚道:“这是想让人以为是我们指使的她,明摆着是要让二太太和三太太都厌了我们嘛!谁这么阴险?”

    苏清脱了外衫一掀被子上了床,看着梅红与红霞,道:“我和六娘为什么进的京?”

    “选太子妃啊!”红霞性子憨厚些不明白为什么此时苏清会提到此事。

    梅红却恍然大悟似的道:“奴婢想到了,若大家都以为你挑拨二太太与三太太的关系,那老太太肯定便不会再喜欢您了,那咱们家送去选太子妃的人便少了一个。所以肯定是这几个小娘子中的一人陷害您!”

    “梅红说的不错,孺子可教,那会是谁呢?”苏清赞扬了一番梅红之后问道。

    梅红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没想到,会不会是五娘子,奴婢觉得她嫌疑最大。”

    苏清冲她笑笑道:“你慢慢想,我睡觉了!”说完自己落下了帷帐躺下睡了。

    梅红一撅嘴,皱眉道:“会是哪个挨千刀的呢?”

    红霞拉着梅红去了外间,将里面的烛灯熄了。

    苏清听到她们出去了,默念口诀,进入了小须弥之中。

    现在的小须弥经过苏清几次修整,已经好多了,前段时间她搭建了一个简单的心桥,现在她可以到对岸的明镜台上拿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她轻轻踏过心桥,来到明镜台前双手合十,闭眼微笑着道:“心随我愿,赐我一件衣服!谢谢!”

    她心里默默想着今天从玉叶的包袱里掉出来的那件衣服的样子,等她睁开眼时,一件男装,连同那个包袱一同出现在了明镜台上。

    拿到衣服之后,苏清到了心房之中美美的睡了一觉,一觉醒来,这些天舟车劳顿疲乏都一扫而光了。

    所以苏清起床的时候是精神饱满、红光满面的,可是再看伺候她洗漱的梅红,顶着两个大黑眼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你这丫头,也不知道你晚上不睡觉干嘛去了?”红霞一般整理床铺一边说道。

    苏清忍不住噗哧一笑,将一包东西放到了梅红的怀里:“先醒醒,办完了差,随你怎么睡都行。”

    梅红勉强睁开眼道:“是!不知道小娘子让奴婢去干吗?”

    “你不是想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吗?”

    苏清的话音刚落,梅红便如打了鸡血一般,瞪大眼睛兴奋的跳到苏清的跟前问道:“谁,小娘子快告诉奴婢吧,奴婢想了一宿了……”

    裸奔求收藏,各位走过路过的盆友,就当日行一善啦,看完麻烦点一下加入书架!多谢!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